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鲜到眉毛掉,又是吃刀鱼的季节
分享至:
 (15)
 (6)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坚忍 2020-03-26 14:57
摘要:长江涨潮时间大都在半夜,渔民们深夜不睡,盯着江面。看到朦胧的月光下,青色的潮水哗啦啦涌来,马上撒出长长的丝网。当手上的网纲微微颤动,用手慢慢拉网上船舷。船甫靠岸,就有一群鱼商等着了。翌日,上海的特色面馆、馄饨店就端上了热气腾腾的刀鱼面和刀鱼馄饨。


长江四鲜,有刀鱼、河豚、鲥鱼、鮰鱼。位列第一的,是刀鱼。刀鱼的背脊微黄,身子银灿灿的发光,腹部圆润,头部向尾部逐渐变细,像一把亮铮铮的钢刀,故名之。

上市的成年刀鱼

早些年每年清明前后,桃花水发,野生刀鱼从东海洄游逆流而上,进入长江口产卵。沿岸的渔民备网驾船,出没风波里,等待涨潮的到来。长江涨潮时间大都在半夜,渔民们深夜不睡,盯着江面。看到朦胧的月光下,青色的潮水哗啦啦涌来,马上撒出长长的丝网。当手上的网纲微微颤动,用手慢慢拉网上船舷。辛苦一夜,网里也不过寥寥10余条银光莹莹的刀鱼——这算是幸运的,好多时候渔网在江水里漂洗了一夜,空空如也——船甫靠岸,就有一群鱼商等着了。成色稍逊的也要卖1千元一斤,好的几千元一斤。翌日,上海的特色面馆、馄饨店就端上了热气腾腾的刀鱼面和刀鱼馄饨。面是刀鱼汁汤水,馄饨是刀鱼馅子,吃客盈门。好吃吗?用上海人夸张的口气说,“鲜得来眉毛侪落脱了”(鲜美到眉毛都掉落的地步)。

整条刀鱼当然更好吃了。9年前,我们10多个作者到扬州江都区采风。第二天晚上,主人招待我们一人一条装在盘子里的刀鱼。主人说,吃的时候请把主骨留下。鱼肉入口,肥而不腻,齿颊留香。整条鱼吃了,留下玉白色的主骨,上菜地将我们做了记号的盘子一一拿回厨房。10多分钟后,又端回来。那煎过的鱼骨微黄色的,嚼起来呱啦松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鱼骨。原来刀鱼浑身都是宝啊。

奉贤养殖场海边

近年来,长江口刀鱼因长期无节制的滥捕,几近灭迹。国家颁发了禁捕令,每年只有极少的渔船,持许可证方可进去。市场对人工养殖刀鱼的呼声越来越高。上海水产养殖有限公司属下的奉贤水产养殖场,开始刀鱼养殖的筹备。到2018年4月,一切就绪,计划投放3500尾刀鱼的幼苗。

那一天春光旖旎。我坐养殖公司老总的车,二人一大早从市区赶到位于杭州湾南面,与五四农场比邻的东海边的奉贤水产养殖场。这个分场的一汪汪大大小小的养殖池塘,清凌凌的碧水倒映着天光云影,加起来竟有900亩之多。在一口4亩大的绿草茵茵的“科研池塘”边(这样的池塘有2口),多位职工一字排开,手里端着装在脸盆清水里,重3.7克、长10厘米左右幼苗,苗种是隔壁的上海水产研究所苗种中心提供的。我第一次领教了小刀鱼的急躁脾气,它们在脸盆里挤挤挨挨的,飞也似的摇着长尾巴兜圈子,精力旺盛,一刻都不消停,发出很响的拨刺的水声。大家将装有刀鱼幼苗的脸盆,轻轻地浸入池塘水中,然后慢慢地把脸盆从水里抽离出来,因为刀鱼幼苗不像别的幼鱼,很娇嫩,一分钟也不能离水;也经不起放养的脸盆的碰撞,一撞就送命了。当看见放下的幼苗在水中一甩弯弯的尾巴,瞬间没入水底不见踪影,池塘上泛起一圈圈的涟漪,大家悬着的心放下了。

3500尾幼苗放完了。场长告诉我,为了这次放养,他们已经忙了1个多月。先将科研池塘原有的水排干,用生石灰泼洒塘底,再到海边的取水口取咸水,然后放水入池塘,一半咸水与一半淡水对冲,放水到水深1.7米时停止。接着用漂白粉消毒。放水之前,还安装了3台增氧机。为什么呢?因为刀鱼难伺候,它不像别的鱼都能吃人工饵料,它要吃新鲜的天然饵料,桡足类、枝角类、轮虫等微小的浮游生物,还有毛毛鱼、水蚯蚓、小白虾等,浮游生物小到什么程度呢,如红虫,只有半粒芝麻大小,肉眼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水质的清洁和肥沃,加上增氧机的日夜打水,浮游生物就很自然地不断滋生出来。幼苗不愁没吃的了。

