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对话航延险发明者蒋力:互联网竞争让航延险变成了对赌游戏
分享至:
 (2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潇 2020-06-26 11:14
摘要:它变成了很多行业吸引客户的一个手段,变成了各种互联网平台去引流的一个工具。

今年以来,上海、北京、南京多地警方先后打击了多个以“航延险”为目标的团伙,涉及案值高达数千万元。其中,天津女子通过购买航延险牟利300万元曾引发热议。

有消费者认为,这些投保行为是真实有效的,撇开个案可能存在的违法行为,“薅羊毛”行为本身并不违反法律。也有人质疑,航延险的设计本身就存在漏洞。

记者找到首个航班延误险产品发明者蒋力对话。蒋力曾任职于中国国际航空公司8年,2002年后进入美亚保险,先后在美亚保险和史带保险经营十多年,如今是线上保险服务平台慧择网副总裁。2007年,针对中国的航班延误情况,他设计了全球第一份以航班延误作为单一保障的延误保险。

初衷

上观新闻:您最早设计的产品是如何诞生的?

蒋力:2007年春节,那时我还在广州(美亚保险)工作,我们是帮南航设计官网搭销保险产品。传统的航空公司以前官网销售机票的时候,他们只给客户一个航空意外险的选择,我们当时建议在航空意外险这个选择之外,给客户提供一个可选包,加入一个航班延误的保障,用于优化航班体验。

上观新闻这个产品是什么样的?

蒋力:当时给南航做的产品是在延误4小时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赔偿200块钱,而且客户如果是在线上买的票,它自动可以拿到保司200元赔款,在2007年那个年代其实还是一个超前的体验。

这个额度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也是担心有逆选择(保险术语,指投保人所作的不利于保险人的合同选择),所以“4个小时后赔200块钱”,可帮助客户解决一些简单的衣食住行上的不便影响。就是带着这样一个便于用户体验的目的。

上观新闻当时有同类的产品竞争吗?

蒋力:没有,市场上没有竞品。包括全球的航空公司都没有这样做的先例。这在当时应该是航空业第一款这样的一个产品。

上观新闻为什么做这个产品?

蒋力:有很多我个人的一些背景和经历的考虑。当时我在保险公司,有机会参加航空公司一个保险产品的招标。南航作为一家总部在广州的航空公司,特别容易受到每年3-9月份台风季节的影响,而中国三大枢纽机场广州、北京和上海,其中任何一个机场如果受到台风影响,都会导致全国机场的连锁航班延误,也就是说,广州如果受台风影响,北京和上海的机场会连锁反应,都是台风或航路天气带来的;另外一点,每年3-9月份从广州出发的客人,尤其是到北京、上海的很多都是商务旅客,他们其实是受航班延误影响很深。我以前在航空公司工作,一直觉得我们不应该只提供给客户一个航空意外保险。虽然航空意外保险大家都很直观理解,但它的发生率是非常低的。为了让客户有更好的对保险的理解和体验,我觉得我们可以去设计一款像航班延误这样的产品

上观新闻:这个产品的诞生总共花费了多长时间?

蒋力:从有这个概念到面世,可能大概花了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其实若说起意,我在以前的工作经历里都有酝酿,所以更多的是把一些我们以前的想法变成客户在保险中的一个体验。

上观新闻在设计这个产品的过程当中有经历什么波折吗?

蒋力:确实经历了一些波折。从保险公司角度,亚洲区的核保主管认为我们把航班延误这样很容易被逆选择的一个附加险,变成了产品的一个主要保障利益。当时传统的海外保险业都会把航班延误作为国际旅行保险的附加险,不会单独作为主险销售,甚至在当时国内航班连这样的航延附加险都是没有,这是第一。第二海外航班附加险给的额度一般都是航班延误8小时以上起赔,而我们在全世界第一次把它拿到了4小时,其实4小时,这个对于保险公司的核保和精算团队来讲,还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当时定价其实不是中国区能定的,我们是找了AIG(美国国际集团)在新加坡和纽约的团队,考虑到南航是中国最大载客量的航空公司,才最终给我们确认保障利益和报价给到南航的

演变

上观新闻您认为航班延误险保的是什么?

