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全世界范围内,这类电影都面临真实性和艺术性的冲突”
分享至:
 (3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施晨露 简工博 2020-01-11 18:57
摘要:“电影展示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展现奋斗历程,越来越成为一种创作趋势和观众需求。相信未来几年,这样的影片会越来越多。”

以真实人物为原型的电影正逐渐成为国产电影的一种风潮——

今年春节档,除了《中国女排》,林超贤执导的《紧急救援》首次以电影形式展示中国救捞人风采;创下票房奇迹的2019年国庆档,《攀登者》表现中国登山队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两次登山的故事,《中国机长》根据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3U8633航班机组成功处置特情真实事件改编。

真实人物的现实生活与强调戏剧冲突的电影创作之间界限何在?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走访了多位业内人士,他们不约而同地认为:展示中国人的现实生活,越来越成为影视剧的创作趋势和观众需求;观众也会随着此类作品增加,更清楚地分辨现实与创作,也更能从现实和创作中汲取感动。


“大处不虚、小处不拘”

上影集团艺委会副主任、《攀登者》总策划汪天云认为,以真实人物为对象的电影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传记片,一类是传奇片,传记片偏重纪实性,靠近纪录片,而传奇片更强调故事属性:“电影有两个翅膀,一是真实,一是想象。失去了想象,电影不成其为电影。想象与真实之间的度如何把握,不同电影风格样式一直在‘打架’,在摸索。”

“全世界范围内,这类电影都面临真实性和艺术性之间的冲突。一旦把人物故事压缩到两小时内,必然要做出取舍——取舍就是艺术加工。因为不可能把人的一生都放进一部电影,势必要提炼、虚构、夸张、变形。这些统称为艺术加工,几乎是传记片的宿命。”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教授刘海波认为,以真实人物为主题的电影引发争议很常见,“一般来说,传记片只要符合‘大处不虚、小处不拘’这个原则,大的方面不偏差,细节上必然有虚构之处,不能太拘泥于原来生活的真实。”

“既然选择了拍摄真实人物题材,那就要相信真实的力量。”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厉震林认为,拍摄此类题材可以在细节上进行丰富,使人物个性更加鲜明,但不必在矛盾冲突上添油加醋或加强煽情点。刘海波也给出了避免争议的拍摄技巧:“一般来说,承担负面效果的人物多是虚构的,正面人物依据历史真实,进行一定艺术加工,更夸张,更典型化。”

“从法律上来说故事原型的经历本身不构成著作权意义上的作品,除非其通过自传、纪录片等方式呈现过。”在垦丁网络法学院高级顾问刘洋看来,除非涉及《电影剧本(梗概)备案须知》规定中的“历史和文化名人”之外,拍摄其他人物为原型的电影取得当事人和家属的授权同意并非必要程序。“在依据真人真事的影视创作中,原型人物的民事权益主要包括肖像权、姓名权、隐私权、名誉权。使用原型的肖像和姓名,应本人事先同意。一般情况下,这两种权利比较容易获得授权,就算未获授权,制片方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处理。相比之下,隐私、名誉问题更加复杂,制片方需要更慎重地分析,对制片方和原型而言,他们对隐私、名誉的理解不同,许多纠纷因此而起。”

《中国机长》副机长原型徐瑞辰在片中叫“徐奕辰”,电影通过改名既对应与原型的联系又避免改编对当事人带来困扰

刘洋认为,影视创作属于一种表现艺术,“即使百分之一百根据真人真事拍摄,也不可能不进行情节改编或者艺术处理。”例如为了剧情效果,创作者可能会有意突出原型人物的某一特征或事实,或对事实进行“剪裁”以加强“人设”特征。“制片方在创作过程中,只要不是违背事实、捏造事实,故意侮辱、诽谤人物,损害当事人形象,原型人物及其亲属对文艺创作要具有一定的宽容,为艺术创作留下自由和空间。”


争议是因为此类影片还不够多不够丰富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正是因为创作上的“小心翼翼”,导致国内以真实人物为题材的电影没有展示出足够的丰富度,相应地也没有培养出足够成熟的传记片电影观众。

