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 海外惊奇
我们漫步在小巷,居然走到米开朗基罗居住过的地方。瞻望他的故居,三楼的窗户关闭着,却依旧如故。墙上一块标牌是意大利文还是英文?在雨夜中看不清。艾迪说:“这标牌上写的是:米开朗基罗曾经在这里居住。”
作者:楼耀福 2018-10-20 07:08:36
(2)
(0)
有些人一见到老人就问年龄,然而,老人对自己岁数的答案却不一样。如果你问“婆婆你九十几岁了?”她总是回答“老人家吃一天,过一天,快乐一天,跟多少岁没关系。你们以后更健康、更长命。”说完就笑了,大家也笑了。
作者:胡少璋 2018-10-19 07:08:06
(1)
(0)
马德普拉塔在西班牙语中意为“银海”,真是确切不过了。长达8000米的海岸线,一路徜徉看风景,山峦叠翠,芳草芊芊,湖泊连绵。海滩的背景为西班牙风格的建筑与现代的高楼相映成趣,好一个旖旎的海滨避暑城市,名不虚传的“大西洋畔的明珠”。
作者:王坚忍 2018-10-18 07:06:42
(4)
(0)
还有,他有一个最忠心的弟子,作品风格独特而强烈,世人一见纤瘦如丝的雕塑作品,马上便想起的阿尔伯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2016年3月上海余德耀美术馆为贾科梅蒂主办中国最大规模的回顾展。
作者:朵拉 2018-10-17 08:09:19
(1)
(0)
两天的各种惊魂、困惑、崩溃、着急终于化作一团云烟。临到最后,我们甚至还多出了10分钟的血拼时间。
作者:孔同 2018-10-16 07:01:03
(2)
(1)
日语里的“一期一会”,这本是茶道用语,此次我来到日本,并非樱花盛开的最好的季节,却看到了白川乡的雪,赶上了东京湾的游轮,也是难以用语言定义的聚合的缘分,“一期一会”是佛教的“无常”,人生每一个瞬间都不能重复,就算以后再有相遇,今日之大海,今日之夕阳,今日之欢声笑语,终是一去不返了,一世一度之会,就在此刻,心心相印。
作者:张娟 2018-10-14 06:45:58
(3)
(0)
有人急迫打听人家长相,当然,是这样“引蛇出洞”的探询:“咱们中国的小伙一定找到最美的俄罗斯女孩啦?”听俄罗斯孟佳东怎么答的:“还可以吧,反正就是最纯粹的俄罗斯姑娘,肤白,金发,碧眼。”
作者:郑宪 2018-10-13 06:55:25
(4)
(0)
但是这回不同的是影片从制作到演员全部由亚裔担当,并且是在好莱坞主流银幕上,更是极尽豪华奢侈的演绎,彻底颠覆亚裔一贯呆板、苦命的形象,而这时间点恰好又是在川普出台一系列“白人至上”、打压排挤有色人种的节点,好莱坞这回明摆着“犯上作乱”,为此也值得去看看。正如囡囡说的,这个全是亚洲人面孔的电影,我们当然要去支持!
作者:宇秀 2018-10-12 06:45:24
(5)
(0)
他和老婆离婚时老婆说,他会在五年内获诺贝尔奖,离婚时分割的财产之一,应该包括诺贝尔奖金的一半。卢卡斯觉得,前妻的这个玩笑有趣、奇葩,就答应了,结果,他最终在1995年时,不得不将奖金的一半奉送给前妻:有约在先!
作者:汪翔 2018-10-11 06:46:06
(1)
(0)
他的《秒速五厘米》中说“我要用什么样的速度,才能与你相遇”,“一朵花坠落的速度,连时间都放慢了脚步”。这种物哀的悲伤曾怎样地感动过我,而我竟以这么偶然的方式与新海诚的世界相遇,而同行的旅游者却对这样一个影迷心中的圣地浑然不觉。
作者:张娟 2018-10-09 07:25:46
(3)
(0)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和雪松,便是川端康成的雪国,阳光下车窗外的雪闪闪发光,性与命,爱与哀愁,思念与决绝,生命的柔软,坚韧,光芒,深渊共处一室,也许去往生命的光亮处,必得经过一段黑暗。
作者:张娟 2018-10-09 07:25:44
(3)
(0)
事后想想仍是惊魂未定:那天如果没有及时赶去认领背包,也许巴黎当晚的夜新闻就会报导:“今天傍晚6时许,在戴高乐机场的2号航站楼E出口大厅的排椅上,发现了一只可疑的黑色大背包。警察很快封锁了该区域,防暴警察赶到并对此可疑背包进行了销毁……”
作者:钱虹 2018-09-28 07:07:03
(2)
(0)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中国技能大赛媒体注册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