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军事前哨 > 文章详情
海军上将哈里斯身后的美国军界往事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而东 2018-02-11 18:01
摘要:美国白宫9日提名现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上将任驻澳大利亚大使。自去年8月就在华府传开的风声,终于坐实。从这位美军鹰派门面的身上,倒也可以窥见美国政军两界的某些微妙不可描述之处。

美国白宫9日宣布,总统特朗普提名现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上将任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自去年8月就在华府传开的风声,终于坐实。

臧否人物,甚至盖棺定论,这是历史学家的工作,更何况哈里斯也只是将解甲而未归田。他在任上的所言所行,又确确实实搅动了太平洋的太平。再往深一层说,从这位军中大佬、美军鹰派门面的身上,倒也可以窥见美国政军两界的某些微妙不可描述之处

 

关塔那摩

不是每位将军都有他的闪光时刻,也不是每位将军都是凭军功赚取出镜率的。

哈里斯首次曝光在全球媒体关注之下,便是在2006年爆出的关塔那摩虐囚丑闻中。这时的他,还是一名少将,官职是关塔那摩基地司令。不过,后来哈里斯表现出的替华府政策死扛到底的特质,在这件事上已经颇为明显。 

是年5月18日,关塔那摩爆发收押恐怖嫌疑人以来的最大规模冲突,6名囚徒和数名看守受伤。6月10日,美国南方司令部宣布,3名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的囚徒在牢房中自杀身亡,这又是首开纪录。虽然外界早在风传,这所美军特设监狱中,虐囚问题与伊拉克阿布格莱布同样严重,但闹出人命毕竟还罕有。一时间舆论轰动,媒体揭露出的事实是,这座附属美军关塔那摩基地的监狱中,2002年以来光是自杀事件就发生了40余起

按常理,这时节哈里斯作为基地司令即便不是闭门思过,也至少要对外界有个正面回应。但他的对事件的反应只是竭力撇清、切割、洗白。关塔那摩“事件”演化成为“丑闻”,这位少将至少也是个“神助攻”

对于前一起暴力冲突,哈里斯在向媒体解释时,用了一个军内术语,称那是囚犯对警卫设下了“诱井”,是囚徒针对美军的蓄谋袭击。可惜媒体并不买账,正所谓看热闹的不怕事大,“灯具与胡椒粉之战”成了这场冲突的新闻标题。

对于3名囚犯的自杀,哈里斯的回应更可说是令人张口结舌:他在新闻发布会上称,这“显然是一起有计划的自杀事件”,3名死者“很聪明,很有创造力,也很忠心”,他们的自杀不是绝望的表现,而是“一种不对称战争行为”。大概是怕这些还够不上头条的级别,哈里斯还甩出这样的“诛心之论”:关塔那摩囚犯持有一种“信念”,如果有3名囚犯死亡的话,关塔那摩监狱就会关闭,因此不排除这3位自杀者为了这个“信念”有意做出“自我牺牲”的可能

关塔那摩事件,完全称得上是美国人权的一大污点。可是回头去看,无论受害者所在国、人权组织声讨谴责,还是像英国这样的铁杆盟友发声敦促关闭监狱,抑或美国最高法院敦促军方披露的监狱文件上数据多么令人咋舌,都没能撼动关塔那摩的地位。因为在丑闻曝光之后,美国国内还有另一种声音,布什总统当时称事件令人“深表忧虑”,国务院某高官也说,这些囚犯的自杀行为是“公关表演”。“反恐战争”的“大局”当前,几条恐怖嫌犯的人命就不太值钱了。甚且美军最后能狙杀本·拉丹,据说还要拜关塔那摩监狱拷掠囚徒所赐——当然这是后话。有这样的“口径”在,与关塔那摩联系在一起的一众美军高官,包括哈里斯在内,固然有虐囚的嫌疑,但毕竟也是在执行美国的政策,所以没有谁因此被处分——倒是在哈里斯的官方履历上,有一笔“参加多次反恐行动”语焉不详的记录。要在华府出位,先得选边站队,这条美军中的“官场潜规则”,将来还将在哈里斯的身上反复印证。