刘海波坦言,国内真实人物为原型的电影创作确实存在一些局限性,“比较多的是表扬性、表彰性的传记片,这方面争议相对较少。假使在创作阶段,原型人物‘干涉’较多,当然多少会限制创作,在本人或家属眼中,总是希望创作一个比较完美的形象。对艺术创作来说,‘完美’是不太可能的。何况什么是‘完美’,大家的理解也不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制片人表示,电影一旦涉及真实人物,制片方的确“战战兢兢”,“如果拍反面人物,要不要问‘坏人’的意见?其实电影创作除非是极其严重的歪曲,如果只是‘里面的我不够漂亮’,不应该阻止一部影片,做到神似就可以了。”

刘洋也提出,从法律上看改编是否侵害名誉权,关键是看结果。“如果捏造虚假事实,损害原型人物形象,造成社会评价降低,将构成侵犯名誉权。有些情节原型人物自己看了可能觉得受到冒犯,对自己名誉有损,但还是要考察普通观众的判断。”

“好莱坞有极致的想象,也有十分感人的反映历史真实的影片。国内这类电影的问题有时恰恰在于还不够传奇,人物干巴巴,不生动、不可信。”在汪天云看来,《攀登者》的故事是一种国家记忆,“所谓国家记忆就是民心,人民忘不了这些英雄“。“所谓英雄不单是表现高大上,更重要的是反映一种民族精神。更进一步来说,是一种人类共有的精神,这样才会引发最大的共鸣和认同感。”他透露,《攀登者》创作过程中确实“想得很多”,“那个时代的环境、人的观念和今天大不相同,最终我们决定将焦点放在人与自然的矛盾,而非人与人的矛盾上。同时,我们也很幸运,桑珠、夏伯渝等少数尚在世的当年中国登山队员非常支持。”

汪天云认为,涉及真实人物的影片,离当下时间越近,可能遭遇各种声音越多。但只要影片质量上乘,上映后感动和震撼会盖过这些声音。

电影《攀登者》强调的是“国家记忆”


引导观众分清现实与创作

“很难否认,中国电影观众容易混淆电影创作和真实人物。这是不成熟的表现,但也是实实在在发生的情况。特别是影片采用真人真名,真实人物对自己形象高度关注可以理解”。刘海波说,问题的关键在于,创作时可以有一些夸张幽默,甚至“小小黑你一下”,但应该是善意夸张,“对真实人物是善意而非贬损的态度。可以制造戏剧冲突、矛盾,但不能制造对立和不符合历史的褒贬。”

刘海波认为,从创作界到观众层面都应该理解,涉及真实人物的电影可以细分为很多类型,有正传也有外传。“比如黄飞鸿,大大小小的影视作品可能拍过100多部,大部分其实是虚构的。近年火起来的叶问,对他的历史记载很少,绝大部分还是虚构。时间久了,影片丰富了,观众也能比较宽容地看待,不容易产生误解。”

《国王的演讲》呈现了乔治六世的口吃问题,拿下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奖


“我们之所以还不太适应从想象的层面理解传记人物,与美学价值有关,也和传统文化习惯有关。”汪天云表示,好莱坞拍这类影片很拿手,拿政治人物来说,近年来的《铁娘子》《至暗时刻》《国王的演讲》等,都很成功。“中国电影过去在这方面偏弱,如今正在由弱到强的路上。”

“影片上映以后,评论界可以充分发挥作用。在主流宣发渠道上,媒体可以给予当事人和历史见证者充分的发言机会,告诉观众哪些地方是夸张、虚构的,引导观众不要把两者混淆。”刘海波说,建立更多对以真实人物为原型电影的认知,有助于逐渐培养一个成熟的类型片种和成熟的类型片种观众。

“电影展示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展现奋斗历程,越来越成为一种创作趋势和观众需求。相信未来几年,这样的影片会越来越多。”汪天云说,很多国产电影出现“彩蛋”,影片字幕就是原型影像,比如《中国机长》《攀登者》《无问西东》,观众都很感动,证明了观众对于真实人物改编电影的渴求。“通过真实的传奇,激励更多人,产生更多向往,这就是传奇片的力量。”汪天云说,有争议是好事,怕的就是不关心、不讨论,“在如今很多年轻人眼中,电影可能已经是传统样式、老样式了。电影就该用多种多样多元化手法,将更多年轻人吸引回来。”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简工博 题图来源:电影《攀登者》剧照
题图说明:电影《攀登者》改编自真实故事,主人公在现实中都有原型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