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海上记忆
栗子加糖,多用麦芽糖,也有用饴糖和蜂蜜的。其实,糖在炒栗子中的作用,不为增加栗子甜度,而是让它外表呈现黑黑的焦糖色,壳也变得红褐起来。同时,也使栗子在翻炒中受热均匀,香味有增。清人郭兰皋认为另有一妙:“炒用糖膏则壳极薄脆,手微剥之,壳肉易离而皮膜不粘,意甚快也。”加的糖不能破壳入内,但对糖炒栗子本身甜度还是有追求的,行话叫“返糖”。
作者:袁念琪 2019-12-13 10:48
(51)
(5)
车厢内变得更宽敞、舒适、干净,曾经要满头大汗才能从拥挤乘客中间挤过去的乘务员,也有了更为舒适的工作环境。1平方米要挤下24只脚的画面消失了,但到了这一刻,乘务员岗位本身也开始消失。
作者:沈轶伦 2019-12-12 10:47
(36)
(7)
现在,崇明也有多家厂生产包瓜,其过程和传统的方法大致相同,但有的厂家生产的包瓜其风味和以前相去甚远。笔者在做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调查时,听了老工人介绍后才知道,主要由于这些厂家在生产过程中偷工减料的缘故。那腌制包瓜的酱只能用一次,第二次再腌包瓜时须另用新鲜的酱,绝对不能重复使用。但是一些厂家为了降低生产成本,竟把腌制过的酱反复使用达三至四次,其味道自然可想而知。
作者:柴焘熊 2019-12-08 17:24
(16)
(7)
上海人都熟悉的,是当时每家每户都有一个木制浴桶和塑料浴罩。每次洗澡时,都要把塑料浴罩拉上绳子,挂在木制浴桶上方,将浴桶四周“严严实实”地套住,生怕冷气“钻”进浴罩内。至于洗澡水,则需要现烧。
作者:龙钢 2019-12-06 17:24
(27)
(4)
曾经,葛剑雄的日夜起居饮食,都与奔驰的列车声音相伴。在阁楼外,那通向无限远方的铁轨,也似乎在冥冥之中,启发着葛剑雄未来的足迹。
作者:沈轶伦 2019-12-05 17:22
(42)
(9)
某床平时为人稳重,谈吐得体,“小猪猡”说话乍乍呼呼,傻乎乎的不知轻重,他俩没一点共同点,怎会好上的呢?我们闻之都摸不着头脑。不过出院后,病友们相聚聊天时,好像听说两人真是走到一起去了,可见“霍乱时期的爱情”是可以打破很多世俗的东西的。
作者:任炽越 2019-11-27 17:11
(1)
(0)
从前的日脚慢,车、马、邮件都慢。如果没有邮政通信,也许就不会有叶其懂。是邮递员的身份,让叶其懂重新确立自己在上海的位置。在那个居民家中电话开始普及、年轻人习惯人手一只BP机的时代,书信往来依旧是重要的通信方式,订报读报依旧是获取信息的方式。小叶穿梭在街巷和新村里,做好一名信使,把4300多封“死信”、1600多个疑难包裹送递到收件人家中,惠及5000多名用户,妥投率100%。
作者:沈轶伦 2019-11-26 17:10
(5)
(3)
几十年营业员做下来,许多头回客,成了认准第一食品商店的回头客。尤其周边的居民,有算着郁非的班头来送喜糖、红蛋的。有一次,一位原先住在南京东路社区,后来因为动迁住到莘庄的老先生,特意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到店里来找郁非,就是为了看一看原先熟悉的店堂。这份深情,几乎叫人落泪。
作者:沈轶伦 2019-11-20 10:20
(4)
(1)
山芋到手微烫,就在两手倒腾,嘴里不停地向山芋“呼呼”吹气。接下来剥皮,烘烤过的山芋已干皱,剥已不难。可上面连带着不少山芋肉,边剥边把皮上的肉啃个干净。一不小心,嘴上往往留下皮的焦黑,像长了“拉耷胡子”。
作者:袁念琪 2019-11-14 15:04
(2)
(0)
农历一过九月,崇明农村里的新稻陆陆续续地登场了,看着金灿灿的稻谷,闻着香喷喷的大米,农家就要筹备着犒劳自己一番,吃飏稻风圆子,亦即把新稻飏干净以后磨成粉,在加工后做成圆子品尝。
作者:柴焘熊 2019-11-12 17:03
(2)
(0)
杏仁排、蝴蝶酥、哈斗、西番尼、杏仁糕……如果连着念出这串名字,老上海人一定心领神会:“哈尔滨”。此处“哈尔滨”,不是中国黑龙江省省会的名字,而是特指淮海中路603号那家西点店。从1936年开始,它的香味和口感已经参与定义上海之味超过80年。
作者:沈轶伦 2019-11-11 14:05
(2)
(0)
对癌症患者来说,5是一个特别的数字。能否度过5年生存期,常被作为判断病人疗效的一个标准。随着信息渠道的丰富和诊断技术的提高,在防癌治癌的路上,人们比过去更加从容有力,上海癌症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也逐渐提高。但,仅仅是活着,就够了吗?生命旅程终将走向终点,面对途中的风雨锤炼,人究竟应该怎样作答?在癌症俱乐部,大家的回答铿锵有力:仅仅是活下来还不够,要活得更有质量、更有尊严!去歌唱,去舞蹈!
作者:吴越 2019-11-07 17:07
(3)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