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学习 > 文章详情
发挥风险投资对创新的“催化”作用,畅通科技、资本、产业高水平循环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黄国妍 2021-01-19 06:31
摘要:新发展格局背景下需要打造良好的创新生态系统。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以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等为代表的信息技术将成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核心引擎,全球创新格局处于大变革、大发展、大跃升的新阶段。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提出“十四五”时期创新能力显著提升,到二〇三五年进入创新型国家前列的目标。全会和前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强调要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发挥企业在科技创新中的主体作用,提升企业技术创新能力。风险投资作为创新的“催化剂”和推动高新技术发展的引擎,对创新型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已经得到广泛认可。我国实现创新驱动发展,离不开发达的风险投资支持。尤其是在逐步建设双循环新发展格局背景下,亟需发挥风险投资的催化作用,畅通技术、资本和企业(产业)的高水平循环。

风险投资有效缓解中小科创企业融资难问题,是创新的“催化剂”和推动高新技术发展的引擎

中小企业是我国民营经济发展的主力军,也是科技创新的重要主体。中小科创企业由于自身特点以及科创活动的属性面临突出的融资难问题。中小科创企业缺乏可抵押的有形资产,而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面临评估难等问题,往往是无资产、无抵押、无担保的“三无”企业。创新活动具有研发投入高、创新链条与投资周期长、风险高等专属特征,尤其是生命周期的早期阶段更容易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从创新资金的供给端来看,科创企业自身特点与高风险的属性与银行审慎经营理念和传统的信贷文化相冲突,导致银行信贷等传统金融在解决中小科创企业融资难时面临“市场失灵”。而风险投资则天然与创新企业和创新活动联系在一起,作为一种中长期的权益投资,主要投资“高风险、高科技、高成长潜力”的“三高”企业,尤其是专注于初创与早期投资。在信息不对称严重的创新活动中,风险投资不仅能有效筛选企业和甄别创新项目,为企业提供金融支持,还能整合各方面资源,有效监督和参与管理企业,为其提供公司治理等增值服务。因此,在英、美等国家,风险投资被视为高科技初创企业主要的资金来源。风险投资也是推动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引擎,风险投资在信息通讯、生物技术等高新技术产业成长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国内外众多知名的独角兽企业都有风险投资的支持。此外,风险投资也被视为催生新产业、创造就业和促进经济增长的推进器。最典型的代表是硅谷,作为全球创新能力最强、创新产出最丰富的科技创新中心,硅谷也是全球知名的风险投资中心。硅谷风险投资集聚与创新型企业和高科技产业发展形成良性循环互动,从而打造了全球最优创新生态系统。

中国成为全球新兴风险投资中心,初步发挥创新的催化引领作用

正是由于风险投资的突出作用,各国都鼓励和重视风险投资的发展。我国也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和推动风险投资发展。我国风险投资实践经过30多年的发展,从无到有,经历萌芽、起步、迅速发展到今年的调整阶段,不断做大做强,取得了巨大成就,已经成为推动中国创新和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量,并迅速成长为全球新兴风险投资中心。

首先,中国在全球风险投资市场份额与影响迅速上升。近年来,伴随着全球风险投资的扩张和中国经济实力、创新能力的增强,创新生态系统持续改善,全球风险投资热点与重心已逐渐转向中国。按规模算,中国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风投大国,风险投资已经占据全球近四分之一市场份额。2018年中国风险投资总额更是领跑全球。北京、上海等全球顶级科技创新中心已成为引领和主导亚洲乃至全球投资热点的国际投融资中心。

其次,风险投资本土化发展迅速,人民币融资能力不断提升。从风险投资机构对比来看,最初是外资居于主导,其后本土风险投资机构迅速成长,外资机构也加速本土化进程,中资机构已成为中流砥柱,占比已在70%以上。与此同时,人民币基金与外资基金地位也发生逆转,早期募集资金币种以美元等外币为主,根据清科研究报告,2006年募集金额的91%为外币;近年来随着本土风险投资发展,人民币基金占比不断上升,截至2019年占比已在80%以上。

第三,产业巨头与风险投资融合,对科技创新形成有效支持。从风险投资投向来看,初步发挥了对科技创新的引领支持。以2019年为例,风险投资前五的行业主要是IT、互联网、生物技术/医疗健康、半导体及电子设备、机械制造。此外,中国公司创投快速崛起,产业巨头与风险投资融合,尤其是在金融科技领域,形成了以阿里巴巴、腾讯为首的一批有世界影响力的公司创投,并主导投资了一批有影响力的独角兽企业,如蚂蚁集团、字节跳动、京东数科等。与此同时,中国创新能力迅速攀升,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最新发布的《2020年全球创新指数(GII)报告》,中国排名第14,全球科技集群百强榜单中国有17个,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2位。全球创新生态系统也由美国主导、中国陪跑,逐渐转向并跑甚至某些领域和投资案例领跑的局面。

