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民声 > 人民建议 > 文章详情
一年381起事故,20人死亡!“小电驴”进楼、飞线充电究竟该怎么管?
分享至:
 (37)
 (1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毛锦伟 栗思 2020-12-21 06:31
摘要:社区要想杜绝电瓶车不规范充电面临诸多难处。

今年截至目前,上海已发生381起电动自行车(下简称“电瓶车”)火灾事故,导致20人死亡,死亡人数超过前3年总和。仅8月以来,本市就连续发生3起事故,均为电瓶车充电电池所引发,累计造成12人死亡。小区里常见的电瓶车停在楼道里充电或飞线充电,已成为社区安全的严重威胁,规范迫在眉睫。

一个好消息是,12月11日起,《上海市非机动车安全管理条例(草案)》开始征询公众意见,意味着上海非机动车管理已进入立法阶段。其中,禁止电瓶车在楼道内停放、充电已作为防范电瓶车火灾事故的主要措施写入。

但具体到社区,要想杜绝电瓶车不规范充电,更面临诸多难处。比如,申城不少老小区空闲地方捉襟见肘,如何腾出地方安装集中充电装置?又比如,集中充电点有了,如何让居民愿意走几步路、花一点钱去集中充点电充电?


社区安装智能充电桩空间在哪

上海电瓶车保有量约1000万辆,实际使用量约800万辆。充电是市民生活中的高频事项,一些小区里,居民未必不想安全充电,而是小区里没有集中充电设施。

为了解决小区内“飞线充电”乱象,宝钢八村利用小微空间探索解决非机动车充电的难题。12月14日,记者前往宝钢八村实地探访。


△宝钢八村门口,道路清爽干净。

一走进小区南门,记者看到每幢楼的门洞前都划出了3米左右的非机动车停车位,自行车、电瓶车排放得整整齐齐。29号楼前,墙上有个方方正正的盒子,这便是“门幢智能充电桩”。左侧闪烁的红色数字对应着下方5个插座,投币、刷卡或扫码后,按下与插座对应的白色编号按钮,便可开始给电瓶车充电。刚刚接孙子放学回来的李大爷告诉记者,每充4个小时才收费1元,“真的不贵,安全方便多了。”

始建于1978年的宝钢八村,2018年,小区“美丽家园”改造结束后,整个小区面貌焕然一新。然而,“飞”下来一根根凌乱交缠的电线,让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张和贤忧心忡忡:“看着不美观不说,还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为此,居委会一边在楼下宣传栏张贴告知书,宣传飞线充电的危害,一边上门劝阻飞线充电的居民。这期间,张和贤没少被居民回怼:“你有地方让我们充电吗?”为此,居委会联合业委会、物业多次召开会议,还向居民征求意见建议,最终确定在小区现有的3个公共停车库选址修建集中智能充电桩,交由物业统一管理。


△图为已安装了集中充电设施的公共停车棚。

2019年初,52个充电桩安装成功并正式启用。本以为集中充电桩装好后,飞线充电现象能够大大改观,结果居委会巡查发现,仍有大量“飞线”存在。“经过排摸,竟然还有133户拉线充电,而充电桩的日均使用数只有33个。”业委会主任反馈了居民的意见:52个充电桩难以满足300多户用车居民的需求,同时覆盖范围十分有限,只能方便到住在附近的居民,距离车库稍远的居民仍旧选择“省事”的方法。

如何扩大充电桩的覆盖范围?再新建集中充电场所必须要破坏绿化、占据机动车停车位,势必会遭居民反对。反复盘算公共空间,只有每个门幢口旁3米左右的空间可以“开发”了,能否加装“门幢智能充电桩”?设想提出后,物业先后联系了十来家智能充电桩安装公司,总算敲定了一家愿意尝试安装小型充电桩的公司。“门幢旁墙面是居民家的不能装;有电表箱、煤气管道的不能装……”最终,89个门幢有77个符合安装标准,安装资金则由业主大会征询后动用公共收益解决。


△门幢旁,电瓶车正在使用充电桩充电。


△墙上挂着的“便民充电管理站”。

2020年6月1日,“门幢智能充电桩”正式投入使用,385个门洞充电桩和52个集中充电桩充分满足了居民电瓶车充电的需求。如今,小区里飞线充电的现象几乎不复存在。


劝阻“飞充”怎么才能有效

近年来,上海将小区新增电瓶车充电设施列入了政府实事工程,截至今年11月13日,就已有733个小区新增了集中充电设施。但记者走访发现,集中电充设施闲置现象普遍,充电陋习难改。

