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港澳台 > 文章详情
上观直击香港|香港仔渔市又热闹了,“肥婆海鲜”复工记
分享至:
 (57)
 (1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董天晔 2020-07-06 06:02
摘要:身处历史转折的大变局中,摸了一辈子鱼虾,学历不过中学的李彩华,体认着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的道理。

74日,凌晨四点,香港仔海鲜批发市场灯火通明,数百个来自各个鱼铺的工人们拉着平板车,举着鱼筐,不断在码头靠岸的渔船、铺内分类货品的流水线,和门口等待发货的卡车之间穿梭。海水冲刷着铺位的流水声、各种叫喊声、平板车滚轮的声音交织重叠,如同打仗的节奏令旁观者都感到紧张。

肥婆海鲜档口的主理人李彩华,是市场里最高兴的人之一。今天以前,香港仔这个承担着全香港40%海鲜运销的集散地,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忙碌的景象了。为了打好这场硬仗,老李兴奋得一晚上没睡好觉。

和工人们一起忙碌的李彩华(中)

澳洲龙虾、游水的东星斑、来自越南的鹰鲳鱼、还有野生的活虾……老李和自家十几名工人凌晨三点就全部到场,准备从靠岸的船上卸下大批的鲜货。

肥婆其名,来自他精瘦干练的父亲,故而肥婆其人既不肥,也不是婆,不过是早年同业送他的亲切诨号。肥婆是香港仔做海鲜生意的第一代渔民,靠一艘小帆船打鱼起家。到李彩华这代,凡在这个海鲜市场揾食的人,已无人不知肥婆海鲜档大小二李老板的名号。

身穿格子衬衫的长者便是“肥婆”本尊,李彩华的父亲。

李彩华是见识过香港海鲜业最辉煌的时刻的。经济腾飞的时代,南方人食不厌精的血液随之沸腾,一席海鲜盛宴价格动辄成千上万,桌上的各种珍奇海味流光溢彩。李彩华的铺位一年的纯利可达数百万港元之巨。赚的虽说是辛苦钱,也算是心满意足。97年回归以后,内地游客如潮,那是老李生意最好的光景。

香港仔的海鲜批发市场,兴旺了几十年的时间。

依靠着诚信的经营和忠厚的个性,李彩华把老爹当年一块打鱼的小舢板,经营成了一个有模有样的商业体;而他乐善好施、愿为社区奉献的个性,也使其和警政两界建立起了十分良好的互动。

15年前,昔日渔民肥婆的儿子李彩华,被同业们推举,荣登香港海鲜业联合总会主席的宝座。

做生意,算是赶上了好时候,不过坐上主席的位子,老李很辛苦。

去年的修例风波使得街面动荡频仍,许多以料理海鲜为传统的饭店酒楼生意大受影响,加上今年以来疫情对餐饮行业休克式的冲击,使得一些餐厅巨头都轰然倒地,更遑论中小规模餐厅的命运。

今年32日,堪称香港流行文化标志之一的珍宝海鲜坊被迫关张,几十年的老店,许多香港经典电影的取景地,从此成为绝响。

珍宝海鲜坊一度堪称香港仔地标,如今关门大吉。


饭店业濒临崩溃,处在供需关系另一头的海鲜商贸业,自然也经历着寒冬。

去年,海鲜协会成立23周年,也是年过六旬的李彩华连任主席的第十五个年头。会员们风风光光办了场大聚会,席间来了不少政商两届的头面人物,在香港,渔农界别人数不多,但很重要,更是全港知名的爱国群体。

这顿聚餐很是热闹,从子侄到叔伯,这个行业里讨生活的朋友们,悉数到场。觥筹交错间,大家心里却有一番苦涩的滋味。这一点,从当时印发的会刊内页,李彩华的主席贺词里,多少能看出一些端倪。

盛会之下,暗藏着对行业前景的隐忧。

李彩华的贺词,通篇少见庆贺之语,多的却是对行业前景的担忧:香港房价铺租的高企,让许多酒店经营愈发困难;热血青年受到不良教唆,逢中必反,经济民生遭遇重创;海上,竞争愈发激烈,许多香港以外地区渔民的非法捕鱼手段,严重破坏海洋生态,使得鱼群数量锐减,长此以往,恐忧无鱼可捕。

这两年,老李带领着香港的海鲜贸易商,苦苦寻求着破局之法。2019年,李彩华组建采购团,前往高雄,时任高雄市长的韩国瑜亲自接待了他们。

在高雄,老李见到了韩国瑜。

说起这段往事,老李难掩对韩国瑜的欣赏:你知道的嘛,他是北农(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出身,本来就是和农民渔民打交道的,跟我们说话完全架子,衣服穿的也很随意。本来我们是去拜访高雄渔业局的局长,结果他刚好也在那栋楼里办事。听说我们来,他专程跑来跟我们见面,说话很谦卑啊,就希望我们可以多多采购高雄的水产品。”

