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公务员论坛 > 文章详情
西部公务员来信:说政府不该管农村请客收钱的人,其实并不了农村的复杂性
分享至:
 (8)
 (1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廖德凯 2017-02-16 06:12
摘要:匪夷所思的请客理由、无所不用其极的请客方式、高到离谱的请客频率,直接把请客的目的写在了脸上:收钱。这和中国传统的文化习俗有半点关系吗?没有!

春节已经过去,但对于农村来说,你来我往的请客收礼还在进行之中,许多人要趁着大家腰包都还比较不错、人也在家的这个时节,请个客收点礼,为新的一年即将送出的礼“回点本”。

 

这在许多农村地区,几乎已经成为一个死循环。

 

上观曾报道了一个典型事例:在贵州遵义绥阳,“只要一年不办酒,你就亏。”当地有识者看到了问题:这些年家乡的做酒习俗,动辄二三十桌打底,看似交际圈越来越广,但这种钱来钱往的计较中,其实人和人之间交往链条变得脆弱。

 

为了治理这些变异的“约定俗成”,农村基层政府和自治组织没有少想办法:约束党员和干部参与“请客循环”、制定村规民约进行制约、甚至直接到办酒席的人家进行制止……

 

不过,被制止的人虽然觉得自己没有“回本”有此委屈,但还能够接受;当地村民对治理乡村“新民俗”拍手称快。然而与此并没有多少关系的一些人不干了——“侵犯财产处分权”、“管得太宽”、“这是私领域的自由权利”、“农村礼尚往来的传统习俗,不应当受到干涉”……各种反对的声音,直指政府手太长、管太宽。

 

但是,目前逐步形成并愈演愈烈的“新民俗”,往往以金钱论亲疏,这真是新农村所需要的吗?在类似问题进入“死循环”,已经无法靠农村社会环境进行自我净化的情况下,政府的介入真是“管得宽”吗?这恐怕还得具体分析。

 

我所在的某县,近年来在“新民俗”方面也有着令人震撼的“成就”:红白喜事不用说了,只要是认识的都要递个请帖;什么满月乔迁生日请客都是小儿科,在这里,小孩上幼儿园、上小学、升初中、升高中,都是请客的常见理由;家里有人生病住院,出院了也要请客庆贺,有人为了请客,一年住几次院,出一次院请一次客……

 

这些匪夷所思的请客理由、无所不用其极的请客方式、高到离谱的请客频率,直接把请客的目的写在了脸上:收钱。这和中国传统的文化习俗有半点关系吗?没有!

 

而一些人则反驳:他乱请客,你可以不去啊!政府为什么要管这种事?

 

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农村熟人社会的特殊性与复杂性,以及村民几千年形成的传统文化心理,因此会觉得在农村社会里,也可以很简单地“用脚投票”,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

 

我在上观《制止操办80岁寿宴被批评,恐怕不是“乱作为”那么简单》一文中,曾简单描述过农村社会的特殊性:在城市里,人群的交往有“圈子”,且人与人之间交往的自由度极大,相互之间受礼数约束较小。而在农村,则是一个典型的熟人社会,村子邻里之间的世家可能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早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因此在治理的模式上,也就和城市的管理大相径庭,主要依靠基层自治组织(比如旧时的乡绅治理及家族)来约束。

 

如果在农村住上一段时间,就会发现,在农村,一个村子里,村民之间几乎都是有亲属关系或类亲属关系的。哪怕没有血缘关系,村民间都会是类血缘关系的称呼:“老表”可能是非常亲近的血缘,也可能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表叔”、“表婶”等各种“表”,也同样如此,这和城市里按照年龄的“张叔李叔赵叔”的尊称不一样。

 

所谓远亲不如近邻,也正是对农村熟人社会的真实描述。

 

在这样的熟人社会里,要想真正摆脱“请客收礼”的死循环,要么不回家,要么搬迁到城市居住,离开原来的生活环境。如果还要在这里繁衍生息,就不可能以个人的力量抵抗这种循环,否则将成为“孤家寡人”,寸功难立,寸步难行。

 

正因如此,在传统社会里,有乡绅和家族对相关风俗进行“审核把关”,各种请客的范围、规模,虽没有规章制度,但却非常明确,没有谁敢冒大不韪搞出“新民俗”。除了风俗内的请客随礼,其他请客都是不随礼的。

 

在当前,由于没有了家族的约束,乡村社会个人的自由度提高,在请客时也就不断扩大范围和规模,同时不断扩大请客的事由,一些奇葩理由不断出现。但对于被动中的他人来说,却仍然受限于乡村熟人社会的制约,无法自由表达并自我选择是否摆脱这种循环。

 

在这种情形下,农村的社会道德极有可能在以金钱为标准的“新民俗”中崩塌,那么,新的基层自治组织村民委员会自然要承担起传统社会里乡绅、家族的责任。在这一过程中,基层政府自然应当进行主导,帮助基层自治组织重建农村秩序,自是分内之事。

 

沉重的“新民俗”,不仅仅掏空了村民的腰包,耗尽了村民的精力,也在一点点蚕食着农村的道德水准。这绝对不是群众所需要的,反而是群众强烈要求政府能够解决的“身边事”。

 

(本文编辑:洪俊杰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评论(1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