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史海遗韵祭英魂,忆我所熟悉的杨雪兰、杨蕾孟和她们的母亲严幼韵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周 励 2021-01-13 14:44
摘要:仅仅十年,这个世界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蓝色狂想曲》的最后余音

惊悉老朋友杨雪兰于12月26日因癌症在纽约逝世,享年85岁,悲从中来,新冠疫情暴发前纽约林肯中心的最后一场音乐会,竟然成了我们的最后一面。

2020年1月29日,纽约爱乐举办“中国新年《蓝色狂想曲》之夜”,座无虚席,气氛热烈,我和雪兰一起欣赏上海籍90后钢琴家、范·克莱本国际钢琴比赛金奖获得者张昊辰的精湛弹奏,他激情丰沛、荡气回肠的诠释把人们带回1984洛杉矶奥运会那84架三角钢琴演奏的《蓝色狂想曲》,令我们如痴如醉。多年来我和热爱古典音乐的杨雪兰常在林肯中心碰面,有时她还带着可爱的孙辈们来观看演出。


作者周励和杨雪兰(右)在2020年林肯中心新春音乐会上

新年晚会那天她红光满面,神采奕奕,根本看不出患有乳腺癌多年,我一直认为她能像她那位112岁的长寿母亲一样活到至少100岁。那天,我们兴奋地谈起《蓝色狂想曲》,1924年犹太音乐家格什温将德彪西和拉赫马尼诺夫的风格与美国爵士乐糅合起来,如电光石火一鸣惊人,《蓝色狂想曲》首演即轰动世界,盛演不衰。散场后,我与雪兰随着人流踏着红地毯边往外走边聊天,身边一位满脸皱纹的矮个儿美国老头不时对我微笑,我出于礼貌也报以微笑。雪兰曾把郎朗和张昊辰带来美国并介绍给纽约爱乐乐团,那天直到分手时我才知道,走在雪兰身边这位一直谦逊微笑的矮个子老人,居然就是霍洛维茨弟子、郎朗和张昊辰的老师、柯蒂斯音乐学院院长格拉夫曼。从1928年起柯蒂斯音乐学院即坚持最牛的全额奖学金政策,为每一名录取的学生比如郎朗、张昊辰提供全额奖学金,犹太音乐家、院长格拉夫曼更是以卓越才华而闻名遐迩,他曾经在伍迪·艾伦的影片《曼哈顿》中演奏《蓝色狂想曲》。岁月如梭,我竟然无法将眼前的老人与大名鼎鼎的格拉夫曼院长联系起来,而杨雪兰是他亲密合作的伙伴,告别了杨雪兰和格拉夫曼,望着两位老人的背影,我从心底赞佩他们为中美文化交流和经典音乐传播作出的卓越贡献。


格拉夫曼院长

海派遗韵:从通用汽车到世博会美国馆

我和企业家、社会活动家杨雪兰相识很久,但推心置腹的交谈始于2005年在曼哈顿华尔道夫饭店参加中国领导人访美的重要外事接见。等待中我们开始愉悦坦诚地交谈,原来她的一些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杨雪兰曾是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史上第一位华裔副总裁,20世纪90年代中期,她准确评估并协助了美国通用在中国20亿美元的投资项目——上海通用汽车公司的建造,并创造出开工当年盈利6.1亿元的奇迹。我的一位老朋友曾是分管外贸的领导,20世纪90年代末曾兴致勃勃地带我参观了位于浦东新区的上海通用汽车公司,并且让我坐上了第一辆浸透着杨雪兰心血的“中美混血”别克牌黑色轿车。他正是雪兰项目的支持者和好朋友。


杨雪兰和美国通用上海别克轿车

我逐渐对杨雪兰有了更深的敬意,尽管我比她年轻许多,但在她身上我看到了理想主义的光芒、开阔的国际视野和充满青春活力的不懈追求。

雪兰突然辞世的消息传出,我在三亚立即给这位上海老友打电话告之悲讯,他深感惊讶悲痛,回顾起2008年,一家负责上海世博会项目的美国机构找到杨雪兰,与她讨论关于美国馆的问题。该机构负责人告诉杨雪兰,筹建美国馆需要6100万美元,杨雪兰问对方已经筹到多少,得到的回答是“零”。

“后来希拉里访问上海,她向我们建议美国馆的费用可由在华的美国企业支付,我们很快又想起杨雪兰。”老友说。

1935年出生于上海的杨雪兰,早年毕业于美国韦尔斯利大学,但对故乡有着深厚感情。杨雪兰等立即致信美国国务院,陈述美国馆的重要性,并在会员中筹到300万美元的私人捐款。杨雪兰还分别打电话给劳工部长以及商务部长等,呼吁他们关注上海世博会美国馆的筹建工作。

“对!”我说,“记得在杨雪兰的动员下,我和纽约华人纷纷捐款给上海世博会美国馆,我还专门跑到曼哈顿中城麦迪逊大道的中国银行纽约分行,去办理指定账户的汇款呢!2010年在上海世博会美国馆有我们捐款者的爱心墙!”

