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外惊奇 > 文章详情
高中寄宿三年,让我感受不一样的外国“爸妈”
分享至:
 (0)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泱亭 2020-07-06 13:28
摘要:许多高中生在美国留学时都会选择寄宿在当地居民家里,我也不例外。 10年级时,我转学到了佛罗里达州的一所高中。三年里我换了三个住家,分别是两个黑人家庭和一个白人家庭。在这里,我遇到了不一样的外国“爸妈”,通过他们,我也更深入地了解了当地的文化。

题图照:我和第一个住家的“全家福”

【第一个住家:经常找我“约谈”的严格妈妈】

第一个黑人家庭来自海地,一个位于加勒比海北部的岛国。但我的住家爸爸妈妈从小在美国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在美国结婚、生子、安家。我是他们作为住家接收的第一个国际生。同样,他们也是我的第一个寄宿家庭。

记得第一天迈入他们家的时候,我愣住了。看到身高超过一米九、又高又壮的男主人,瘦瘦高高一脸严肃的女主人,有点调皮却因为我的到来有些害羞的5岁小女儿,还有一位看上去很慈祥却只会说一口法语(海地官方语言)、完全听不懂英语的外婆,我一时不知道在这个家庭中,新来乍到的我是什么位置。就这样成为这个陌生家庭的一员了吗?

这个家庭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他们对我真切却略显笨拙的关爱。因为住家一家都是基督徒,每个星期天的早上都要去教堂做礼拜。当女主人询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的时候,紧张感让我不懂怎么拒绝,尽管心里不想去,但还是答应了。这一答应,就是后来一整年中的每个星期天,都在早上7点爬起来和他们一起去教堂做礼拜。虽然我一度很后悔,想提出放弃,但住家的热情邀请依旧一次次让我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在住进这个家之前,因为减肥,我一般不怎么吃晚饭。一个星期后,住家妈妈发现我这个习惯后,直接对我提出必须一日三餐,并且告诉我,如果我不吃晚饭,他们就会报告给学校,而学校也可以因此劝退我。尽管我心里知道他们是对我好,但还是满满的不服气,觉得他们没资格管我,而是应该尊重我的生活习惯。

在开始努力吃晚饭的时候,我因为心里本能的抗拒,每次都只吃一点点,“做做样子”。比如意大利面,我会按照根数盛。住家外婆看到了,总会无奈地笑笑,用不熟练的英语努力地向我表达希望我多吃一点的愿望。她还经常悄悄地向住家妈妈打“小报告”,和她说我吃晚饭有多艰难。然后我就会被住家妈妈“约谈”,要求正常吃晚饭,说这才是对我身体好。

有一次家庭聚会,大家一起在院子里做BBQ。因为恰好合胃口,我一下子吃完了一整条烤鱼。住家妈妈看到后便认定这是我喜欢吃的食物,之后就会经常性地给我做一模一样的烤鱼。大概连吃了一个月之后,实在无法继续,我勇敢地告诉住家妈妈其实自己并没有那么喜欢吃烤鱼。这也是第一次我鼓起勇气说了“不”。

我的住家还要求我每周打扫自己的房间和厕所。在家从来没有打扫过卫生的我,刚开始完全不知所措,不知从何做起。住家妈妈便一点点地教我,告诉我怎么擦干净玻璃,怎么打扫洗手台,怎样算是干净等等。刚开始的几个星期,因为知道我不熟练,她会每次检查并且直接指出我做得不好的地方,要求重新来过。

浴室的玻璃经常会有大量的水渍,要想擦得干净实在是太难。刚开始我便随意擦一擦,就算完成了任务。住家妈妈发现玻璃上仍有残留的水渍,就拿起清洁喷雾和擦玻璃的工具,一步步教我,一直擦到不留下任何一点水渍。她告诉我,做事情就一定要尽善尽美。

虽然我时常感觉要被这位妈妈的强迫症逼到发疯,但还是我逐渐适应了她提出的刚开始被我认为近乎苛刻和无理的要求,也真正意识到了这背后的原因。尽管她的方法在我看来有些极端,但我确实获得了一项最基本的生存技能,且在很大程度上适用在了之后其他住家的生活中。

高中毕业时,第一个住家妈妈和她的孩子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一年后,我换了住家,收到了第一个住家生日派对的邀请。派对上,住家妈妈对我说,她后来也慢慢意识到自己有时候方法不对和略微极端,但这完完全全是因为她把我当作了她的孩子看待。其实,我已经慢慢明白。内心更多的是对她的感恩。

【第二个住家:地道的美国白人家庭文化】

第二年,我换到了一个美国白人家庭。我是他们接收的十几个国际生中的一位,对比起第一个家庭照顾国际生的方式,这个家庭用十分宽松的方式让我体会美式家庭文化。在我居住的一整年中,他们对我提出的唯一要求,是一周有两到三次要全家一起坐在一个餐桌上吃晚饭。

住家妈妈是一位给中国5-10岁小孩上外教课的老师。她每天都会制定第二天的课程计划,想方设法让课程变得有趣。每次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她都会问我,中国小孩喜欢什么样的教育方式,怎样才会让他们觉得有趣。逢年过节,她也会让我告诉她中国的传统庆祝方式等。而我的住家爸爸是一名警察,几乎每个工作日见到他都是一身警服,腰上围着一圈异常沉重的武器。他会经常在家庭聚会上分享工作上遇到的趣事,给我们展示他工作用的枪支。