白宫主人四年换一茬,关塔那摩很快就被外界遗忘。哈里斯的官运不仅没有中断,相反才刚刚开始。关塔那摩丑闻之后的2009年,他就任海军第六舰队司令,兼海军驻欧洲和非洲司令。2011年3月,针对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的“奥德赛黎明”军事行动打响,他率部参战。同年11月,刷够了作战经验值的哈里斯回到华府担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助理,代表参联会与国务院沟通,并负责监督中东和平进程,据称美军关涉亚太的对策建议计划文件,当时也多由他起草。在华府度过办公室里文牍往来的两年后,聚光灯再次打到他身上。

 

连升两级

当一个人被置于聚光灯下时,他的过往经历即使再平凡,都会变得充满隐喻,仿佛过去的点点滴滴都能启示未来,这在心理学上叫做“晕轮效应”,而在一些二流影视剧里,则叫做“主角光环”。哈里斯就是一个典型。

2013年10月哈里斯就任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军衔升至海军上将。媒体翻遍资料库,纷纷检视这位“亚裔首位四星上将”生活经历中的每一个细节。但这种放大镜下的观察,总是有些穿凿附会的味道。比方说,“亚裔首位”就颇有水分,在美军中最早升到四星上将的,是一位叫做埃里克·新关的日裔,职务则是陆军参谋长。

哈里斯的日裔身份,也被一些媒体说得绘声绘色。但事实是,举家从日本搬到田纳西州之后,哈里斯的母亲一直不肯教他日语,坚称自己的儿子是百分之百的美国人。更进一步说,一个人的血统族裔真能决定他的人生路?就连哈里斯自己都不认同这一点,“把我称为日裔将军是不对的。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非得在将军前边加个定语。”

至于哈里斯屡屡被人提及哈佛大学、乔治敦大学以及牛津大学学习的经历,或者在海军中4400+小时的飞行履历,如果和他的同袍相比,也属寻常,升任舰队司令级别的军官,履历表多数都类似。在美军中,升迁这件事,除了熬资历之外,恐怕还得靠风云际会

2013年,哈里斯等到了这个机会。

这一年,太平洋舰队司令塞西尔·黑尼上将调任美军战略司令部,让出了空档给哈里斯。黑尼这一任司令,虽说才做了1年,但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拉偏架”让他着实在媒体上赚足了眼球。更重要的是,在这位“中国通”的看来,中国才是美军在亚太的头号对手。黑尼被调去的战略司令部,位高权重,可调动的资源和能力包括网络战、导弹防御、空间和全球打击、情报、监视和侦察,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什么样的将军受华盛顿青睐,信号已经很明确了

又不到1年,华府再传消息,由当时的国防部提名,哈里斯将接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这次,哈里斯的前任塞缪尔·洛克利尔上任也才不过两年。内中玄机,用“登楼撤梯”可以概括其奥妙。此前风传,洛克利尔有望接任参联会主席,因此才愿意交出太平洋司令部大印。但直到国防部“揭盅”,外界才知道,原来洛克利尔身上的“亲中”色彩才是高层换将的关键原因。他在任上多次访华,也多次谈到中美要相互理解、防止误判、推进关系,两军需建立沟通渠道,共同管控分歧。洛克利尔这些“安抚中国”的表态,在华盛顿的某些人听来总是不那么顺耳。一句话,洛克利尔是被“一脚踢到楼上”了。