位于虹口区大连西路250弄的西南小区就曾面临这样的尴尬。这个有2000余户居民的老公房小区,内有菜场、商业网点、学校,出租率高,电瓶车数量庞大,充电安全问题突出。居民们告诉记者,早在2017年,小区就曾借着“美丽家园”建设改造了非机动车停车棚,加装了智能充电站。或许是因为入棚停车每个月要缴纳20元停车费等原因,小区飞线充电现象仍然严重。为了劝阻居民们,小区所在的两个居委会之一的“曲二”居委会组建了一支由楼组长和退休老党员组成的“监督员”队伍,每天在小区内巡逻,看到飞线充电即上门劝阻。曲二居民区书记王国霞认为,阻止乱象还得用好居民自治,由居民来劝阻居民效果更好。

12月15日,记者在西南小区转了几圈看到,每个门幢前都停着几辆电瓶车,但的确未看到飞线充电现象。西南侧的一个车棚内,尽管是白天,4台智能充电站前停着不少正在充电的车辆。一位居民告诉记者,由于充电位有限,不少居民正利用白天“错峰充电”。“不让飞线充电,小区也要提供足够的充电位置”,王国霞称,小区中央绿化长廊已在改造为集中充电处,预计会新增150个充电停车位,“我们有信心彻底杜绝飞线充电。”


△虹口区西南小区的停车棚内,不少居民正利用白天“错峰充电”。

同样是劝阻,徐汇区田林十二村则打出了“组合拳”。12月15日,记者来到田林十二村。老小区内,南北两侧各有一个具有蓝牙门禁、人脸识别、烟感探头、消防喷淋的智能车棚,可停放约220辆电瓶车。居委会、物业、辖区派出所合作,还出台了一套劝阻飞线充电的办法:首次发现,拔线敲门劝阻;二次发现,拔线将充电器收至居委会,居民领取时再次劝阻;三次发现,则将充电器收至辖区派出所,由民警对居民进行谈话教育。“有民警出手,再加上充电器被收走确实不便,劝阻效果很好。”田林十二村居委会书记赵国庆说,今年小区又在41个门幢前全部增设了小型充电车棚,“门幢口就能充电,居民们自然更不会飞线了。”


△田林十二村不久前又在每个门幢口增设小型充电车棚,让居民在家门口就能充上电。

在西南小区不远处的曲阳大楼小区,“价格杠杆”成了最有效的手段。曲阳大楼小区有高层和多层,以前楼道充电和飞线充电现象同时存在。可如今记者在小区里看到,位于多层楼下方的地下非机动车停车库整洁明亮,一辆辆电瓶车整齐地停放在划设好的100个车位上,由智能充电站管理充电。小区所在的玉四居委会书记张卓称,地下非机动车库由业委会动用小区维修资金改建,免费提供给居民们停放,居民只需支付0.2元一小时的充电电费。她说,“要提高集中充电的吸引力,不收费很关键。”


△虹口区曲阳大楼小区的地下车库整洁明亮且不收费,对居民颇具吸引力。

而在申城不少高层小区,如今也用上了名为“梯控”的技防硬手段。在虹口区东五小区,居民董老伯向记者演示:一辆电瓶车推入电梯后,电梯门顿时卡住,同时响起广播,提醒发生“不安全乘梯行为”,必须要将“电瓶车移出电梯”;而若僵持不动,电梯还会严厉地提醒居民已“长时间影响电梯运行”。东五小区业委会主任黄国平说,将电瓶车图片输入后台,电梯一旦检测到电瓶车就会启动控制程序,“不仅解决了充电安全,邻里之间为了电瓶车上下楼红脸的事也少了……”


△东五小区居民董老伯正在向记者演示“梯控”的效果,电瓶车推入电梯后,电梯门顿时卡住。


△加装“梯控”设施后,虹口区东五小区电梯的显示屏上,显示近30天电瓶车进入电梯为“0次”。

记者走访的这些小区,虽探索了不少经验,但社区管理者依有不少困惑。东五小区业委会主任黄国平说,对小区少数屡劝不改的飞线充电“老顽固”,该怎么处理?如玉四居委会书记张卓说,在小区挖潜安装智能充电桩时,需要调整绿化。方案征询时,因为两位居民反对,最终不得不放弃,这样的矛盾有没有好的化解办法?

对此,上海市委党校现代社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兵教授认为,电瓶车充电乱象是社区治理中的难点问题,要通过立法执法进行“硬治理”,也要通过自治实现“软治理”。要将集中充电设施的安装、电瓶车充电管理等事宜纳入小区自治。比如,充电桩应该怎么配置、如何分布、谁来管理、如何收费、应配置怎样的智慧管理手段等等,社区管理者应充分听取居民意见,再一起优化方案、多方协商。居民区党组织和居委会要搭设平台、牵头协调,发挥楼组长、志愿者作用,协同业委会化解矛盾。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毛锦伟
评论(1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