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突然,老李唱起了《索尔维格之歌》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孙小琪 2021-01-14 13:39
摘要:老李没有到小区门口等我。

飞机在长水机场降落,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原是有些担心的。正是下班时间,会不会堵车呢?没有。晚秋的昆明,天空蔚蓝澄澈,没有一丝浮云。道路顺,没有一刻阻塞。我要去看老李,一个小时后就到了。假如她站在小区门口,手搭凉棚等待着,就像几年前同事去看她,她就是这样站在那里等待的。

老李是我三十多年前杂志社的同事,退休后回老家昆明住。我说过几次要去看她的,是想向曾经共有的岁月致意吧。

我和老李认识的时候,她已过了知天命的年纪,供职于《为了孩子》杂志。修长的体型,依然有着年轻时漂亮的身影。改革开放初,有一段时间我们学跳交谊舞,在嵩山路三楼会议室,用砖头一样的录音机伴奏。老李当年在五七干校干农活,到河边拉纤,不小心摔了一跤,右小腿腓骨、胫骨折断。因接骨错位,后来右腿比左腿短了一公分,行动不利索了。快三音乐响起来的时候,老李站起来邀请孙毅,两位年龄相仿个性不同的前辈,很快在音乐中和谐地旋转起来,残疾的腿也没有影响她。那时我们刚刚开始学,不知何故,教给我们的旋转方向是和他们相反的,所以没人能胜任搭档。一曲终了,下一首响起时,老李又站了起来,依然只能邀请老孙。他们相扶优雅地向着一个方向旋转,总能配合好,顺畅和愉悦在空气中荡漾开来。老李素来认真严肃,不苟言笑,我在边上看着,有意外,也有感叹,在过去几十年中,他们想过会有这一天吗?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创的杂志社很困难,市妇联党组老曹书记想办法批到一辆小型尼桑二手车,用2万多元买下,运送杂志,接送客人,组织小型会议,去郊县或上海周边地区,顿时便捷起来。我们有车了,浅草绿的外壳,小面包车大小的车厢,虽然经常要修,还是沾沾自喜的。

有一次,我们去松江,五六个人坐在车厢里,一路谈笑。出行就是这样神奇,总会伴随开心和向往。如今叫诗和远方,放空或追梦,换一个场景,总有别一种体验。窗外渐渐变了模样,钢筋水泥后退,空气有了太阳照射下的气味。田野,白墙黛瓦,袅袅炊烟。安静下来的时候,突然,老李唱起了《索尔维格之歌》,是格里格为易卜生诗剧《培尔·金特》谱写的名曲。歌声悠扬缥缈,是讲究的美声。我以前没听她唱过歌,还是这样讲究的美声,那旋律在车厢里回荡,仿佛给松弛的心情涂抹了温暖和忧伤。我下乡当知青时,因为寂寞,有阵子到处找关于唱歌的书,索尔维格,就是在那时知道的。那声音,一波一波,往远处去,往高处去,好像不会有结果。后来,老李还唱了几句德沃夏克的《月亮颂》:星夜的天空上银色月光,你的光芒照耀远方。老李一定有很丰富的过去,但她几乎从不说起。

老李脾气倔,有时不好相处。老李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多年矢志不渝,直到临近退休才获批准。还是嵩山路三楼的会议室,支部大会上,老李读自己的入党申请,刚读了第一句便哽咽,及至抽泣不能继续,那一幕撼人心魄。老李是新中国成立时从昆明家乡赴京,考进辅仁大学的,后来一直在中央和地方的新闻出版单位工作,随时代起伏,这一路的磕绊,那一刻,万般滋味涌上心头。老李是认真的,她后来退休回到昆明居住,对按时交党费等一直十分认真,延续着那一份真诚。

老李没有到小区门口等我。两个多月前,李晴氛远行了。享年92岁。我站在她曾住过的现在空荡荡的房间,想象她最后的模样,春城晚秋的夕阳,从窗户外和煦地播洒进来。老李青梅竹马的丈夫老杨,给我一本他晚年写的回忆与思考,其中写道:“晴氛在辅仁大学积极参加各种活动,被选为学生自治会文体委员,1950年底抗美援朝运动中报名参军,积极组织文娱宣传活动。她用《妇女翻身解放曲》的曲调,填上自己编写的歌词,痛斥美帝国主义的侵略,讲明我国抗美援朝的必要,到学校附近的居民中去宣传演唱。当时已是冬天,天气很冷,得了气管炎,仍然坚持宣传演唱。”

1952年,时任北京日报记者的李晴氛,曾参加军委总政宣传部组建的调查组,到朝鲜工作过一段时间。晚年,老李在带外孙时,告诉过孩子这些故事。今年疫情中,已经做了父亲的外孙看到报上征集当年去过朝鲜战场的人员名单,立即想起外婆讲的故事。组织上尽责地查找核实,老李被光荣地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消息传来,老李已是弥留之际,她没能等到亲手接过纪念章的时刻。

祝贺你,老李!我想你会在意这个纪念章。我记得你的歌声,也能想象你手捧纪念章时的笑容,沧桑,却是多么亲切啊!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朱蕊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