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徐芳访谈
2020年初,这场世纪大疫,无人可以置之度外。有人不幸罹难,有人悲壮赴死,有人冲锋陷阵救死扶伤……这不亚于一场战争,一场生死决战。而“烽火连三月”,原以为“西线无战事”的欧洲,竟也几乎全面覆没,他们的作家,与大众一样居家避疫吗?他们又在想什么?做什么?
作者:徐芳、大卫 2020-06-28 11:38
(8)
(3)
书中的对象,各行各业,都是有学问的。自己如果没有学问,那就无从下笔。所以,写作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往往一个人物塑造完毕,对他的满腹经纶,也有了大致的把握。
作者:徐芳、卞毓方 2020-05-02 06:00
(55)
(3)
也许我生来就是这样一个对未知世界充满好奇心的人……我希望自己能在一个不被看到的角落里,小心而干净地探索自己看到的世界。这个一直让我安心的角落,就是我这一辈子的职业:一个作家。
作者:徐芳、陈丹燕 2020-03-25 06:01
(237)
(8)
“理想的新诗批评应该是什么样的?”这恰好提出了关于文体意识自觉的关键问题。一个优秀的评论家和学者,必须对批评这种文体有着清醒而理性的自觉意识。就新诗批评而言,所要关注的不仅只停留于选择对象的问题,更要关心“怎么批评”的问题。
作者:徐芳、庄伟杰 2020-03-01 11:00
(130)
(2)
我非常喜欢“日常生活”这四个字,让我想那句“太阳照常升起”。是呀,太阳照常升起,却每天带给我们不一样的欢愉。每晚如常睡去,心里怀着的却也总是不一样的希望。这样的日子,我以为,是非常值得一过的。而能为每一天发声,记录每一个瞬间,让它能以文字的方式永恒,是很大的福气。
作者:徐芳、叶倾城 2020-02-20 05:56
(231)
(4)
一个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家,既要尽可能地深入生活现场,像画家描摹一样去认真细腻地记录客观事物,又要保持独立的人格尊严和思想品质,充分调动和发挥自己的主观意识,去对万物世界作出“优”与“劣”的准确判断。还需要从更高立场、更宽阔视野去分析和剖析这个世界,从而认识事件和人物内心的所思所想等,这才是完整的“真实性”,也是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家必备的能力。
作者:徐芳、何建明 2020-01-08 06:15
(100)
(25)
有人说,今天是个“散文时代”。这里有两层意思:一是散文写作者多,作品更多,几乎无人不写散文,更不要说诗人、小说家和剧作家笔下的散文了。二是在快速发展的时代面前,每人都有多项选择,于是“多元化”生活成为常态。然而,“散文时代”在催生散文发展时,又带来碎片化和平庸现象,这就牵扯到一个重要问题:散文的“经典化”有无必要和可能,意义和出路何在?
作者:徐芳、王兆胜 2019-12-25 06:07
(85)
(35)
五四一代作者提出的“青年文学”的“青年”一词,其内涵从一开始就既不是指向作者,也非指向人物,而是指向文学本身,是指相对于传统古典文学而言,现代文学所呈现出来的一种青春气息。
作者:徐芳、张定浩 2019-12-12 06:08
(50)
(2)
提要:与其他文体相比较,散文的边界缺乏明显的标识,所以相对比较开放……
作者:徐芳、楚些 2019-03-26 05:54
(19)
(0)
文章有意思了自然会产生意义,而只追求意义未必会写出意思……
作者:徐芳、王剑冰 2019-03-05 05:55
(58)
(0)
惟其如此,散文才真正拥有了我们所需要的“现实性”。
作者:徐芳、陈剑晖 2019-02-13 06:10
(4)
(5)
“握笔著述,是一种祈祷。”
作者:徐芳、梅洁 2019-01-24 05:24
(7)
(16)
热门文章排行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