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但是精明能干的上海人是这样想的,虽然花了这么多钱,而全家老少的衣服都可以自己做了,比起买现成的衣服或请裁缝做,没几年这些钱就赚回来了。要买缝纫机的人家越来越多,缝纫机开始走进千家万户了。特别是姑娘们,心头最爱的物件是缝纫机,出嫁时无论家里经济条件多么拮据,买一台缝纫机做陪嫁是必不可少的,所以缝纫机供不应求。中百一店什么时候有卖,总会有人事先得到消息,一大早店门还没有开,门口就拥挤了不少人,等到店门一开,争先恐后地往地下商场奔去,生怕落后了买不到。
作者:陈正青 2019-10-12 11:43
(1)
(0)
那天到了西郊公园,已接近中午时分。西郊公园那时有个比较大的餐厅,里面放的都是一个个圆桌,供应的饭菜只有盖交饭,品种不多,只有四五种,供游玩的市民选择,记得最热销的是素交盖交饭,就是一些卷心菜加些豆制品混合炒的菜,因为价格是盖交饭里最便宜的,所以在它的供应窗口前总是排了长长的队伍。那天,笔者一进公园,父母便带着直奔餐厅,因为去晚了,最便宜的素交盖交饭就要卖完了。
作者:龙钢 2019-10-12 11:43
(9)
(0)
1959年,备受赞誉的“三号服务员”桑钟焙代表五味斋菜社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全国群英大会。他载誉归来后不久,菜社准备搬到南京西路新址,这家饭店也有了新的名字:人民饭店。帮忙打包准备搬家的队伍里,有新来的服务员瞿蕙钧。这个当时还梳着小辫的姑娘刚毕业,老师分配她去做服务员,因为觉得她笑吟吟的,耐心和气。果然,瞿蕙钧继承了“三号服务员”的衣钵。
作者:沈轶伦 2019-10-11 11:13
(4)
(1)
照片说明注明:1949年8月1日庆祝沪杭铁路恢复直达通车时,工友们举办简单仪式的情景。在《解放日报》所留有的底片说明中,特别强调通车典礼由“工友的儿子剪彩”。这就是全部的线索。这个“工友之子”到底姓甚名谁?照片是在哪里拍摄?还能否找到照片中的人物?这条铁路因何需修缮,今日还在通车吗?
作者:郑子愚 2019-10-08 09:20
(1)
(0)
现在每次回娘家,我都会在老树原来站立的位置下站一会儿,祈祷老树能够挺过这一关。对我而言,这棵和邨最后的百年老树,已不仅仅是一棵树了,它是我的童年回忆,我的青春年华,我梦里娘家的颜色……
作者:顾蓓蕾 2019-10-08 09:17
(1)
(0)
你曾经出现在《解放日报》上。这份诞生于1949年5月28日的报纸,与上海同行七十年。记录下你所处的时代也记住了你的脸。 现在,我们为你而来。我们邀请全城一起寻找你。 你过得好吗?你现在哪里?
作者:集体 2019-10-03 14:11
(29)
(2)
父亲独自上下班往返,骑着自行车从市百一店到老城厢家的那段日子里,心里都在想什么呢?他被评为劳模,一直生活在聚光灯下的压力是怎样的呢?马熙雯没有机会再去问问爸爸了。在父亲去世前,她还和父亲探讨过店堂里服务的艺术。“为什么有时我态度很好,客人还是不买呢?”小马问。“你要学会观察、判断、琢磨。”老马说。
作者:沈轶伦 2019-09-27 11:10
(9)
(3)
余叔岩这人生来脾气耿直,他有个外号叫“两条命”。你如果真心诚意跟他交朋友,无论穷富,也别管你身份高低,他能同样跟你交心。如果你跟他摆架子,甚至于使势力压他,或是因自己有钱有势力瞧不起他,一者他不理你,再惹恼了他,他会跟你拼命,宁折不弯,他就是这种性格。
作者:马长林 2019-09-24 16:13
(6)
(0)
在上课之余,靳以在庐山村屋前的空地种菜。此时章洁思不过5岁,正是最淘气的时候,有时一阵玩闹,累了,就倚在屋角看父亲种地。父亲种豌豆苗、番茄、黄瓜,一边就和她说了往昔的故事。章洁思想着年轻的父亲和巴金在战争阴霾中依旧谈笑的场景。相比市中心的繁华,庐山村显得荒僻。但能和父亲在一起,听他说话,看他种菜,这些回忆,成为她一生不忘的精神乐园。
作者:沈轶伦 2019-09-20 09:43
(1)
(0)
一路过了好几关,我们身边围了一圈大饱眼福的小囡。难得成为关注的中心的感觉,更是成倍增加了成就感。游戏的战斗非常激烈,我和两个同伴都几乎处于“濒死状态”,稍有不慎就要再投币才能玩下去,好在最后还是顶住了压力取得胜利。一阵此起彼伏的叫好声爆发出来。下一关开始后所有人“血条”全部回满,正当我们踌躇满志地冲击从未到达的进度时,班主任进来了。那时候就觉得头脑一片空白,毫无反抗就被一个个揪了出去,出门前最后看了那台机器一眼,围观的小孩们早就一拥而上抢占了操作位,免费享受着我们留下的盛宴,我们的“三国志”冲关记录也于此戛然而止
作者:王晓宇 2019-09-20 08:27
(7)
(2)
上海人对地下路网的探索,可以上溯至上世纪60年代,塘桥基地开挖的那条隧道。1995年4月10日,解放日报头版头条曾刊登题为“地铁,向世界证明”的报道。那一天,上海地铁1号线全线通车,上海人盼了多年的“地铁梦”才算真正实现。在那张黑白印刷的解放日报上,有两张珍贵的历史照片,均由摄影记者周红钢拍摄:一张是通车前夕,运营人员在擦洗列车的座位和门窗,让列车以闪亮之姿迎接检阅;另一张是新闸路的地铁主控中心内,技术人员在电脑前进行最后的系统检测,确保地铁通车万无一失。那些为上海地铁奉献了最初光和热的人们,在这个属于地铁的本命年,我们要找到你。
作者:舒抒 2019-09-16 15:48
(6)
(2)
第二天下午,他提着一大堆见面礼就“上门”去了。吃了晚饭后,全家赏月时,准岳母大人取岀“毛脚”送上门的月饼,喜滋滋地想让大家尝尝这名店的美味。打开盒盖却傻眼了,盒内不见月饼的踪影,却放着几只硬邦邦的大饼。小伙子见状,一下子楞住了,结巴着不知怎么解释。
作者:任炽越 2019-09-11 10:56
(5)
(2)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