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灭鼠记
分享至:
 (2)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朱林兴 2019-11-25 19:38
摘要:鼠扰民、争食、传疾患,而“社鼠”之为害和狡诈,远甚于前者。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只要人心齐,方略、措施对头,不论什么鼠害,都是不难根治的。

1965年下半年至1966年上半年,我在市郊一个生产队工作。住宿于生产队仓库。这个仓库主要堆放农具、谷物和农作物种子,空气中常有一股子霉味。更烦人的问题是,鼠多。宋人黄庭坚诗曰:“秋来鼠类欺猫死,窥瓮翻盆搅夜眠”。这里的鼠扰远甚于黄家。

第一天入住,晚上10点多上床睡觉,刚闭上眼睛,就遭老鼠捣蛋,“吱吱吱”闹得我心烦意乱。听其声,不是一两只,而有一群。看来,这个仓库是老鼠大本营。我用拳猛击木床,企图吓退它们。静了几分钟后,老鼠追逐声、嬉闹声更大了,有一只老鼠更是胆大包天,竟上蚊帐在我头部来回奔跑。我急忙打开手电筒,往上下左右一照。只见离我床不远的北墙角,聚着几只老鼠。只只大腹便便,肥头肥脑,尾巴又粗又长。见了我不但不逃,还以狡黠目光看我,似乎向我示威,抗议我侵占了它们的大本营,破坏了其正常生活。我操起一根木棍,朝老鼠们挥去。一时间,它们逃得影踪全无。而我睡意全消,便干脆起身穿衣,点上玻璃罩煤油灯,思考如何解决鼠扰问题。

猫是老鼠的天敌。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家也曾有鼠扰,后来养了一只猫解决了问题。第二天一早,我请生产队给我弄只猫来。当时很少有养猫的。晚上,他们几经努力给我找来了一只灰白猫。看它无精打彩之状,我判断此猫可能是一只“煨灶猫”,绝非捉鼠高手。但我心想,有猫总比无猫强,多少可以对鼠起点威摄作用。我把门窗关紧,想让猫安心守职,利我睡个安稳觉。谁知,我入梦不久,又让老鼠吵闹声惊醒了。再瞧那猫,鼾声如雷,此起彼伏。正如文天祥《又赋》所描述:“睡猫随我懒,黠鼠向人鸣。”看来,懒猫不但不是鼠类天敌,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已成了鼠类保护神。懒猫乃猫之异化,懒猫不治,鼠害难除。

治鼠害须好猫,但此地苦于无好猫。我想到了鼠夹、鼠箱等法。又仔细一想,这里多群鼠、硕鼠,恐这类方法难奏效。

我想到了用鼠药。用什么作诱饵是关键。米饭?不行。这里的老鼠生于米缸,对米饭无兴趣;鱼肉?也不行。这里近河,鱼多,鱼吊不起它们胃口。我突然想起了一件往事。我七八岁那年,有一回,外婆来我家时带来了几斤生地力,我舍不得一次吃完,将八九个地力用纸包好,藏于衣柜,准备慢慢吃。第二天,我去取剩余地力时,见一老鼠从柜内仓皇出跳。一查,我所存放地力己全被老鼠吃完。看来老鼠喜欢吃地力。老鼠虽狡猾,但不乏软肋。只要抓住其软肋做文章,就不怕灭鼠难。

我上街买了半斤地力和一包鼠药,把地力切成碎块,拌上鼠药,分成3份分别置于旧碗里。出门前,我把门窗关紧,将诱饵分别置于仓库内3个地方。拌有鼠药的地力,散发出清香,清香中还带几丝迷人的甜味。

这天,我坐在大队会议室里参加会议,而脑海里尽在猜想仓库里可能发生的事……会议结束,我急匆匆赶回去,打开仓库门一看,大失所望。所有诱饵已被吃光,但未见一只死老鼠。

老鼠吃了药饵是肯定的。但为何不见老鼠死?难道药量不够?“老鼠是半个仙,上当只一次。”如这次药量不够而未见效,则以后此法就不宜再用了。但又无其它好办法。难道我要长期在此受鼠扰?

正当我苦于无计可施时,发现情况突变:只见一只大老鼠,从仓库北角落物堆里钻出来,摇摇晃晃,没走几步,倒下了。稍后,从小木床底下又爬出一只老鼠,东倒西歪,没走几步,也倒下了。第三只、第四只……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里,共有5只大老鼠死于药饵。

以后我住在这里的8个月中,再也未见过一只老鼠。

当年灭鼠之事,已过50多年,然记忆犹新,感慨良多。自古以来,人们厌鼠,“硕鼠硕鼠,勿食我黍”。春秋战国时,齐景公问晏子治国何患,晏子答曰:最患社鼠矣。“社鼠”者,即人们戟指痛恨、交口厌恶的腐败分子。鼠扰民、争食、传疾患,而“社鼠”之为害和狡诈,远甚于前者。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只要人心齐,方略、措施对头,不论什么鼠害,都是不难根治的。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黄玮 图片编辑:曹立媛
图片来源:IC photo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