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对权谋和人性残酷进行渲染与夸张,是当下历史题材创作的硬伤
分享至:
 (12)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韩元 2021-01-09 09:17
摘要:不能歪曲,不能戏说

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一场震古烁今的伟大事业,需要坚忍不拔的伟大精神,也需要振奋人心的伟大作品。

民族文化是民族认同的核心纽带、民族精神的基石。中华民族文化是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形成的,包括物质文化、制度文化、行为文化、观念文化等。其中的优秀积淀、特色与内涵,不仅是历史著作的重要内容,也值得通过当代历史题材创作来进一步表现和传播,从而真正增强民族自信与文化认同,不断提升中华文化的世界影响力。

要有清醒认识、反思精神

演绎和传播中华优秀文化,是当代历史题材创作的一个重要任务。

一方面,要在多样化、有质量上下功夫。

有观点提出,当前文艺创作存在一种“羊群效应”,看来看去都大同小异,感觉创作者有点江郎才尽了。其实,我们有很多历史题材可以拍,不都是凄凄惨惨的、风花雪月的。

关键的问题是怎么讲好故事。故事本来是好的,变成文艺作品后却失去了生命力。像一些红色经典作品,用贴近现实的、符合戏剧规律的方法去拍,把元素搞得活泼一点,是能够变得精彩的。

另一方面,对消极负面内容要有清醒认识与反思精神,不能迷失在“历史盛世”的辉煌中,更不可遮蔽或者篡改史实,从而使历史文化失去成为当代镜鉴的可贵价值。

近几年的一些历史剧,包括历史正剧、古装宫斗剧等,缺乏辩证分析与批判精神,有意无意地强化了偏见陋习。这些负面因素通过大众媒介的传播,极易误导受众的价值观,不利于民族认同的形成。如果传播到海外,还可能加深外人对中国文化的刻板认知与偏颇印象。

在中国古代社会,尊卑、贵贱、长幼、亲疏是最主要的社会关系。“礼”所辨别的就是这些社会关系的差异性,并通过对这些差异的区分和标示,来确认社会成员的身份和等级关系。差序格局固然在一定意义上有利于社会稳定,也会滋生权力崇拜、权谋争斗以及奴性思想。

但在一些古装宫斗剧中,权谋斗争的多样性、残酷性以及对利己主义的认同似乎走向了一种极致。在她们演绎的后宫生活中,地位低的拼命向上爬,地位高的拼命想要保住位子。这种对权谋和人性的残酷进行的渲染与夸张,可以说是反伦理、反文化的。

善于发现美善、看取光明

清泉永远比淤泥更值得拥有,光明永远比黑暗更值得歌颂。文艺创作的目的就是要引导人们找到思想的源泉、力量的源泉、快乐的源泉。就历史题材创作而言,要进一步提高创作者的能力,善于在幽微处发现美善、在阴影中看取光明。

一些历史题材创作之所以受到批评,很大的问题在于歪曲历史、背离常识。

举个例子,经过几千年检验下来的中医典籍和实践,具有治病救人的宝贵价值。然而在一些古装剧中,中医彻底沦为宫斗的工具,主要发挥残害人命的作用,以至于很多观众对麝香的认知基本停留在致人流产上面。这无疑是对麝香功能的误解与歪曲。《本草纲目》记载,麝香的功能是“主辟恶气”“去三虫”“久服,除邪”等,并无流产一说。现实中,天然的麝香产量很低,多采用人工合成,更不可能孕妇闻一闻就会发生流产。

放在宫斗和权谋的背景下,不少传统文化元素都呈现出负面的价值,中医如此,饮食也是如此。很多精心烹制的食物或用来争宠,或用来害人,唯独失去了养生怡目、娱人口腹的功能。

往深处来看,被遮蔽和忽视的恰恰是“仁”的思想、“和”的精神。

比如,少年康熙是非常好学的,对汉文化的仁政思想极感兴趣;顺治帝也对汉文化比较倾慕,对民生问题亦比较关注。这些情况在一些历史小说中有较为准确、生动的反映。

然而,在一些电视剧中,要么只表现帝王开疆辟土的雄心,要么只表现宫廷生活,缺乏高度,缺乏真实性,亦缺乏民生视角。

应该反映现实、观照现实

一切有价值、有意义的文艺创作,都应该反映现实、观照现实,都应该有利于解决现实问题、回答现实课题。

就历史题材创作而言,尤其要讲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自觉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并对历史文化的负面因素有着清醒的批判意识。


凌力作品《少年天子》

这里以茅盾文学奖获得者、知名作家凌力的历史小说为样本来进行分析和说明。凌力的清史小说只写了顺治、康熙两朝,足以说明作者的文化取舍。她是立足民本、民生而写封建帝王的,歌颂统一的“盛世与仁政”。

在《暮鼓晨钟》的后记中,凌力充满感情地写道:“但凡战火燃起,首先跌入水深火热中的,就是平头百姓、芸芸众生。”基于这一认识,作者感言:顺治、康熙两朝“医治战争浩劫遗留的创伤,努力实现中国传统文化长期提倡和颂扬的仁政,给中国平民百姓带来了近一个半世纪的和平与繁荣。这可算得一件‘辉煌’吧?”

但在书写“历史盛世”的同时,凌力并没有忽视历史上存在的弊政。她的小说用了很多笔墨去描写清初黎民百姓的乱离与孤苦,还写了清初文字狱及圈地政策的残酷。由此,在肯定民族国家统一的历史进程基础上,对封建统治者为了自身利益而践踏民生的行为进行了批判。

中国历史文化有权谋的底色,也有温情的伦理关系。历史题材创作不是不可以反映权谋,但不能全篇渲染权谋文化,更不能对权谋文化赞赏、美化。创作者在批判权谋文化残忍虚伪的同时,要积极弘扬真与善的一面。

实际上,在凌力的作品中也有所谓宫斗细节,但它只是用来反衬爱与宽容的。她更多的是写出了真正无功利的、互相理解的爱,包括夫妻之爱、母子之爱。

总之,当代历史题材创作不仅要认真对待民族历史,更要认真对待民族文化,不能歪曲,不能戏说。要树立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把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阐释好,提高作品的精神高度、文化内涵、艺术价值。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黄玮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