再盘点一下哈里斯赴任时影响美国国家安全政策的几个关键位置的人物,也许更能让我们看清楚何以他能连升两级。时任国务卿希拉里,“亚太再平衡”战略和“重返亚太”战略正是由她设计;时任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五角大楼的“战略能力办公室”便是由他和前部长哈格尔联手操持,旨在对接军工产业,为关键战场引进先进武器,而这个关键战场何在,卡特说得清楚明白,就是亚太;时任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森、海军部长雷·马伯斯,也多次在公开场合放话要对抗中国“在太平洋的快速军力集结”。更不消说就在2014年底中期选举之后,共和党全面控制国会两院,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便是共和党人约翰·麦凯恩,在哈里斯任内,他多次召集听证会,议题就是如何针对中国南海展开“航行自由”行动,摆明了就是把麦克风交给军方。在这样大的一盘棋局里,哈里斯个人时运如何大概无关宏旨,华府需要一个像他这样愿意死扛到底的人,摆在执行亚太政策的关键位置上

 

“沙长城”

他人投以木桃,自然要报之以琼瑶。哈里斯不负所托,在太平洋舰队和太平洋司令部任上,他念兹在兹的都是对抗中国

2015年3月31日,即将走马上任的哈里斯,现身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他在演讲中称,中国正在南海的繁忙航道附近修建“沙长城”。此话一出,舆论哗然,以至于直到今天,人们想起哈里斯,就会想起“沙长城”

这不是哈里斯第一次指责中国在南海的“军事挑衅”,只是除了用语不像“沙长城”那样适合送他上头条。2014年8月,他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记者采访时称,中国在东海和南海的一些行为“令我担忧”。2015年3月,哈里斯与时任印度海军司令罗宾·多万对谈时称,中国在南海“沉迷于‘挑衅性战术’”。

接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后,哈里斯谈南海依然“兴致勃勃”。有意思的是,哈里斯的这些话,多数是对美国的盟友们说的。他的角色,倒不像一位军人,而是有几分“合纵连横”的策士味道。2015年6月12日,做客东京的哈里斯在美国大使馆会见记者时,便表示中国在南海“用沙土造陆,不能建立主权”,因为“南海是公海不是领海”,甚至他还提到了希望日本海上自卫队协助巡航南海。同年8月在菲律宾,哈里斯允诺大手笔军援的同时,鼓励菲军在南海“积极作为”。同样的,在印度,他也在谈及中国威胁的同时,有些动感情地说“南海关乎我们”;在澳大利亚受访时他说“中国的行为使得我们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越南和菲律宾的关系得以改善”。

但“沙长城”还只是说给盟友们听的,到了国内,哈里斯的语调就切到了“中国军力的赫然崛起”上,也难怪,在华府某些人听来,这才更易懂:2014年12月2日,在参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哈里斯就是这么说的。2016年1月27日,哈里斯在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演讲时称,在南海“中国的活动远超其他国家和地区”,“中国正以一个大国不应采取的方式行事”。《纽约时报》还引用过他这样的一番话,对于中国的威胁,“除非你认为地球是平的,你才不会这么想”。

当然,哈里斯最想让华府诸公明白的一点是,便是随着中国从军事上全面控制南海,“美国可能被排除在外”。面对咄咄逼人的中国军力崛起,美国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他在参院听证会上多次推销的“前沿部署”。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11月初,哈里斯刚刚赴北京访问归来,并且刚刚与解放军高层对过话,便在参院报告,在那次对话中,“中国在南海岛礁主权及资源问题上颇为强硬”,他当然也在参院表明,自己在对话中“不辱使命”,“这些岛礁并不属于中国,中方在该地区的行动正在加剧紧张局势且具有挑衅性”。据他说,整场对话“颇为有趣”。作为旁观者的我们,怎么也想不明白,得有多么缺乏幽默感的大脑,才能把一场“气压”极低的“尬聊”形容为“有趣”

不过,哈里斯怎么说是一回事,南海是否存在中国军事威胁则是另一回事。在2015年9月国会的一次听证会上,美国国防部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部长施大伟说漏了一个关键事实:美国上一次实施“航行自由”行动是在2012年,但五角大楼所称的中国“造岛”则始于2013年。可见,“皇帝的新衣”并不只是小说家言。

