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财经 > 市场解码 > 文章详情
把渣到极致的铜污泥运进国门,“洋垃圾”走私链为赚10万却赔了150万
分享至:
 (1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晔 2021-01-21 06:27
摘要:全国首例涉“洋垃圾”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始末。

上海高院近期对全国首例涉“洋垃圾”民事公益诉讼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根据原判,涉案安徽郎溪华远固废处置有限公司及相关个人,连带赔偿非法进口铜污泥等处置费总共105.37万元。这意味着,“企业造成的污染由政府埋单”的困局被打破,“洋垃圾”走私产业链为此付出了沉重的经济代价。

具体办案的浦江海关缉私分局民警,向记者详述该案始末。

2015年9月和10月,宁波米泰贸易有限公司向上海海关申报进口铜矿砂138吨和生铁颗粒163吨,但当海关关员抽检开箱时,发现货物颜色不一,一看就是工业生产后的残渣。经上海海关化验,初步判定为固体废物。该案于2016年1月立案,并送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固废污染控制技术研究所鉴定,确定为我国自2015年1月起禁止进口的固废铜污泥和铁渣类废物。

据悉,作为工业残渣,铜污泥、铁渣只能提炼出极小部分铜、铁,乃至更细微的金或银,几无价值。但这些残渣中含有大量重金属,且不排除还有放射性元素,对环境隐患极大。知情者透露,涉案的华远公司之所以要顶风进货,在于公司能拿到废物处置经营许可等资质并不容易,迫切需要各类原料“投喂”,不惜将目光投向进货成本更低甚至“白送”的海外垃圾。

经查,华远公司法人钱卫东2014年底经中间人孙利荣,找到了上海负责报、清关和货运代理的黄德庭,希望进口含铜固废。黄德庭居间介绍撮合,敲定以宁波米泰公司名义签订进口合同,米泰公司法人张楠负责制作报关进口单证及付汇,而专职海外揽货的薛强则觅到韩国Samdo公司的工业废渣,并获钱卫东认可。

在此案追查过程中,办案缉私警找到一条极重要证据——在韩国,铜污泥可合法买卖,因此薛强与韩国公司的购买合同上显示为铜污泥,但到境外装运前的订舱提单环节,薛强做了手脚,将货物品名更改为中国允许进口的原料“铜矿砂”。随后在国内,宁波米泰公司张楠伪报品名,制作报关报检委托书、报关合同等并敲公司印章,再将报关单证交给上海的黄德庭。黄德庭为赚取运费差价,将虚假单证转交报关行向海关申报。第二票伪报为生铁颗粒的163吨铁渣类废物,同样经“乔装打扮”自韩国进口。据测算,这条走私产业链上的宁波米泰公司、海外揽货人薛强,以及上海负责通关的黄德庭,三方总共的赚头约10万元。

上海海关查获的涉案固废。(供图)

案从海关现场发现到法院公益诉讼判决,前后跨度5年,其中侦办过程曲折——

此案线索经营时间较长,犯罪嫌疑人具较强反侦察能力,涉案手机信息、邮件等均已删除,更与外商相关方提前沟通应对检查的“说辞”,导致海关缉私部门取证困难

处置亦难。该案所扣押的固废逾300吨,因退运条件不成熟,而上海本地又缺乏专为固废开辟的存储场地,故长期存放于港区,产生了仓储费用未结清、环境污染隐患等一系列问题。不计环境影响,仅海外垃圾长期滞港、后期销毁所产生的成本,已是自身成本的数十倍乃至上百倍。

上海海关查获的走私废塑料粒子。(供图)


上海外高桥港区要退运的废纸板。(供图)

据介绍,该案之所以与检察院、法院等司法机关合作推动,最终以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形式提起公诉,旨在加大对“洋垃圾”走私产业链的震慑作用,绝不任由走私分子为蝇头小利而牺牲国家生态环境。此前,对于海关所查获的固废,海关优先实施退运出境,因故未能退运的,需在国内指定具资质的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每吨固废的处理费用达300至500元,但这笔处置费过去往往由海关或地方政府埋单。这次公益诉讼,首次以司法判决形式明确走私分子应承担固废处置费用,显著提高了违法成本。

上海海关查获的走私废旧电池。(供图)

栏目主编:吴卫群 文字编辑:李晔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