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华东局 > 文章详情
东海休渔一个月了,我和渔老大们聊了聊
分享至:
 (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林上军 2020-06-17 14:23
摘要:渔民们怎么想?

时间似乎比海鸥飞得快,转眼,东海休渔一个多月了。

休渔时节,渔民在干些啥?他们状态如何?渔区干部群众有什么期盼?带着这些问题,我来到浙江某重点渔业县,和渔民老大、乡镇干部、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聊了聊。

该县共有渔船近2000艘,约占浙江省的15%。

渔嫂在村口补网,渔船整齐划一停泊港湾。我首先来到一家渔业合作社办公大楼,看到有渔民陆续进楼参加技能培训。

“普通船员参加救生、消防等基本技能培训,职务船员是参加升级考试培训。”一名胡姓船老大告诉说,他所在的船叫蟹笼船,主要捕蟹;船员10来个,七八个是外地人,分别来自四川、河南、安徽等地,年龄以30岁至50岁之间为主。职务船员基本就是本地人,且有的还有少额股份。作为船主,他于2014年新造的这艘船,当时投资600多万元,现在债基本还清了。

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渔民收入缩水,3月中旬出海至5月1日回港,出海40天左右时间,船员收入约在2万元至4万元之间,比去年同期减少五六千元。往年船员的全年总收入约10万元至15万元之间。今年因为劳动力紧张,预计船员薪酬支付不会少于这个数。

船内有暂养活蟹的水舱,靠运输船及时装运至水产交易市场,运输船至舟山沈家门水产市场的运输时间约七八个小时。每艘渔船与两三艘运输船挂钩,以确保渔获物及时运至交易市场。当然,有时他们也会把蟹运到江苏一带的水产市场。

“现在修船费贵了,往年一般修一下二三万元,今年要四五万元。为啥贵?因为船厂少了,经过前段时间的整治规范,当地只剩4家船厂,以前船厂求船主去修,现在我们倒求船厂,排进去有点难。”虽然对价格有些抱怨,但胡老大承认,修船质量肯定比以前放心。

外地船员一般都回家了,但胡老大作为船主,有空就要到船里去看看。“其实伏休虽有3个月时间,但真正休息也只有6月份一个月,5月份参加培训,7月份以后就忙起来了,做好出海的各项准备工作,包括修船。”他说,以前伏休带着家人出去旅游,今年都不去了。

今年41岁的胡老大,20岁从事捕鱼营生,29岁当船老大。讲起这些年的变化,他说首先是柴油补贴少了,10多年前,柴油补贴刚实行时,一艘船可以拿40万元,后逐年减少,现在只剩8万元。他知道这是国家为了控制渔船马力,压减捕捞强度,保护海洋生态环境。但他反映,有的省份还在鼓励增加渔船,相比,浙江的渔民就吃亏了。他还说,伏休这么多年,浙江渔民最遵纪守法,也很自觉。但外地有的省份渔民,采取一证多船方法,在休渔期进行偷捕。尤其是休渔快结束时,“抢跑”现象时有发生。

谈起最近的油价,他说成本减少许多,从较高时期的每吨7000元,降至现在每吨4000元。正常情况下,他的船只每天要耗掉1吨柴油。

“现在30岁以下的本地人撑船很少了,年纪轻的船员越来越少。”他说,去年他的船产值400万元,纯利50万元。

“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渔老大赚点工资钱还是有的。”胡老大说,休渔效果比较明显,这几年渔场资源总体量还是稳定的,但因为渔船仍比较多,渔场资源大家都在捕,他总感觉单船捕捞量有一点点减少。据他了解,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上半年部分渔船亏本。

问起下一步有啥期盼,他说最好保险费减免一点。近几年保险额度提高,保险费增加,像今年这种情况,保险公司能否降低一些费用,减轻渔民负担。他还说,每逢台风过后,浙江渔船最晚出去,执行三防指挥部的号令比较到位,但外省渔船就比浙江渔船出去早,往往是他们才出去,外省渔船已经捞了好几网,大家能不能一致?

在与胡老大交谈后,我又来到该县海洋与渔业局,与分管副局长聊了聊。他说,伏休期比捕捞期忙,计划培训渔民7000人,占全部渔民的三分之一多,目前,已有1983名渔业从业人员完成了理论课程并通过在线测试。他们与市场监督部门联合查违禁渔获物,前几天就查到一辆从外地进来的冷藏车,内有渔获53箱冻籽蟹,每箱3.5公斤,马上没收。他们还组织人员到滩涂查违禁网具,在港湾内查偷排机油现象。

“今年船厂上排紧张,有的渔船懒得等候,就自己清洗油箱,又不肯请油污处理公司,导致偷排油污,上半年已查收10多起。”副局长说,为确保修船质量,船检科人员分四组下沉船厂,马不停蹄,蹲点守候,严把船检关。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孔令君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徐佳敏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