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华东局 > 文章详情
衢州市政府大院围墙被推倒之后……愿意拆墙的机关事业单位递增至233个
分享至:
 (8)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巩持平 倪琦悦 2021-01-13 10:57
摘要:愿意拆墙的机关事业单位不断递增,一些原本在豁免名录里的也加入了

2019年末,衢州启动实施了“拆墙透绿”行动,衢州市行政中心大院首先推倒院墙,改造绿化。原本伸缩门、绿篱、铁栅栏等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郁郁葱葱的草坪和花箱。

从全国范围看,大院拆围墙算不得新鲜。近年来,湖南长沙、四川乐山、河北正定、福建三明及杭州余杭等地,都开展了机关单位拆墙透绿工作。拆墙后,有的机关大院成了市民休闲的社区公园;有的改造院内停车场成篮球场;有的地方拆了围墙之后,顺势开放了政府食堂、厕所、热水间、图书馆……总体效果上,这项举措在各地均受好评。

不过,很少有地方像衢州一样,在全市范围大规模拆墙透绿。衢州已有233个“大院”的围墙已拆或正拆,包括区县乡镇的各类机构办公大楼、机关事业单位、社区、国有企业等,一批沿街产权单位和住户也在自拆围墙。

过去这一年,有人质疑拆墙的意义,认为劳民伤财;有人讨价还价,希望拆一半留一半,拆一面留三面;还有人心里不踏实,有墙才是一个单位,有墙才有安全感。虽然困难多,但拆墙透绿在衢州,有非做不可的理由。衢州是“南孔圣地”,要打造一座有礼的城市,公共环境的开放兼容是应有之义。2020年,衢州正式提出,要打造“一座拆墙透绿的城市”。

这是衢州的一场郑重其事的实验。


衢州市行政中心“拆墙透绿”前后。 采访对象 供图



拆与不拆之间



拆大院围墙肯定是有难度的,最大的顾虑是安全问题。

衢州党政机关内部提出不少顾虑——机关单位自古以来应该就是高墙大院,显得威严庄重;失去围墙后,物业管理难,安保也难;还有人问:这样会不会出事?

2020年4月底,衢州市行政中心围墙拆得差不多了,与此同时,针对衢州国有企业、居民小区和农村围墙的调查摸底报告中,明确写道:“各企业均对在没有围墙的情况下,如何有效消除安全管理隐患表示顾虑。”

还有一些企业反映了特殊情况。比如,有的企业围墙与别家共用,没有独立处置权,或要兼顾隔壁企业的生产经营需求。还有的企业在衢州当地仅为分公司,围墙怎么拆得看上级意思,自己做不了主。

一直负责衢州市行政中心大院安保的张斌斌回忆,行政中心大院刚开始拆墙那段时间,不少人找他,问:墙拆了,会不会有小偷?万一有人来“闹事”,用什么挡?原先机关大院有2米高的绿篱,顶部加装密密麻麻的铁丝网,再有红外监控。“夜里把门一锁,觉得里面什么都是安全的。”张斌斌说。拆墙之后,保安人手不变,建起了“智慧墙”,利用好摄像头、车库车辆识别系统和刷脸系统,问题很好地解决了。

“你们的安保等级跟市委、市政府比起来,哪个更高?”衢州市机关事务保障中心副主任周世红遇到在拆墙问题上犹豫不决的机关单位,就如此发问。对方往往哑口无言。

大院拆围墙,大家基本有了共识,但具体要拆到哪种程度,有些单位仍想“偷懒”。

比如某单位,要接待群众来访,在安保和隐私问题上更谨慎,拆掉传统高墙后,还保留了1.2米高的绿篱,“左边拆了,右边能不能不拆?能不能保留一部分,挡一下?”但不允许,绿篱全部拔掉,重新设计。

去年7月,衢州市衢江区政府拆掉了铁质的收缩门,大门地上现在还留有原先轨道。区政府四周,围了2米高的钢化玻璃,按要求要把玻璃拆掉。“钢化玻璃不能回收利用,处理难度大。并且一块玻璃好几千块,拆掉也浪费。”衢江区机关事务保障中心副主任舒义禄说,他具体负责工作,透明玻璃能看得见院内绿色,倒也符合“透绿”要求,但上面给出明确要求,玻璃不能保留。

衢州市常山县政府大楼,还是上世纪60年代的样式,进大门要过门楼,因为通道矮小又狭窄,消防车进不去,被调侃为“钻地洞”。大门边还有两栋旧建筑,一栋是食堂,一栋是市场监管局直属分局办公地。在大方案的计划里,门楼、老食堂、老办公楼都要被拆掉。考虑到工程时间,也准备了小方案,仅把必要的水泥围墙拆掉。最终,衢州市里的指导意见选择了大方案。

考虑到安保问题,衢州列出了“豁免清单”,公检法机构、学校、医院等都在列。不过,随着“拆墙透绿”行动进程推进,原本在豁免名录的衢江区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衢州学院和衢州职业技术学院,也拆了高墙。从2020年5月至今,愿意拆墙的机关事业单位,从原计划的70个,增加到111个,再到160个,不断递增。


衢江区政府“拆墙透绿”前后,玻璃围墙被拆掉。 采访对象 供图。



引发“蝴蝶效应”



