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排队参观毛主席乘坐过的客轮
分享至:
 (2)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柴焘熊 2020-12-19 13:20
摘要:于是,过道里,门槛上,栏杆边,船尾处,到处挤着买了散席票的人,每个航班起码得装一千五百多人。如果放到现在的话,从安全的角度讲,超载这么多人,早就要受到处罚了,但那时没有办法,这么多知青在崇明,进岛出岛可是个大问题啊。

在长江隧桥未开通以前,人们进出崇明岛靠的就是客轮了。岛上南门、新河、堡镇等几个码头,有船和十六铺的大达码头及吴淞口的吴淞码头相连。早年间,由于乘客比较少,一天仅只一班而已,早晨从十六铺大达码头出发,经停吴淞,再分别在崇明堡镇、新河和南门港停靠。下午再返回。

由于当时的崇明新河港没有轮船码头,客轮只能停在较远的江面上,再用木船将旅客和货物驳运上下。20世纪50年代初的一天,发生了一次驳船倾翻的事故,一下子有十多位乘客丧生和好多崇明土布的布卷飘落,由此就叫停了新河的靠驳。后来,来往崇明和上海市区的人越来越多了,客轮也就从一班改为两班。特别是在1958年崇明从江苏南通划归上海后,乘客更是增多,于是也就有了以吴淞码头为始发的航线。这时候的船只,因为属于市轮渡公司,因此取名都为市轮几号几号,后来又改称过沪航几号几号。

到了20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后期,有大批的知识青年到崇明农村插队和到国营农村劳动。市区与崇明之间的客流陡增,特别是节假日,那种普普通通的小型客轮根本无法满足运输需求。要是在冬春季节遇上迷雾和夏秋季节遇上台风,可是要命的事。码头上挤满了等候迷雾散去或台风警报解除的人。重新开航时一下子乘客实在太多,只能连续加班。市里有关部门还有过调度长江轮船公司的大客轮来支援的事情。但是因为吨位太大,停靠码头不方便。只能在重大节日时偶尔为之。

记得我当年碰到过一次,搭乘的是长江航运公司的东方红405号轮,这是毛主席曾经在视察长江时乘坐过的。那天,船上的乘客可以排着队从他老人家住过的房间经过,还能在各自所带的《毛主席语录》扉页上盖一枚参观纪念章呢。

再后来,由于申崇航线的乘客实在太多,尽管船班已经改为堡镇南门每天各三班,但仍班班满员爆棚,连最下面的、黑幽幽的统舱内,也席地而坐着满满当当的人。在此情况下,崇明岛吴淞的航线开始引进了载客量大一点的双体客轮。当年在崇明农场待过的知青,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这种轮船了。

说起双体船,它是指由两个单船体横向固联在一起而构成的船舶。两个船体内各设一部主机和一个推进器。连接两个船体的强力构架称为连接桥,上设较多舱室,具有稳定性好、安全舒适和操纵灵活等优点,常用作中、小型客船和渡船。但因为它的结构复杂,摇摆周期短,中间体结构较弱,不宜远洋航行。作为通往崇明的交通工具,航行的时间其实也并不短。吴淞码头到堡镇港要七十分钟左右的航程,到南门更要近两个小时。加上两边公交车的中转等候,差不多要花上大半天的时间。因此,那时节崇明人到市区开一次会,总要连头搭尾花上三天。

上海市区至崇明的航线虽然引进了双体客轮,也只能说是杯水车薪而已。它仅有六七百座位,再加上散席,也只能容纳一千多人。十多万知青在崇明啊,光轮休回上海的,每天得有多少人。由于每天去市区的人多,船的班次又少,因此能买到座席票的人可算是额角头碰到天花板了。令人不解的是,轮船公司在出卖座席时却不对号,因此船舱内常常有这样的奇葩现象出现:有人抢先进内后,就四仰八叉地躺在长条座椅上,霸占住好几个位置,留着给熟人,往往弄得有座席票的人无法正常入座,只能早早地买上票后在候船室待上一两个小时,等候放客。上船后为争座位吵骂之事常有发生。后来采取了对号入座的方法,才得以解决。为满足乘客出行需求,轮船公司还售卖散席票。虽然那票也带着一个席字,票价又和座席一个样,但是乘客得自己找寻地方安置自己。于是,过道里,门槛上,栏杆边,船尾处,到处挤着买了散席票的人,每个航班起码得装一千五百多人。如果放到现在的话,从安全的角度讲,超载这么多人,早就要受到处罚了,但那时没有办法,这么多知青在崇明,进岛出岛可是个大问题啊。

这一千多的乘客下得船来往中心城区,靠的是一条51路的公交。它的起点站在淞兴路尽头。这条连接码头和车站的淞兴路街道,那时可没有现在这样宽阔,比较窄,还是弹格路面。好在其时还没流行拉杆箱,要不一二千米的路程颠簸下来,箱子恐怕早就散了架。没有经历过当年乘船从崇明回市区的人可以想象一下,人们从双体客轮上下来,这么多肩扛手提大包小包形成的队伍,行走在狭窄的街路上,该是一道何等蔚为壮观的风景。由于开初客轮一天仅仅是上下午各一个航班,上午的航班到达吴淞码头,正是午饭时刻,因此那条路上的几家饭店,如实验饭店、班溪酒家等,总是坐满了吃饭的旅客。更为夸张的是,几乎每一个吃客的后面都有人立着,等已经开吃的人吃完后好立刻接替。好在那时在饭店饮酒的人不多,至多一二杯散装的啤酒而已,站在后面等吃饭的人能很快地替补上去。

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里,农场的绝大部分知青回到了市区,崇明南门新河堡镇也有了车客渡。高速客轮也引进到了申崇航线上,窗明几净的客轮让人有了空乘航班的感觉。特别是长江隧桥开通后,除非重大的节假日,乘轮船进出崇明,远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倒是自己驾驶车子来回往返,会时不时地遇上堵车,那也是幸福的烦恼。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苏唯
内文图:新华社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