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艺术范 > 文章详情
这位设计师一边管理奢侈品牌,一边给快时尚设计T恤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Eva Wiseman 2017-09-27 10:01
摘要:为优衣库设计新一季服饰的,是设计师乔纳森•安德森。这位设计师,目前还管理着自己的品牌和西班牙百年奢华皮具品牌罗意威 (Loewe)。

乔纳森•安德森在忙碌着,感觉有点紧张。他的日常行程排到了6个月以后,咖啡边上有好几个手机,他接电话时可以从商业道德切换到日本制陶业历史。但这就是这位32岁的时尚设计师管理品牌的方式——从一个想法跳跃到另一个。他的足迹,从巴黎到伦敦再到马德里,又到他在诺福克郡边上的乡村居所。他在空中度过了很多时间,你会感觉他真的真的像一阵烟,飘忽不定。

 

今天,他在泰特现代美术馆,喝了点咖啡有点兴奋,坐在屋顶下的小房间,光线很好。之前,优衣库的执行官向大家展示了安德森为这家日本快时尚品牌设计的第一批成衣,安德森就躲在人群里,被说成是“一位艺术家”的时候还脸红了。

 

安德森和优衣库的合作中,苏格兰格子呢绒风格占了很大的比重

 

安德森去年在韦克菲尔德的赫普沃斯(英格兰北部)有一场关于艺术和雕塑的时尚展览,他不自称为设计师。那么他管自己叫什么呢?一阵短暂沉默之后,“我觉得我的本质工作,”他说着,从自己面前的一小杯咖啡里喝了一大口,“是组织规划。规划人、组织活动、安排商店、组织协作,就是把所有的部分按照符合一定逻辑的方式组合起来。要把东西合理布局,看上去感觉对。”

 

在时尚圈,安德森因为两件事情而引起争议。一个是他近乎强迫症般地收集各类艺术品,还有一个就是他对于中性风的迷恋。2008年他首次挑战了中性风,在2013的时候,他为男性设计了紧身胸衣,还在他们毛茸茸的腿上套上边缘有褶皱的长筒靴。

 

虽然和他的访谈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优衣库公司的公关在其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但听他娓娓道来,你还是会认同他的一些看法。那些最日常的设计,比如袜子之类,也是一个更宏观的艺术命题中的一部分。生活中的物件,茶壶、袖子、古董般的胡桃夹子经过仔细摆放,都会显得气势不凡。“我确实有点强迫症,必须自己有一些东西。”他说,“因为我必须得看着它们组合,才会领悟到要义,才能更好地设计。”

 

比如什么呢?

 

“我特别迷恋14至16世纪英国和爱尔兰的锦缎餐巾。”他的祖父在北爱尔兰一家专门做迷彩的纺织公司工作。在家的时候,祖父会将用剩下的迷彩碎片做成华丽的床单。“所以我一直对布料挺着迷的。我觉得布料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因为它是永恒存在的。”

 

安德森为优衣库设计的服装之一

 

他为优衣库设计的33套作品包括了扭花针织、苏格兰格子呢绒,以及一些英式橄榄球的条纹元素(也许因为他家人中有职业橄榄球手的缘故)。没有羽毛、没有链甲,事实上他没有采用任何极具个人代表性的怪异设计。相反的,这些衣服很正常,即使过了这一季,穿在身上也不会有违和感。

 

“如果你设计了什么,那么你的设计通过穿衣服的人才能真正体现出来。”号称有一百件优衣库T恤的安德森说道,“这是我从优衣库学到的,当你穿他们衣服的时候,你穿出了风格。”

 

他给优衣库设计的最简单作品之一,就是他今天穿的白T恤,上面印有一个带帽子男人的侧轮廓。“那是从法国移民来到英国的亨利•戈迪尔-布热津斯卡(Henri Gaudier-Brzeska)的一幅作品。”联想到当下英国脱欧的背景,说到这里我们俩意味深长地交换了下眼神。

 

“我对这幅画印象最深刻的是,简单的线条及其背后的幽默感。当我最初得知要和优衣库开始合作的时候,我就想从过去找点东西带给未来。”他想了一下,“不管顾客知不知道这是迪尔-布热津斯卡100年前的作品,这都是充满感情的,对于我来说是很私人化的,这段历史感为此增添了一份神秘。”

 

安德森设计的T恤上印有亨利•戈迪尔-布热津斯卡的作品

 

安德森说在赫普沃斯的展永久改变了他的工作方式。“比如说,在针织衫边上看威廉•特恩布尔(William Turnbull)的雕塑作品确实会发现新大陆。”他说这两者都传达了改变形体外观的套路。“虽然做这场展会让心情像过山车一样不稳定,但它真的能帮我了解自己需要什么才能前进。”

 

安德森意识到的是,不管是男性的紧身胸衣还是白T恤,服装设计的本质是一样的。“我们呈现出来的是艺术的基本表现形式,衣服会改变人的形体,因此,设计者是有责任的。”

 

从一方面来说,这件14.99镑的T恤是举足轻重的。但是他又说道:“我觉得奢饰品是不存在的。”他漫不经心,却说出了颇有深意的话:“在商店和交流方式这方面,我们是有文化责任的,因为最终我们要使时尚产业‘平民化’,好让不同收入群体都能接触到这些。”所以,他从1000镑的J.W.安德森包包跨界到了35镑的优衣库服装。

 

他在自己的小碟子上小心翼翼地拆开印有泰特美术馆品牌标记的巧克力,品味着、怀旧着。“我在爱尔兰长大,我记得去都柏林的威登店铺,然后拿了本小册子出来。之后又去了普拉达的店,拿了本杂志出来。这让我感觉我是这些品牌的一份子。这些经历对我而言都很重要。我虽然买不起伦勃朗的作品,但我还是可以去泰特美术馆或者赫普沃斯观赏嘛。”

 


本文编译自《卫报》,文中图片均为原文配图。

编译:徐丹婷

文字编辑:章迪思 编辑邮箱:48056615@qq.com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