 

今夜开战

哈里斯的“人物设定”绝不只是动动嘴,而是当真要催动征帆,陈兵太平洋上

2014年底的美国中期选举之后,在国家安全领域,白宫居于下风,国会、军方台上台下相互配合不亦乐乎。对于已打出对华强硬派名头的哈里斯在这场三角博弈中的角色,《金融时报》有句评语,“言辞尖刻的哈里斯领导了一场秘密的、偶尔公开的运动,以促使白宫采取更具对抗性的立场。”

2015年9月,参院军事委员会召集听证会,意在责问军方为何没有针对中国在南海“造岛”采取行动,哈里斯在参院积极响应。随后,恢复“航行自由”的计划便被送到白宫。10月底、11月初,美军“拉森”号驱逐舰驶入中国拥有主权的南海渚碧礁、美济礁海域12海里之内。

次年2月,国会旧话重提,众参两院听证会连轴转。哈里斯再次如约登场。奇怪的是,在军方喧嚣了一通之后,竟传出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给哈里斯下“南海封口令”的消息。哈里斯此时好像才想起自己的本职。他在五角大楼这样表示,“我是一个军人,观察事情会阴暗一些,这是我的职责。”

但要以为哈里斯会就此遵命闭嘴,也太高估了白宫对于军方的控制力。2016年5月6日,《纽约时报》中文版网站上一篇关于哈里斯的报道,标题文字火药味十足:“准备今夜开战”。可能在五角大楼的内部场合,哈里斯已经多次提到“今夜开战”,以至于参联会主席邓福德在3月底就曾向他发问,“你会为了斯卡伯勒浅滩(注:我黄岩岛)开战吗?”据报道,哈里斯当时笑而不语

去年4月,五角大楼递交“航行自由”计划,白宫迅速批准。就在这个月,颇有点得意的哈里斯在国会老调重弹,而且更加咄咄逼人:为了对抗中国,美军武器系统必须有更强的致命性。这次,他还开出了具体的武器清单:海军军舰数量要达到355艘,其中66艘是攻击型潜艇;优先部署“阿利·伯克”级Flight III型驱逐舰;优先考虑远程和防区外打击武器、反舰武器,先进的空对空武器,战区导弹防御武器……

去年11月3日,哈里斯陪同特朗普访问太平洋司令部总部。就在这次访问的5天后,特朗普到访北京与习近平主席会谈,两国元首达成一系列共识,其中之一就是“支持维护南海和平稳定,支持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基于友好谈判协商和平解决争议,支持通过对话管控争议”。

2016年12月,日本问题研究专家珍妮弗·林德曾预言,如果希拉里当选总统的话,白宫和太平洋司令部会更加接近。但林德又话锋一转称,谁都知道,特朗普是反对“自由国际主义”的,这位新总统更现实。“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个国家”就是现实

对哈里斯来说,这大概就是所谓一语成谶。“一朝天子一朝臣”,华府的政策风向一变,往日的强硬派,就成了今天的麻烦角色。

当然,让哈里斯驻节澳大利亚,究竟是“投闲置散”,还是“另有差使”,还得再花些时间去观察。毕竟,澳大利亚某些政要最近放出的风,和哈里斯之前的各种表态调门若合符节。我们也没必要替他操心,卸下军职,不必为预算军备操心,他对太平洋会有什么新的观感?有一点很明白,就在今年1月18日,哈里斯亮相印度“瑞辛纳对话”论坛,再次放话,称中国是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一支“破坏性的力量”。回想起来,这是他即将解职之前最后一次公开讲话。还有一点也很明白,就在哈里斯获得提名之前,第七舰队的驱逐舰又一次闯入南海。这样看来,有些人有些事,真的是“改也难”

栏目主编:陈煜骅 文字编辑:陈煜骅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文内插图来源:新华社、视觉中国、东方IC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