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被拆除的庆云里,有一个和龙华二十四烈士相关的“皮货商”
分享至:
 (10)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徐锦江 2021-01-08 15:45
摘要:静安古寺附近的庆云里,一条纵横交错的弄堂,至暗时刻,革命者在此为中华苏维埃的诞生作好了准备。

轻轻的三下敲门声。

这是暗号。门刚微启。一个头戴礼帽、身穿长衫、裹着围巾、墨镜遮脸的中年男子便敏捷地闪进门来。

“谁?”胡毓秀警觉地问。

“小鬼!连我都不认识啦。”男子摘下墨镜。

“参谋长!”胡毓秀兴奋之下,脱口而出。想不到平时一直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参谋长竟会这副打扮。

“小鬼!这里不好这么叫的。”男子摇摇手,又将食指放到嘴边,轻轻地嘘了一下。

来人是周恩来。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时,周恩来亲自批准胡毓秀参加起义部队、并在参谋团工作,周恩来当时任参谋长。

“我知道了。” 这一阵,在这里工作的胡毓秀真是眼花缭乱,真假莫辨。这幢三层石库门房子表面看起来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家,实际上它是中央特科一科特意安排让林育南化名“李敬塘”以皮货商身份租用下来的。庆云里31号藏在支弄笃底(沪语,意为到底。编者注),是一排房子中面积最大的,门幅虽不宽,但异常高拔,半圆拱门中间嵌有两个对称的仿罗马柱,进门还有几级抬步,虽非豪门花园,但能租下整幢房子,也自非等闲之辈,有钱人的排场是必须的。1930年7月下旬,由中共中央、中华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以及反帝大同盟、左翼作家联盟等重要团体的代表在沪组成了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央准备委员会,简称“苏准会”。9月,中共中央在这里举行了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准备会议,由当时担任中华全国总工会代理秘书长的林育南兼任“苏准会”秘书长。会后不久,这里便成了临时常委会的秘密活动机关。林育南是“一家之主”,胡毓秀和林育南爱人李莲珍以姑嫂相称,化名李星月的李平心则是胡毓秀的爱人。


林育南

四·一二以后,党中央机关转入地下,1930年下半年,中国革命可谓风云激荡。6月,实际主持中央工作的李立三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坚持“城市中心论”,通过《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几省首先胜利》的决议案。在“左”倾冒险主义推动下,全国纷纷发动武装暴动,但以失败告终,国统区内的党组织因组织暴动而暴露,先后有11个省和武汉、天津的机关受损,7月,江苏省委在南京发动兵变失败,与此同时,各路红军也在这种瞎指挥下遭受惨重损失。上海党中央的生存环境也异常险恶,为安全起见,进进出出的人都以亲戚相称。

林育南是早期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青年团的领导人,曾任中共五届中央候补委员,为人精明果断,灵活机敏,遇事沉着冷静,善于应对。虽是“一家之主”的皮货商,却时而打扮成衣冠楚楚的学者名流,时而装扮成衣衫褴褛的工人回家,经常让胡毓秀大感意外。有一次,一个蓬头垢面的流浪汉闯进屋来直奔洗脸池,胡毓秀一把没抓住,待流浪汉洗了把脸回转身来,胡毓秀惊讶地发现竟是林育南。

“我的变脸功夫怎么样。” 林育南笑着说。

“姐夫,你可以去演川剧了。” 胡毓秀忍俊不禁地回答。

每天,他们都在这样的形势下机智巧妙地跟国民党特务周旋。


上海老地图

庆云里靠近静安古寺,从梵皇渡路和海格路交汇的愚园路往西走,百乐门那时还没有开张,美容一条街也还没有形成,北面还是一块闲地,南面沿街面却有五洲大药房、静安笔店、林美食品号、沪西书局、涤美洗染商店等五花八门的商铺,颇显嘈杂,经过一家名为“St.George’Hotel”旅馆,又是几家水果店、药店和文具店。从愚园路243弄进入,是和平路。这条路既是路,又是弄,可走通到南面的静安寺路。弄口有一家小饭店,弄内也有许多小店,从两边稀疏植有梧桐树的和平路也可以拐进庆云里,顶弧形的弄门石材框楣上有“庆云里”三个浮雕凸字,下面被“幼科徐肖图医生”横着做了广告,外门立柱也没闲着,被一家信笺纸墨笔庄做了广告。门口自是蹲着几个瘪三不像瘪三,叫花子不像叫花子的闲人,过街楼朝路口的木窗半掩着,过街楼下少不了的一个修修补补的摊位。“苏准会”所在的31号在和平路上有不为人注意的后门,但它的正门却需要沿着东西向的庆云里走到底,再沿着南北向的庆云里走到底,再打一个回车笃底,才是。而如果沿着东西向走过头,就会走到另一条叫连生里的里弄,也是既有东西向,也有南北向的通路。从南北向的庆云里走出去,是愚园路259弄,又是另一个通道。259弄出口的愚园路沿街面,也有源丰恒南货店、盛和绍酒庄和当铺、洋服号、煤炭号、成衣铺、货栈等充满烟火气的商铺,还有上海市银行第一办事处和一家叫香港的商店。31号的隔壁是德济医院,再过去,是新新大戏院,弄堂里还藏着一家浴室,有无数条小路可以四通八达跑到大马路上。陌生人走到里面,时常摸不着头脑,简直就像到了诸葛亮布下的八卦阵,就是熟门熟路的人,也不一定会知道31号里还藏着许多通到其他小路和隔壁弄堂的边门暗道。这个地方对于搞地下工作来说,委实太合适了,真正当得起“机关”二字。

“苏准会”临时常委会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起草宪法大纲和一系列法令草案,林育南与几位承担任务的同志在这里夜以继日地忙碌。

“敬塘,把你的货色拿出来看看。”周恩来走进二楼的一间厢房,对起身迎上前来的林育南说。

林育南从大橱里的几件裘皮大衣夹层里取出了草拟的文件,摊到桌上。

“维汉、弼时、代英、稼祥他们也都在,我把他们叫下来吧。”

“好,我们一起讨论讨论。”

随即,一桌人对“苏准会”起草的“一苏大会”文件,包括《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土地法”“劳动法”等法令,经济、外交、肃反等政策,以及《联合农民士兵群众的策略》等草案,从内容到形式,从总则到各个条款,开始了细致的讨论。

1931年11月,这些文件由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审议通过,在苏维埃政权的建设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而就在是年的1月17日,林育南和何孟雄、李求实等人和左联五烈士相继在东方旅社和中山旅社开会和活动时被捕,随即被巡捕房移交给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2月7日,被枪杀在龙华,即“龙华二十四烈士”,难友题壁诗云:

龙华千载仰高风

壮士身亡志未终

墙外桃花墙内血

一般鲜艳一样红


左联五烈士

如今,庆云里已被拆除,但我们应该记得曾经走过那段艰苦卓绝的路,可否在“苏准会”旧址上挂一块铭牌?


被拆除的庆云里“苏准会”旧址新貌

(题图为庆云里“苏准会”秘密机关旧影)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许云倩 题图来源:本文照片由作者提供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