促使风险投资回归本源,畅通科技、资本、产业高水平循环

当前中央提出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核心要义之一是通过创新和改革开放,畅通国内的大循环来更好地联通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创新生态系统是其中重要一环,因此,新发展格局背景下需要打造良好的创新生态系统,有效发挥风险投资对创新的支持作用,并以此打通创新生态的国内国外双循环,形成科技、资本、产业的高水平良性循环,从而推动自主创新,提高创新水平,强化国家的战略科技力量。在创新生态系统大循环中,企业等创新主体是该生态系统中的细胞,需要大量富有活力和创新精神的创新企业和企业家。风险投资等创新创业资本是生态系统的活水之源,为早期、初创、成长阶段的企业提供支持,在风险投资等专业投资机构指导下成功发展的企业不断成长为独角兽企业和高科技引擎企业,进入成熟期企业在资本市场成功上市、并购或股权交易,风险投资得以成功退出,通过资本市场的投融资活动资金又回流至创新生态,形成“投资-退出-再投资”动态循环。

但近年来我国风险投资快速发展的同时,还存在一些痛点,尚未完全畅通科技-资本-产业的高水平循环。一是风险投资行业还普遍存在退出难和退出渠道单一问题。创新生态的可持续发展是建立在风险投资支持的企业能够成长壮大并成功退出,实现循环增值。而这离不开发达的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支持。因此,风险投资与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发展是相辅相成的。二是风险投资存在募资难问题。风险投资资金来源结构相对单一,目前本土风险投资多以国资背景为主,人民币基金的出资方主要是政府机构、政府出资平台、保险资金、国有创业投资公司和政府引导基金,而民营资本不够活跃。三是一些风险投资活动背离了风险投资的本源,投向出现“偏科”,投资阶段出现“向后偏移”。风险投资是一种主动追求高风险并以获取超额利润为主要目的的长期股权投资资本,本源应该是引导其投长、投早、投中小、投科技。但一些风险投资机构盲目追逐一些科技含量低,热点炒作的概念项目,优质企业、优质项目少。成熟期项目受到追捧,早期交易不足。尤其是今年以来,外部环境变化给风险投资等股权投资增加了诸多不确定性。全球风险投资均出现投资阶段后移趋势,即早期投资案例和金额降幅较大,而创新活动的融资难问题突出体现在早期和初创阶段。

因此,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亟需采取以下举措,以发挥风险投资对科技创新的支持作用,畅通科技、资本、产业高水平循环:

第一,继续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和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为风险投资退出提供多元的选择,为科创企业发展提供直接融资支持。近年来伴随我国资本市场的重大改革,尤其是2009年创业板开板,2019年科创板与注册制试点,使得风险投资退出渠道不断完善。目前科创板已平稳运行一周年之多,上市公司合计达140多家,上市企业以信息技术、医疗保健等具有科技创新能力的企业为主,且其中77%为民营科创企业。2019年风险投资IPO退出也大幅攀升至50%以上。因此,未来以科创板改革为契机,深入推进资本市场的分层与分类指导,实行灵活的升降转板机制,大力推进区域股权交易,建立健全信息披露制度,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以吸引和便利国内外“硬核”高科技企业在国内成功上市或进行并购交易。第二,借助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契机,引入海外资本,拓宽风险投资渠道和来源。可借鉴国外经验,率先在上海自贸区试点探索引入国内外养老基金等稳定长期资金进入风险投资领域。第三,采取降税减费等一揽子财税政策鼓励和支持风险投资与科技创新发展。第四,完善私募股权基金“募投管退”机制,同时发挥政府引导基金的作用,通过搭建信息共享创新网络平台、引入融资担保机制、共同参股联合投资等方式引导和支持风险投资投向早期与初创企业、中小高科技企业。第五,通过投贷联动等创新业务,加强银行等传统信贷机构与风险投资的融合创新。针对目前商业银行投贷联动业务范围限于内部投贷联动的局面,发挥其外部投贷联动业务的功能与适用范围,可在上海自贸区试点能够在现有政策和监管上有所突破,加大商业银行与VC、PE机构合作。第六,在不确定性增加的大环境下,强化监管底线要求,防范背离风险投资本质的违法违规行为,促使风险投资回归支持科技创新的本质属性。

栏目主编:王多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作者单位: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