“可是,我们的捐款统统加起来也不过几百万美元,建立美国馆需要的6100万美元怎么解决的呢?”我问。

他回答:“这和杨雪兰有很大关系。20世纪90年代上海建立了国际企业家市长咨询会,世界500强的第一把手几乎每年都来,杨雪兰更是每年陪同通用汽车董事长积极参会。在杨雪兰的推动下,也鉴于通用汽车在中国投资的良好远景,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最后拍板,解决了美国馆的资金问题。我们对雪兰一直心存感激!”

此刻,蔚蓝大海的海平线上仿佛出现了2010世博会的海市蜃楼,一切是那么遥远,那么美好。仅仅十年,这个世界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企业家、社会活动家杨雪兰

热爱艺术的杨雪兰还力推著名小提琴家帕尔曼、指挥大师约翰·内尔森、著名歌唱家蕾妮·弗莱明等国际艺术家来上海大剧院和国家大剧院演出,有一次我问她:“外交家、企业家和艺术评论家这三个职业,您最喜欢哪个?”她果断回答:“当然是外交家!”

“我父亲曾担任中国驻伦敦和驻马尼拉总领事,我的继父顾维钧是中国近代最重要的外交家之一。所以我年轻时的梦想就是做一个外交家。”

由于外贸业务关系,我经常携美国客户回国洽谈业务,犹如空中飞人穿梭在纽约和上海“双城”之间,我的纽约朋友——杨雪兰和约翰·乔治法国餐厅的老板约翰·乔治也犹如三只不时相逢的大雁,上周还在纽约西59街中央公园边的约翰·乔治餐厅聚会,或是在林肯中心一起观看芭蕾,下周就在上海碰面了。雪兰更加繁忙,孜孜不倦地完成各种“理想”,她曾在纽约邀请我参加嘉定区顾维钧博物馆开幕典礼,可惜由于另有会议,我虽抵达上海,却非常遗憾地无法出席那场重要活动。

行笔至此,恰好今天早晨(北京时间1月9日晨,纽约则是傍晚),杨雪兰的三个儿子在曼哈顿上东区的天息教堂举行了母亲杨雪兰的追思会,数千至亲好友、政界、文化界和商界人士在世界各地通过网络直播观看了追思会实况,共同缅怀她精彩的一生。马友友、芮妮·弗莱明、郎朗、黄英等国际级艺术家通过视频形式,以音乐来悼念自己的良师益友。马友友说,杨雪兰生前一直提醒他要随时以“智慧之眼”洞察内在,内省修身,坚毅笃行,他们两人曾共同弹奏过埃尔加《爱的礼赞》。“今天钢琴不在了,但我们不难想象Shirley(雪兰英文名)坐在钢琴前,高兴地与我一起演奏这首乐曲。”自10岁开始就得到雪兰热情帮助的郎朗演奏了一曲舒曼的《梦幻曲》向杨雪兰致敬。自2007年起多次来华演出的世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芮妮·弗莱明深情演唱了著名的舒伯特作品《圣母颂》缅怀“我的良师益友雪莉”。


马友友和世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芮妮·弗莱明在追思会上以音乐缅怀杨雪兰

《联合国宪章第一人》:父女情深谱芳华

噩耗传来当天,我打电话告诉另一位雪兰的好友、复旦历史系教授金光耀,他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顾维钧和中国外交。2000年9月由杨雪兰资助在复旦举行了国内首次研讨顾维钧的学术活动。

2018年12月8日,在上海嘉定法华塔杨雪兰主持了顾维钧博物馆开幕仪式。很多中国人因巴黎和会记住了中国对西方列强拍案而起说“不”的第一人,他也是让世界对中国说“是”的第一人——《联合国宪章》上签署的第一个名字是三个汉字:顾维钧。

