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艺术范 > 文章详情
有“大我”没“小我”,也许是《敦刻尔克》最大的缺陷
分享至:
 (0)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岳川 编译 2017-09-08 10:01
摘要:在《拯救大兵瑞恩》中,一个士兵的人性代表了盟军中所有成员的人性。《敦刻尔克》则坚持认为,这些数百万的无名士兵不顾一切冒险,因为他们的信仰比其中任何一个人的信念都要伟大。

当你观看《敦刻尔克》时,很容易忘记这部电影是全彩的。电影里的颜色很有限:静默的蓝天和白云,米色的法国沙滩,暗灰色的英吉利海峡,面色苍白的士兵身上的棕色制服和绿色头盔(而他们的发型却很完美),除此之外,似乎再无其他色彩。偶尔出现的亮色——米字旗、红十字、烤面包上的紫色果酱、或德国战机的黄色机翼,打破了电影的色彩模式,但这并不总是起到好的效果。只有当让无名之卒陷入危险的火焰突然爆发时,才让我们从这种色彩乏味中解脱。

 

《敦刻尔克》结合了混乱的时序和视觉上的单调。在拍摄《记忆碎片》(2000)时,克里斯托弗·诺兰来回切换时间以表现主角的短期记忆丧失症。自此以后,诺兰就擅于在自己的电影中打乱时间线,例如《盗梦空间》(2010)中断裂的梦境时间,以及《星际穿越》(2014)中的太空旅行造成的时间扭曲,二者都融入了温暖人心的家庭团聚故事。诺兰知道如何用几个钟头表现出彻底的严峻,以及少许伤感后的救赎。在《黑暗骑士》三部曲的结尾,即使是愁眉苦脸的布鲁斯·韦恩,也最终和猫女在地中海度假。

 

《敦刻尔克》讲述了1940年春天40万士兵大撤退的故事。部署在法国东北部、靠近比利时边境的英法联军,采取仓促行动撤退。在撤退中,皇家海军征用了小型私人船只。这次撤退造成了大量伤亡。这部电影分为三部分:“防波堤”讲述的是防波堤上的一周,船只前来接士兵回家;“海洋”讲述的是船上的一天,一艘民用小船响应政府号召,载着士兵穿越海峡;“空中”的故事则发生在一个小时中,几名皇家空军的飞行员试图阻止德国轰炸机摧毁救援行动。三条时间线在影片最后汇合,这次大撤退获得成功。

 

诺兰将统一的戏剧时间线打破为一系列的观察性事件,以及孤立的行动和孤独的对抗。他强调勇气和英雄主义的单独行为,依赖于整体历史事件中的选择和极其微小的细节。然而,打乱时间线,在电影中加快撤退的步伐,这也意味着《敦刻尔克》是一部狭隘的电影。诺兰不会浪费任何时间为角色添加背景信息,在电影中,甚至没有一个镜头表现士兵放在钱包里的照片,提醒我们他还有在家等他归来的亲人。相反,诺兰假定我们都会对这些无名之卒感兴趣,因为我们知道他们是好人,他们的英雄主义纯洁无私。

 

另一方面,电影中的德国人是个威胁,却从未出现,观众也很难区分那些绝望的年轻士兵,因为诺兰避开了对绝望的个体的性格刻画。《敦刻尔克》是一部矛盾的电影,它的主题是生死抉择面前,士兵们的奋斗精神。然而,诺兰几乎没有认真刻画他们的性格,根本没有考虑培养这些勇气的个人特质。相反,这部电影就是字面意义上和象征性的战争故事,和一系列严格保持战争背景的轶事,它强调勇气和严峻的情形,以及战争的存在,而没有表现出战场之外士兵的任何背景与性格。

 

诺兰也明显忽略了战争片中司空见惯的血肉模糊的场景。伤员身上只是有几处砖红色的污迹,全片没有出现枪林弹雨。事实证明,即使没有战争屠杀的画面,诺兰也可以让你体会到战争的紧张和残酷,以及你对生命逝去的难受。这种恐怖反映在海军指挥官的身上,他站在水边码头上,看着手下的士兵们死去,而另一些士兵或许就在死亡的边缘。在这些场景中,贯穿始终的是汉斯·季默的音乐,尽管在某些地方,音乐似乎过于饱满。

 

可以认为诺兰在尽可能地使电影的节奏紧凑,但偶尔的停顿,让观众得以喘息可能会使《敦刻尔克》拍得更好。当然也可以说,之所以没有时间暂停,是因为他们每时每刻都在为生存而战。《敦刻尔克》与《拯救大兵瑞恩》的前20分钟很像,但是前者几乎是后者的反面,诺兰在电影中抑制了对战争残酷和痛苦的表现,而是把重点放在了基本的道德恐怖上。在《拯救大兵瑞恩》中,一个士兵的人性代表了盟军中所有成员的人性。《敦刻尔克》则坚持认为,这些数百万的无名士兵不顾一切冒险,因为他们的信仰比其中任何一个人的信念都要伟大。

 


文中图片来源于豆瓣

本文综合自《纽约客》、Newrepublic、Twincities、Vulture等网站相关影评。

文字编辑:章迪思 题图来源:豆瓣 编辑邮箱:48056615@qq.com
  相关文章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