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城事
有一天,隔壁有个男孩在屋前修汽车,我走过去和他聊天。他是个大学生,长得挺英俊的,白天打工,晚上读书。我问,是因为家里房子太挤,还是这里的租金很便宜,你为什么要住在这里﹖他说,因为不想和家长住在一起。
作者:融融 2018-04-19 07:27:20
(3)
(0)
人的经历竟是那样地奇妙,吃的饭,喝的水,好像都写在脸上一样,想抹也抹不掉。像我,从中国大陆来,就是大陆的味道,和香港,台湾或美国生长的中国人就是不一样。亚瑟是深知这不一样的。
作者:融融 2018-04-18 07:21:42
(1)
(0)
他还告诉我,海边购物中心里的东西价格要贵一些,东面的便宜多了。我去东面的购物中心观察了一番,超市的菜价起落并不很大,却见到很多墨西哥顾客。那里有“一美金”商店,有高烈度酒店,有支付硬币的洗衣房,理发店等等,都是我们那里没有的。店主说,店面的租金只有对面购物中心的三分之二。
作者:融融 2018-04-17 07:04:58
(2)
(0)
嗨,乔治,馄饨好吃吗?还要不要?我问道。他还是笑,笑得脸部皱纹里的白灰纷纷散落。他从背后递给我一个白塑胶口袋。什么东西呵,乔治?我打开一看,里面两条鲜亮硕大的海鱼,鱼尾巴一晃一晃地还在动呢!送给你。说完,他转身就走,迈著大象般的脚步,又沉又稳走在绛红色的晚霞里。
作者:融融 2018-04-10 07:07:58
(2)
(1)
天!美丽的法国皇后,大革命送她上了断头台。难道我们的弄堂以她命名?我伸长了脖子问道。为什么不可以?他凝神地望着我,很不明白的样子。他哪里知道我肩扛着沉重的历史包袱:被大革命处死的人何以上路牌得到纪念?
作者:融融 2018-04-10 07:07:57
(1)
(0)
我在一条名叫ANTOINETTE (安彤耐特)的LANE里住了十年。LANE,在英文中是小巷,小道的意思,安彤耐特弄堂是一条死道(DEAD ROAD),很像上海的弄堂。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把美国的一条死道和上海的弄堂联系在一起?上海的弄堂是有后门的,比喻得并不确切。但是,我相信,在离开上海弄堂三四十年以后,它突然在异国他乡冒出来,绝不会无缘无故,一定是出於一个什么契机,给我送来不寻常的信息。
作者:融融 2018-04-10 07:06:56
(3)
(1)
我说我还是自己保存着吧,难得保存一份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有的人走进你的生活,轰轰烈烈,最终却只是一个过客。而有的人足迹轻轻,却难以磨灭。可是谁又不是过客呢?即便昨天的我,也是我生命中今天的过客。
作者:笑言 2018-04-06 06:15:17
(3)
(0)
淋在雨中我纹丝不动,好像在恭候皇帝出驾,好像在迎接稀有的贵宾,结果无望而归。我抬脚走路,走几步一回头。就在第二个转身时,突然发现猫头鹰正站在我背后的树枝上,眼睛瞪得又大又圆。
作者:融融 2018-04-05 07:24:03
(2)
(0)
他们无疑是加拿大的英雄,人们要把他们抛向空中庆祝胜利。而这种心灵冲击绝不是单纯的技术、技巧所能达到。看到一个加拿大的娱乐电视节目,请这对传奇搭档背对背回答有关对方各种生活细节的问题,包括对方最爱吃的食物、最害怕的事情等,趣味中见得彼此亲人般的熟悉。
作者:宇秀 2018-04-03 07:22:19
(2)
(0)
龙春亮把手中的书一扔,双拳紧握,用尽全身的力气冲着那两个抢匪大吼一声,“啊!!” 这怒吼声连龙春亮听着都觉着可怕,也不知自己能吼成这样。他准备和抢匪拼了!那两个抢匪还没想好如何对付龙春亮,听到龙春亮这么一吼,吓得他俩扔下手中的斧子,夺路而逃。
作者:​​​​​亮水珠 2018-03-29 07:10:22
(2)
(0)
有一天晚上,他坐在汽车上从学校回家,也就是晚上九点多钟。突然一声枪响,子弹从公共汽车的一侧车窗打进来,穿过车厢,又从另一扇车窗打了出去。子弹在两个车窗上留下了撕裂玻璃的弹孔。枪声一响,车厢里所有乘客不约而同都立即就地卧倒,连司机都是一脚刹车,马上趴在了地上,只剩他不知所措地呆立在那里。
作者:​​​​​亮水珠 2018-03-29 07:10:21
(2)
(0)
这个被称做四月的夜晚,上苍做了怎样的安排?开着开着,车灯前渐渐出现了很多白点,越来越多,有限的光环中,如花似蝶,密密麻麻,突然,灯光亮了起来,前程也亮了起来,地面也亮了起来。玻璃上的刷子来回摆动,车轮滚进了银色世界。是雪花!
作者:融融 2018-03-27 06:53:41
(3)
(1)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聚焦嘉定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第三届绿色账户微电影大赛
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整合推广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