拆墙之后,不只少了一堵墙。

“墙拆掉后,很多藏起来的问题都暴露出来了。”常山县机关事务保障中心副主任刘汉强说,小区和政府大院一墙之隔,之前,小区网络、电力、通信等黑色的电线全部挂在高墙上,反复缠绕,蜘蛛网一样,现在,墙拆了,电线只能悬在半空。常山县政府大院依地势而建,有自然坡度,比旁边小区地势高出一些。墙拆掉后,暴露出来的不只电线,小区内违章建筑、走不通的内部道路和污水遍地的地面环境,走进政府大院的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于是,常山县政府大院的围墙被拆掉的同时,周边老旧居民小区的改造也开始了——拆违章建筑,重新铺设地面,建雨污分流的系统。

当然也有新难题,老小区里有不少居民自建的阳光房,89户居民中,只有1户不同意拆,这户的阳光房去年刚建好,花了10万元。“拆墙就拆墙,拆我的房子干什么?”他自然不肯。不过,拆围墙带来的环境变化他也看在眼里,门前道路一点点变好,原先家里想停进一辆电瓶车需要两个人抬,现在汽车都能直接开进来。他渐渐松口了:“县政府老楼都拆了,附近都弄这么好,不拆自己难受。”

还有更多想不到的改变。

拆围墙之前,衢州市行政中心与西联大厦一墙之隔,却也因为这堵墙,多年来两栋楼“井水不犯河水”。墙没了,绿篱拆了,内部道路变宽了,停车位也多了,政府机关的停车难问题得到缓解。西联大厦的生意也变好了,有人开出了洗车店,旁边的海鲜城刚开张,人来人往很热闹。

衢州市生态环境局四周原来是高高的绿篱,东侧与柏丽大酒店相邻。拆墙前,两个大院互不相通,拆墙后,绿化带中间铺设小步道,节假日期间,生态环境局大院就是柏丽大酒店的免费停车场。生态环境局大院也大变样,垃圾房重新粉刷过,铁丝网拿掉改成安全护栏,水泥路改柏油路,单位大院变成了小公园。

机关大院拆成了开放空间,拆成了绿地花园,也拉近了大家的心理距离。

现在,常山县政府大院早上8点时最热闹,送孩子上学的,早起锻炼的,还有去菜市场买菜的,都直接穿大院而过,不用再从外面绕路了。衢州市行政中心大院则成了新晋的婚纱照拍摄打卡点。

以前有人说“门难进,事难办”,如今机关大院都和大家共享了,再去办事情心里也顺畅了。一定程度上,只有政府治理能力、治理水平提升了,才能真正放心地拆墙透绿。

常山县政府“拆墙透绿”前后,门楼和危房被拆除,道路通畅。  采访对象 供图



更多“习以为常”



衢州拆围墙的力度现在更大了。

不仅是拆围墙,绿化提升方面要求更高。衢州已印发拆墙透绿设计导则,明确了很多细节,比如:透空围栏能低尽低,能透尽透,通透率70%以上,高度不超过1.8米;绿篱原则上能矮则矮,能薄则薄,高度不超过0.8米,宽度不超过0.8米。衢州还要求新建的公建项目、政府性投资项目原则上不设置新的围墙;确实需要新建和保留的围墙,要严格审批,尽可能做到低矮、通透;新建住宅小区围墙设置要求纳入土地出让条件,围墙风貌纳入建筑风貌审查,按照标准规范建设。

没了围墙,大家自然而然会萌生更多的“需求”——记者看到,有的大院铁大门被拆除后,放置了一排花箱以禁行车辆,花箱颜色选用浅棕色,和花的颜色更易搭配;有院子拔掉围墙和绿篱的空间,用来堆坡造景,石头和高低、颜色各异的植被搭配,成为城市拐角的“口袋公园”;有些大院拆了围墙,地面也重新改造过,原先铺在地上的花岗岩破损严重,改成沥青地面,更方便透水,排水坡道和地下管道也进行了优化……

不过,拆围墙的事也要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农村,围墙是村民房屋的第一道安全防护,也是与周围邻居的分界线,围墙拆了,界线不清晰,很容易产生矛盾纠纷。用绿化代替现有围墙,建设成本和后期维护费用是通透式围墙的2倍多,对一些农户而言,恐难承担这笔额外开支。此外,以白石镇草坪村为例,村里花费3年时间及大量资金打造了40多户主题为“金戈铁马”的美丽庭院,农户外墙均统一采用烽火台式的围墙,特色围墙建好不久,拆了不仅浪费资源,也动摇人心。摸清底数,分类处置,才能进一步推行好拆墙透绿。

拆墙透绿让衢州有了大大小小的城市绿地、口袋公园。此外,衢州市中心还有一片“大草原”——傍晚,衢州智慧新城大草原迎来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这是一块位于衢州市区的10万平方米大草坪。吃过晚饭后来到这里散步、聊天的市民,每天都不少。草坪所在区块原本规划是高楼大厦,衢州有意识地把规划改为绿地,大片留白,将珍贵的生态和滨水空间留出来。衢州围绕未来杭衢高铁打造的衢州新城区域,规划之初就留足了30%的生态空间,新城的体育场和游泳馆等全部“藏”在绿植之下,建筑表面设计成缓坡,可供攀爬、运动。衢州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将达到15.8平方米,超过国家生态园林城市标准。

拆墙的大气和通透,可见衢州的开放和包容。还记得2019年“五一”假期,衢州向游客和普通市民开放了政府内部食堂,提供起了18元的食堂菜,并将多个机关单位的停车场免费开放,缓解景点停车难问题。“政府能放下架子,开放资源给老百姓,那么很多事都会为民多考虑,这样的地方下次一定再去。”当时一位游客告诉记者。

如今记者再去衢州采访,市民把私家车停进机关大院,已经习以为常。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孔令君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