那一次的见面,老李承诺,从台湾进口到香港的斑鱼类产品,从原来的4000吨提升到6000吨。在高雄,有着世界最领先的石斑养殖技术,从野生斑鱼的捕捞到大量采购养殖,既是对环境的保护,也能大大降低香港消费这种高档鱼类价格的门槛。

我们上次去高雄参观,高雄真的很惨呐!很多好的产品,都卖不出去,街上也没有人,过去街上好多大陆的游客,很兴旺的!好不容易韩市长上台,一年不到又被罢免,政党恶斗真是把人民害苦了!

身处历史转折的大变局中,摸了一辈子鱼虾,学历不过中学的李彩华,体认着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的道理。

老李说,做这行,本质还是对供需关系的理解。海鲜是个即时性很强的生意,交割货物的节奏,影响着质量,也影响行情。街面的动荡,疫情的困扰,生意都不好做的,餐饮业尤其如此。可真的需求量上来的时候,没有好的渔获,也是白搭。

海鲜交易,连通着从捕捞养殖,到酒店餐饮很长的产业链条。在市场里,也不乏许多餐饮界大腕的身影。

所以,渔界爱国,坚决支持国安法,有着十分朴素的理由,踏踏实实用劳动换来的,多也好少也罢,都是辛苦钱。而社会的安定,自然环境的和谐与他们生意长久兴旺之间的关系,是直接且深远的。

到了7月,随着疫情的趋缓,也随着71香港国安法的落地,香港人的心里算是松口气,许多海鲜餐厅也终于陆续开张,迎来久违的客人。

海鲜商人们自然嗅到了行业复苏的味道,大批渔船从东沙群岛、高雄、南中国海等不同的地方驶来。

从“肥婆海鲜”的码头望出去,香港仔的水域被渔船停满。

终于,74日,千帆到港,码头繁忙,总算让老李悬了一整年的心,稍稍放下了一点。忙里忙外的老李白色的背心被汗水湿个通透,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轻松愉悦的。

他与工人并肩,用双手飞速地将一筐筐刚上岸的活虾进行拣选,这是他干了一辈子的活,没有哪个工人能够像他一样,分类做得那么快,那么细,而这个快速分类拣选的工作,是保证客户口碑,和自家收入的核心技能。早年,店里不过两三个帮手,直到今天十几人之众,生意的做大,全凭他的这门手艺,和亲力亲为从不懈怠的劲头。

去年生意不好,拼了一辈子的老李终于心灰意冷,不止一次想过引退。

那段低落期,李彩华和老友一起组的管乐队吹吹打打,打发了不少日子。在去年的宴席上,除了以主席的身份迎来送往,让李彩华最高兴的是,他跟管乐队在台上好好秀了一把文艺方面的天赋。

抓了一辈子鱼虾蟹的粗糙大手,把玩起萨克斯来,也是有模有样,老李也曾想,也许人生因此可以翻开新的篇章。靠着这门手艺,一年已经有40多场大小演出,他想和老友们可以跑起新的江湖了。

和老友们在自己的办公室排练,是老李现在生活里最大的乐趣。

我退休,无非就是把铺交给工人去做咯,我养了五个女儿,传下去就是给有兴趣的女婿啦。我有两个女儿在铺里帮忙,其中一个女婿,是女儿在市场里认识的,我觉得传给他不错啊,可是他在别人的铺里工作,我也不太好意思把他叫过来。说到这里的老李,笑得有点尴尬而腼腆——当了十几年圈子里的和事佬,他自是不爱去支配年轻人的选择的,何况,从既是街坊,也是同行的手里,把女婿回来,老李也多少有些磨不开面子。

不过,生意的重启,让李彩华浑身又充满干劲。复工前一晚,老李和发小在市场边的星光饭店开了两支白葡萄酒,吃掉了一条很大的东星斑。酒足饭饱,老李觉得还不尽兴,拉上发小,回到办公室,一起练了一个小时萨克斯。他们最近刚编的新曲,是香港几代打工仔最爱的励志歌曲,《狮子山下》。

凌晨三点,李彩华早早起了床。走进自家铺位时,看见84岁的老爹肥婆已经拎着捞鱼的网兜,和工人们站在一起了。

栏目主编:洪俊杰 文字编辑:董天晔 题图来源:董天晔
评论(1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