蒋力:从我的角度看,航班延误险保的是客人实际乘坐的航班,因非自身原因、因为航班延误,根据延误保险合同的约定给予的一个定额补偿。从这一点上来讲,一定是实际乘坐的,也发生了约定时长的延误,这个就是航班延误应该保的保险标的

上观新闻您觉得后来的产品慢慢地背离了当时设计的初衷吗?毕竟现在很多人把延误险理解成一种对赌协议,还有专门研究怎么薅航延险羊毛的公众号。

蒋力:其实从2007年到2012年这段时间,大概四五年时间里,并没有背离初衷。因为那个时候的航旅,尤其是一些常旅客,大部分都还是商务旅客,他们并没有时间去做那些逆选择,也不会在乎仅仅几百元的补偿。到了2015年左右,因为中国电商的崛起,线上支付的便利,互联网要求给客户以极致的用户体验,大家为了争夺线上用户的流量,这个时候才把航班延误保险的赔偿,由4小时赔多少钱变成了2小时甚至半小时就赔,甚至有些信用卡公司说2小时赔2000,就是为了吸引客户申请或使用它的信用卡买机票。总之,它变成了很多行业吸引客户的一个手段,变成了各种互联网平台去引流做大规模的一个工具。这时候就已经有对赌的局面形成。

薅羊毛这个事情我会从两个角度看,一方面是中国的电商或者是中国的互联网产业,所有门类里都存在薅羊毛的问题。游戏规则的设计者,如果自己出现漏洞,一定会被薅羊毛。另外一个就是因为保险公司作为游戏规则的设计者在明处,很多参与者或者是玩家都在暗处,你的规则出现漏洞,就会出现一个破窗效应,会有更多的人把你这栋楼的窗户打得更破,逐渐变成逆选择的一个产业链

上观新闻您也觉得延误险本身就存在漏洞?

蒋力:确实航延险存在一些漏洞,这个漏洞包括在核保和理赔的环节,核保让客户进入被保名单的时候,也没有特别清晰的说明和做一些数据的确认。另外保险公司对于(航班延误)实际发生率有过于乐观的预期,对于前端客户可能的逆选择发生率有低估。

早期没有现在这样成规模的薅羊毛现象,这是随着产品在保司规则演进中产生的。例如,当时,我们会在4小时赔偿200,或者4小时赔偿400,这个我们会限定用户必须乘机,或者一定是他乘机和到达目的地,我们才能够给予赔偿,会通过他在中国民航信息系统里面显示他是值机且乘坐到达目的地,才能给他最后的赔偿。但现在很多保险公司的理赔,可能并没有实际和航信的系统去直连校验,客户可能也没有实际乘坐,保司没有一个确认的动作,就会导致一些人去钻空子。

原因

上观新闻您认为为什么会存在这些漏洞?

蒋力:现在有一些保险公司不去验证用户的信息,是保险公司自己存在的一些漏洞,但也可能是保险公司希望积累自己的客户数据,因为现在在线的公司都希望有流量,他们其实追求的是规模,而不完全是一个实际客户的价值。

上观新闻2017年有一大批延误险产品下架了,据说是赔付不起了,您认为为什么还有这么多公司在做?

蒋力:对于保险公司来讲,他必须得去做出一些承保规则的改变才能够延续,所以有一些公司它是比较果断地下架。但在一些财产保险或者是一些在线保险公司的业务结构里,延误险可能曾经占到一定规模,整个险种舍去是需要“壮士断臂”的,这个业绩窟窿,其他业务可能短期来讲很难填补。

上观新闻:您觉得未来的航延险会有一个怎样的走向?

蒋力:其实从保险公司的角度看,在我的经历中,我们已经尽力去在客户体验和我们的对客户理赔的便利性上做平衡。未来航延险我觉得它还会存在,但是它会成为比较理性的把航班延误保险变成其他的一些综合保险的一个附加的子险种。例如我们在出境旅行的时候,我买一份保障全面的旅游保险,其中有一项是把我航班的延误列入,但是它是达到6小时甚至12小时的延误之后,这个对我的出行确实造成实际的时间影响,才有了一个赔偿,而不像现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这样的,30分钟起赔,甚至一分钟赔多少钱,就变成了对赌游戏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