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运动+ > 文章详情
骑电动车环游中国第一人,千条叔再沿“一带一路”到欧洲,还能成功吗?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华 2020-06-24 06:34
摘要:下次计划骑电动车走“一带一路”一直到欧洲,这很有挑战性。

网名“千条叔”的周建兵今年35岁,老家在甘肃白银,现在上海生活11年,是一名自由职业广告传媒人。他没想到,一年前那个“逃离都市”的瞬间决定,如一粒泡腾片扔入杯中,原本寂静的生活之水瞬间沸腾。

一年里,一个人,一台车。他骑着一辆电动车环游中国,261天,开了30530公里,睡过零下41度的雪原,也穿越1500公里的无人区,攀上10座5000米高山,5月28日再回到出发地上海——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千条叔”一不留神,成为国内骑电动车完成环中国行的第一人。

在讲述261天慢慢长路故事时,“千条叔”眼神淡定,语言从容,他透露自己下一个梦想是企盼疫情早日结束,再骑电动车走“一带一路”一直到欧洲,“我想告诉大家,不管是旅行还是梦想,都没那么难,只要努力都能完成,而且是趁现在,马上!”

逃离都市,追逐梦想背后的为爱痴狂


记者:说说你的名字,为啥叫千条叔?

千条叔:其实一开始也没多想。后来我认可抖音网友的一个解释,每个人都有一千条路去选择,去走过。

记者:大多数网友会关心,这一趟电动车环游中国,一共花了多少钱?

千条叔:包括买车在内,差不多10万元。5万元用在住宿、吃饭上,还有很多其他开销,我没有记账的习惯。比如,进入西藏前,我在香格里拉买了上百支中性水笔,碰到藏族小孩都会给。我也买了很多巧克力,我觉得藏族、新疆的孩子,应该也喜欢。在西藏、新疆借宿或吃饭时,有时候大人不会说普通话,他们就把孩子喊出来做翻译,我觉得,对任何孩子来说,努力读书,有机会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个应该是没错。

记者:骑行环游中国前后,父母对你的态度有了哪些改变,你自己对生活的态度是否也有变化?

千条叔:出发的时候,我没和家人说,只有4个关系最好的死党知道。说实话,刚出发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到底,就想试一下,努力去实现目标。其实,路上心里的“放弃小人儿”无数次在挣扎:“骑完锡林郭勒盟就不骑了吧,骑完阿尔山就不骑了吧,骑完海拉尔就不骑了吧”……可“坚持小人儿”又在说:“大半个中国都走过来了,再坚持一下,再克服一下,哪怕每天只骑三四个小时,我是可以做到的吧?”嘿,还真就做到了。

在我走完新藏线后,感觉最危险的无人区已经过了,我才解封朋友圈。我的父母、家人才知道我已经大半年不在上海工作了,开着电动车乱跑,我妈打电话给我的时候,都带哭腔了。她觉得,是不是因为我35岁还没结婚,家里老催我结婚,让我生气了,所以抛弃了大上海的工作,开始流浪中国。我和我爸妈解释了自己的梦想,他们的心情就好很多。

包括在西藏,我一路看到很多朝拜的人,对他们,我是油然而生的敬畏,每次从他们身边经过我都要下车推着走。其实骑行也是一种信仰,信仰的是路吧。将近一年时间我都在路上,不管天在刮风、下雨、下雪,我都毫不避讳地感受着环境。遇到每一个人,一件事,遇到不好的路况或是意外,也都是经历,是在事后回想起来就会心一笑的事。

记者:我也看到你把沿途的风景遭遇,拍成视频在抖音平台发表,这会占据你多少的精力?

千条叔:一开始我没想过拍抖音,后来朋友强烈建议,必须拍必须发,这是记录自己的全过程。除了手机,我也配备了安装在电动车上的两个摄像头,但我排的抖音都很简单,编辑起来也没那么复杂。然后,网友也给到我很多帮助,有在网上认识的朋友,他们诚挚邀请我路过他们家一起吃个饭。当然,也有很多网友质疑说,说电动车怎么可能环游,认为我是炒作,是有保障团队开着助动车走,我只是最后到镜头下作秀下……你说,我有这个钱搞团队吗?