5月份,场长发微信给我,说他隔几天就拉网把幼苗捞上来,量一量生长的尺寸,眼下已经长到12厘米了,我们准备将它们分别迁移到另外四个9亩的中型池塘里——与去年已越冬,养了快一年的特种鱼(河豚)混养。这样做可以一举两得,同时管理和照料两种鱼,降低生产成本。转移的过程中,一分钟也没有离水,很费力气的。刀鱼与特种鱼有相同点,也有相异点。相同的是都是长江四鲜,适宜生长在咸淡水掺和的水中,对水质都要求清爽;相异的是特种鱼不挑食,投喂人工饵料能接受,刀鱼前面说过了,非要天然的。还有特种鱼冬天要进室内暖棚越冬,刀鱼不用。换水对这两种爱清爽的鱼很重要,基本上每天换10%以上的水。管理上,坚持每夜巡塘,观察鱼情。有一次晚上巡塘,发现特种鱼不进食了,说明水质问题了,当夜就开机换水。这样,混养的两种鱼都安然了。

11月,场长发一个视频加文字说明给我看:养了1年7个月的特种鱼已经长得肥又大,开捕,收网。特种鱼在网里乱蹦瞎跳,水花飞溅,却无处可逃。由于网眼大,刀鱼条子窈窕,早已漏网了。如果网眼小,不分青红皂白一齐捞上来,特种鱼钢锯一样的牙齿,非将小样的刀鱼活活咬死不可。捕上的特种鱼很快被预订的客户一购而空。12月中旬,考虑到特种鱼撤空了,刀鱼在空旷的中型池塘里,比较分散,索性一起转移到两口相邻的小型的科研池塘,便于管理,而且这两口池塘日照时间充足,适宜刀鱼越冬。

整理网具

转眼到了2019年,这一年国家颁发了最严的禁捕令,不发一张刀鱼捕捞许可证。3月的长江口江面上,只见数峰青黛色的倒影,不见片帆下水。一片静悄悄。

清明前后,天天有客户打电话来说,今年野生刀鱼彻底没了,听说你们去年投养了一批刀鱼,现在能不能匀一些给我,价钱好商量。养殖公司老总回答说,现在刀鱼还没长大成形,等几个月再说吧。当年12月,经不住预订的客户催得紧,养殖公司决定破一次例,起捕刀鱼,从中挑选出小部分长度和重量基本合格的一龄鱼应急。这是养殖术语,越过一次冬的刀鱼叫一龄鱼,二次就叫二龄鱼。以此类推下去。野生刀鱼时间最长的可达四龄鱼。

脸盆里的刀鱼幼苗

这一天我也到了现场。一道道灿烂的阳光洒在清澈的池塘上,波光粼粼的耀眼。别说科研池塘每口只有4亩,折算起来也有2600平方米,起捕的场面颇为壮观——先将一口池塘的水,抽到齐腰深,小网眼围网的一头牢固系在岸上,三拨人穿水裤带橡胶袖套下水,从左、右、后3个方向,拽着网纲让网沉入塘底。然后兜底把网朝上面拉,再各自方向朝前走,合拢网片。由于刀鱼须臾不能离水,合拢的网有一层清浅的塘水,网中的刀鱼没有任何惊慌失措,依然可着劲撒欢,尾巴像一把把的桨橹,把水都搅拌得浑浊了。职工们用亮晃晃的铝制饭碗,伸进网中把鱼和水一起戽起来,再转手倒入水桶。

两口水塘的刀鱼全部起捕完毕,在水桶里按基本规格一条条挑拣,挑出了银子一样亮眼一样珍贵的350尾。可把大家累得直不起腰来。这350尾刀鱼,当即被等在门口的客户一抢而光。

今年3月,虽然在抗疫期间,养殖场办公室的电话一次次遽然响起。但来电者得到的回答是,对不起了,我们的二龄鱼刀鱼还没有长到长20厘米,重100克。等长好了,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此时的奉贤养殖场,草木葱郁。两口养殖刀鱼的池塘上,春阳明媚。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一尾尾银晃晃的刀鱼,在波光潋滟的清水中穿梭游弋。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邵竞
内文图片:作者 提供
评论(6)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