杨雪兰曾谈起顾维钧和母亲严幼韵的爱情故事及顾维钧写的情诗:“夜夜深情思爱人,朝朝无缄独自闷。千种缘由莫能解,万里邮航一日程。”


顾维钧和严幼韵喜结良缘

杨雪兰曾对我说:“20世纪90年代我遇到复旦学者撰写《顾维钧传》、整理《顾维钧与中国外交》论文集,但他每次查阅材料都要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非常不方便,我觉得应该把顾维钧档案移到中国。2014年,我与哥大图书馆负责人James Neal以及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商量,历经四年,由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赞助,终于在2018年完成顾维钧档案的电子化,分别存放于北京近史所、复旦大学图书馆和上海图书馆,现在学者和读者都可以随时查到了!”说这些时,她的脸上泛着热情洋溢的光芒。

顾维钧在97岁高龄去世的当天(1985年11月14日)日记上写道:“It's a long quiet day ”(这是漫长而寂静的一天)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始终被浓郁的乡愁围绕。他不会想到,在他身后,继女雪兰与蕾孟一起将继父的灵魂带回了家。


作者和杨雪兰、金光耀、何勇、程健在哥伦比亚大学顾维钧学术研讨会上

一笔千钧杨蕾孟

12月26日刚惊悉杨雪兰去世,12月28日又接到联合国中文组组长何勇博士的微信,杨雪兰的姐姐杨蕾蒙也在今年去世了。严幼韵的大女儿杨蕾孟和二女儿杨雪兰都是我熟悉的朋友,翻出老照片无限感慨、倍感悲伤!2020年世界失去了多少精英人士!望着我与杨蕾孟、贝聿铭的儿子贝建中(哈佛毕业的建筑设计师)在曼哈顿华美协进社的晚宴合影,往事历历在目……


作者与杨蕾孟(右)、贝建中在曼哈顿晚会中

我和杨蕾孟是2002年在华美协进社的年会晚宴上认识的。华美协进社由胡适和杜威建立于20世纪20年代,2000年前后我作为纽约美华文学艺术之友联谊会会长,与联合国中文组长、纽约人文协会会长何勇博士一起每星期六在曼哈顿东65街典雅的四层别墅大厅举办《中华文化系列讲座》,那时华美协进社的董事长是美国女企业家维吉妮亚·卡米斯基(甘维珍),而董事中的名人有尼克松的女儿(艾森豪威尔的孙媳妇)朱莉·尼克松·艾森豪威尔,我们有时在年会等晚宴见面。


作者与甘维珍董事长、冀朝铸大使、刘碧伟大使、何勇博士在曼哈顿聚会

记得与杨蕾孟相识的那次晚宴,坐在我身边的是朱莉娅·尼克松和杨蕾孟,对面是宋子文的女儿和贝建中,在座的还有唐骝千。严幼韵每年生日派对的保留节目就是与女婿唐骝千翩翩起舞。


️严幼韵和家人


严幼韵在110岁生日晚会上与唐骝千翩翩起舞

杨蕾孟、杨雪兰的母亲严幼韵1905年出生于上海有名的商贾巨富严家。杨蕾孟和妹妹雪兰一样荣获了韦尔斯利大学的杰出校友奖,从韦尔斯利毕业之后在哈珀兄弟出版公司担任速记员。1970年她被任命为著名的J.B.Lippincott出版公司执行编辑,并升迁为副总裁,在她手中出版了包括风靡一时的《爱情故事》和《基辛格回忆录》等250种书籍。她是我认识的美国出版界唯一的非美国出生华裔主管。2015年曼哈顿晚会上,她把手中仅有的一本《109个春天——我的故事》中文版赠送给我,还掏出水笔签了名字,我回家一口气通宵读完,感动万分。


在联合国担任礼宾官的严幼韵


严幼韵口述、杨蕾孟撰写《109个春天——我的故事》

凝视着杨蕾孟撰写并赠送给我的《109个春天》,祝愿她在天堂和亲爱的母亲、两位父亲及二妹雪兰、三妹葸恩相聚!蕾孟,你走了,但你的文字不朽!你为母亲、为父亲、为世世代代的读者们留下的这本宝贵书籍,告诉了世人什么是宠辱不惊,诠释了古希腊哲人的名言:“永远用炽热的、宝石般的火焰燃烧,并且保持这种高昂的境界,这便是人生的成功了!”

2021年1月10日 写于三亚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朱蕊 题图来源:新华社 资料图 图片编辑:项建英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