因为骑电动车环游中国,我也认识了很多一起自驾走新藏线的朋友。那次是在新藏线的一个观景台上,停车场全是好车,有进口房车、轿车、哈雷摩托车队等,价钱肯定都比我的电动车贵。大家在休息时交流聊天,说自驾游走新藏线有多艰难,真的太不容易了。然后,我的车往那里一停,旁边一个骑摩托车的哥们过来,他说:“你这个好像不是摩托车,是电动车吧?”我就说:“是”。然后我就发现,整个观景平台忽然寂静下来,他们忽然都不吹牛逼不说这一路怎么困难了……

爱是信任,旅游骑行背后的田园情结


记者:有时候,人才是最美丽的风景,中国是多民族国家,这方面你有啥体会?

千条叔:我在云南的时候,骑车经过一个百香果,我从来没有见过,就想拍几个照片。有几个少数民族的姑娘,正在采编,我上去打个招呼,说我想进里面拍个照片。拍完出来,女主人摘了整整一大袋百香果给我,她说“这个你带走”,我说“不用我就拍张照”,她说“你带走这是我专门摘给你的”,我问百香果市场多少钱一斤,她说那些来收的人6元一斤,我说不便宜我来付钱,她就忽然猛后退一步有点生气,意思我免费给你送东西,你还以为我在和你做生意,现场很尴尬。我赶紧拿了两个就走,当地人真的很淳朴的。

还有快走出新藏线,快到叶城,有个村子叫阿克美其特,这是中国唯一都是白皮肤人的村子。这些男的都很帅,是那种随便拉出来一个都能拍斯巴达三百勇士那种电影的人。我正好要充电,找到一个水果摊,摊子后面就是他们的房子。我说我想充下电能不能帮忙,他说你充吧!问我从哪里来,我说上海,他说太厉害了!然后,他把一些水果放在一辆五菱宏光面包车上,要给被人送货,说是在40公里外。我问,你的水果摊怎么办,他说你帮我看着。我说我充电好可能就出发下一个地方了,他说没事,我会让我老婆再过来,你先帮我看着。这就是人和人之间,十分的信任。

记者:在上海生活11年,对你这座城市的印象如何?

千条叔:我是做设计的,包括之前经常去北京,做地铁就感觉到差异。北京地铁的图示的设计感、审美感,和上海比确实是有差距的。上海是很国际化的大城市,我的爸妈也都来过上海,他们对这里赞不绝口,认为城市特别干净,人也很有礼貌。

包括我骑行过程里,从充电收费就能看出南北差异:在南方城市,我只要住宿要求充电,一般都不收我钱,“随便充好了”;到了北方,如果要充电,他们脸色就很为难,当我说愿意出10元充电费,马上笑容就出现了。包括我是甘肃人,我一直觉得我们那里的面条最好吃,但在上海待久了,一路骑行过程里,我真的十分怀念上海面条那么多的浇头,比如辣酱、素鸡、焖肉等。

当然,我喜欢骑行,同时也考虑生计问题。在上海创业,对我来说是生活,城市的意义是工作是赚钱,但除了工作和赚钱,应该还要有生活。未来,我还是想过上田园牧歌的生活,我计划在老家甘肃附近找一个漂亮的森林,建一栋树屋,而且要自己亲手搭建,现在我图都画好了。

记者:有没有考虑过下一次的电动车骑行?

千条叔:先休息一段时间,下次计划骑电动车走“一带一路”一直到欧洲,这很有挑战性。一方面我的外语不好,出国骑行是很大的挑战;另一方面,境外住宿的费用很贵,需要先努力赚钱。不过,当前全球的疫情发展,暂时是不可能出去的,我们先祈祷人类早日战胜疫情。


《在路上》的作者凯鲁亚克说过,旅行不像它看上去那么美好,只是在你从所有炎热和狼狈中归来之后,你忘记了所受的折磨,回忆着看见过的不可思议的景色,它才是美好的。我觉得,很多都市人都在两点一线工作生活,好像旅行和梦想都很遥远,其实,只要努力就能有可能实现。如果你的梦想是开一个咖啡厅、酒吧,那可以想各种办法,就有机会完成。

栏目主编:陈华 文字编辑:陈华 题图来源:受访者提供
文内插图:受访者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