当然,和大多数中国家庭一样,孩子的学习也是逃不开的话题。但同大多数国人对美国白人家庭的大致印象一样,这个家庭秉承着快乐教育的原则,不会对自己的孩子有着过高的期望和要求,而是希望他们都能快乐并且独立地成长。虽然小女儿太过调皮、对学习满不在乎,时常触到住家爸妈的底线,他们会经常在饭桌上和女儿讨论存在的问题,但大多都是以商量的语气,将自己和孩子放在同一高度,几乎从来不摆父母的姿态来耳提面命。在他们的理念中,父母的存在只是为了引导孩子走上正确的道路,但最后的选择权在孩子。无论孩子做了什么样的决定,他们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同样的教育理念,他们也给到了每一个住家的国际生。

因为有了在第一个住家家庭锻炼的打扫卫生的能力,我习惯了让自己的房间和使用的厕所保持干净。但我也因此和我的德国室友产生了矛盾。在我告诉住家爸妈我和德国室友有些不愉快时,他们只是非常随意地讲了一句“这是你们之间的矛盾,你们应该自己解决”。他们觉得我们是两个独立个体,有矛盾应该自行解决,而不应该由他们插手。后来,我们确实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了问题,而住家爸妈因为没听我们再提起过,便也没有再询问过。

不久后,因为这家人要搬到另一个城市,我临时在一个星期之内换了住家。我大包小包、风风火火地搬完所有的东西之后,很不舍地和他们说了再见。

【第三个住家:我成了母女之间的桥梁】

之后,我又来到了一个黑人家庭,一位单亲妈妈带着一个和我同年龄的女儿。而我又恰巧是这个家庭接收的第一位国际生,这让我非常自然地成为了它的一份子。

因为特殊的家庭结构,我的这位住家妈妈经常会有些自顾不暇。在我到来之前,她因为工作繁忙和家庭成员太少的原因,一般都是周末烧一个菜管吃好几天。然而,我的到来让她每天不得不耗时间为我烧饭。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一个星期之后,我告诉她,早饭和晚饭我都可以自己做,她不需要为我做饭了。

从那之后,我就开始研究起了厨艺,甚至慢慢享受起了做饭过程中的快乐。住家妈妈有时看到我做一些中式菜肴,也会很好奇地问我在做什么,怎么做的。

为了蒸米饭方便,我买了一个多功能电饭煲,有时会买现成的包子或者自己尝试做一点小馒头放在电饭煲里蒸。不要说住家妈妈从来没见过包子和馒头,就连“蒸”这个烹饪方法都让她感到十分新鲜。那天,她第一次尝试了包子,连连称赞好吃。从此之后,每次我买包子时都会给她留两个。

住家妈妈来自牙买加,除了传统的美式菜,牙买加的传统菜肴是她最擅长的。正如她对我做的中式菜肴持有新鲜感一样,我对她经常将一些食材用意外的烹饪方式做出来也无限好奇。让我最难理解却又意外觉得好吃的菜,是她把一种绿色的不甜的芭蕉和肥瘦相间的猪肉一起炸,芭蕉和猪肉都炸得又脆又黑。最开始,我真的满脸疑惑,无从下口,但在尝试了第一次之后,便越吃越喜欢。

因为我们三个家庭成员都比较忙,大部分时候都是各管各,只有每个星期天中午,我们三个会围在一起吃饭聊天,这也慢慢地成了新家庭的惯例。

平时,住家妈妈和女儿缺少沟通,如大多数母女一样,住家妈妈和女儿经常会有“大战”。住在一楼的我经常能听到二楼两人大声吵架“哐哐”砸门的声音,女儿经常哭喊得撕心裂肺,说“你根本就不懂我”。第二天,住家妈妈下班回家或来接我放学的时候,我会问她昨天发生了什么。回答无外乎是她给女儿的学习压力太大,导致女儿需要发泄,或是她觉得女儿太以自我为中心,而不考虑她的感受。

我的到来,似乎成为了住家妈妈的一个发泄出口,她会习惯性地和我抱怨女儿偶尔的不懂事和自己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慢慢地,我似乎成为了她俩之间沟通的桥梁。

我有每天在小区里跑步的习惯,住家妈妈迫切地希望我带着她不爱运动的女儿一起跑步。但因为担心她跟女儿说会直接被拒,她晚上悄悄地让我主动邀请女儿。还没等我想好,她女儿便从二楼下来了。我犹豫的不知如何开口,最终在住家妈妈的强烈眼神暗示下,说出希望她和我一起去跑步的想法。没想到她女儿二话没说就欣然答应。我看到住家妈妈露出了一丝欣喜又欣慰的笑容。

后来,在我毕业进入大学之后,住家妈妈依然时不时地给我发短信或打电话,询问我近况,给我一种家人的亲切感。

高中毕业时,住家妈妈和她的女儿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

当留学生进入一个当地寄宿家庭时,其实很难评定一个住家的好坏与否,更多的参照是是否适合自己,和外国“爸妈”之间是否可以很好地磨合。

我觉得我是幸运的。三个住家出现的顺序似乎暗暗地为我的成长做好了一步步铺垫。正是因为第一个住家的严格,锻炼了我很多的生活技能,让我在第二个注重独立的住家很好地照顾好自己。而在第二个住家训练出的独立能力,让我有能力为第三个住家减少一些压力。这些经历都是我人生中不可多得的财富。

栏目主编:伍斌 曹静 文字编辑:曹静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