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公务员论坛 > 文章详情
中国外交官告诉你:看似风光的驻外工作,会面临哪七大危险?
分享至:
 (22)
 (1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峰岭 2016-09-01 06:01
摘要:看似风光的外交官驻外工作,也面临着未知的危险。

 

当地时间30日早晨,一辆携带炸弹的汽车冲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并在使馆区内发生爆炸,造成至少3人轻伤。袭击者当场身亡。这告诉国人,看似风光的外交官驻外工作,也面临着未知的危险,本文为大家盘点外交官驻外的七大危险。

 

NO.1 风云突变的战乱

 

“外交工作表面看起来就是送往迎来、会见会谈,但实际上并不仅限于此,国际局势时时都在变化,任何事情都会发生,而外交人员就处在这种变化的第一线,每个外交官可能都会在其外交生涯中不止一次地面临危及生命安全的险情和考验。” 这是2003年中国外交部赴伊拉克复馆小组孙必干大使接受采访的对话。

 

在几十年的外交生涯中,在上世纪70年代他常驻动荡的也门,经历了五次政变、两次总统遇害事件;80年代他在利比亚体验了美国B-52重型轰炸机低空轰炸的黎波里和班加西港的惨烈;90年代海湾战争期间他在利雅得,面对伊拉克“飞毛腿”导弹发射到离中国使馆直线距离仅500米的惊险……

 

近年,在战乱地区发生在外交官身上的安全事件同样屡见不鲜:2013年日本驻也门大使馆的一名30多岁男性外交官在上班途中遭武装集团袭击并受伤;同年阿塞拜疆驻利比亚大使与夫人外出途中被抢劫,其车辆以及个人物品都被抢走。

 

“就着炮声吃饭,枕着枪声入睡。”是丁梦莹在《90后女外交官的战火青春》一文中记述的。影片《驻叙利亚外交官们讲述:我们为何在战火中坚守?》,讲述了2013年叙利亚反对派迫击炮弹落入使馆内的情况。在战乱国家,政府军与反政府军的较量往往是长期而持续的,在到达不可逆转的临界点之前,外交官代表着国家利益而必须坚守在一线。

 

代表国家: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南苏丹

 

危险指数:★★★★★

 

NO.2 糟糕的城市治安

 

在历年全球城市安全指数排行榜上,中国城市往往居于前列。中国人民很难想象在世界安全指数后20%的国家是怎么的生活状况?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平均一周就要发生一起自杀式爆炸,而在南非开普敦平均每天发生6起凶杀案,每4小时就有一人被杀。

 

英国一家知名网站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外交官与矿工、维和士兵被认为是当今社会三大最危险的职业。“外交是一份危险的职业。你不可能指望关起门来,用外交辞令和其他政府的同行悄悄交谈。”美国前驻肯尼亚和危地马拉大使普鲁邓斯·布什奈尔如是说。

 

2014年10月,常驻南非的一名摩洛哥外交官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的家门前被歹徒袭击当场死亡;2011年卡塔尔驻巴基斯坦卡拉奇的外交官遭不明身份枪手抢劫;2003年,瑞士女外交官在新德里遭强奸。

 

一名曾在“世界十大犯罪之都”工作过的外交官这样说,“当我来到这里开展工作时,他们提醒我这里治安不好,抢劫、凶案经常发生。后来我发现,在这里你可以知道哪里有危险,但永远无法确定哪里是安全的。抢劫可能就发生在你3小时前开车经过的路上,而爆炸也许就是你昨天会面的场所。”

 

代表城市: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巴基斯坦卡拉奇、南非开普敦、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刚果(金)首都金沙萨

 

危险指数:★★★★☆

 

NO.3 可怕的传染病

 

在中国驻非洲的使领馆中,有超过70%的馆处于流行病多发地区,主要疾病包括疟疾(打摆子)、伤寒、霍乱等近20种。以疟疾为例,部分馆的发病率高达100%,因环境艰苦体质下降英年早逝者不乏其人。

 

据介绍,在艰苦地区工作的人员需长期服用防病药物,而多数药物具有副作用,对人的肝、肾损害严重。中国原驻几内亚使馆参赞李建国,在几内亚工作的三年中,他平均每半年患一次疟疾,最严重的一次一个月有15天在输液。由于使馆人手少,长期过度劳累损害了他的健康。2004年2月,他在工作时突发心肌梗塞,以身殉职,年仅48岁,这离他完成任期即将回国还剩下不到10天。我驻中非大使张文斌长期在非洲工作,2001年回国休假时发现患上肝癌,返馆前夕病逝。

 

崔永乾大使在中非工作3年时间内,患了近10次疟疾,最厉害的时候连续两个月全身不停地“打摆子”,也因此得了“单打冠军”的雅号。后来,他的夫人也在一个月内连续打了两次摆子,夫妻俩被戏评为“混合双打冠军”。原外交部长李肇星在非洲工作的时候,也得过疟疾,他曾说过:有的年轻外交官第一次打摆子,难受得直喊“妈”,听得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危险指数:★★★★

 

NO.4 超倍的水污染

 

除了涉及人身安危的风险,我们的外交人员还面临另一种肉眼看不见的危险,那就是严重的用水污染等。中国驻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南亚、海湾、东欧、拉美等地区的许多使领馆饮用水质极差。

 

尼泊尔水中的砷物质,也就是大家熟悉的砒霜超标4至5倍。中国驻尼泊尔使馆前大使孙和平曾提到,解决我驻尼使馆的水质问题是历任大使的重要工作之一。据卫生部门检测,尼泊尔饮用水里含有锰、铁、砷等大量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我使馆打的井深达300米,抽出来的水仍然浑浊不清,呈深红色,经过过滤之后,呈褐色。孙大使说,我使馆一位青年人来这里工作不久,头发就掉了一半,他后来转到别的国家工作之后,头发又恢复了正常。据尼泊尔官方统计,该国每年有2000余人因饮用水中毒而死亡。

 

危险指数:★★★☆

 

NO.5 窒息的高原

 

中国驻外使领馆中海拔在2200米以上的有玻利维亚、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也门、厄瓜多尔、哥伦比亚和墨西哥使馆。高原上紫外线辐射强,缺氧严重。中国驻玻利维亚前大使张拓表示,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海拔3600多米,机场海拔4150米,因此,玻利维亚被称为“外交官的坟墓”。张大使说,中国使馆工作人员经常因高原反应而突然晕倒。

 

在玻利维亚,一些中国馆员常感胸闷,有的患周期性头疼症,上下楼呼吸困难,上三个台阶就要停下来歇歇。中国使馆的每个办公室都备有氧气瓶以防万一,并且使馆每位工作人员的床头都配了一个吸氧机,能够让他们在睡觉的时候解决吸氧困难的问题。此外,中国外交人员没有更多的娱乐生活,更不能从事体育锻炼甚至不能大声唱歌。据介绍,巴西使馆的一名外交官在踢足球时,突然心跳加快,心脏支撑不住,当场猝死在球场上。

 

危险指数:★★★☆

 

NO.6 不可知的核辐射

 

放射性污染涉及到我驻乌克兰、马其顿、白俄罗斯等馆。核污染主要发生在东欧和西亚,由海湾战争、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及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等引起。核泄漏和在战争中投掷的贫铀弹对环境造成严重的放射性污染。而无论核辐射污染到今天如何得到缓解,对于需要长期生活在当地的外交人员身体的影响都是不可知的。

 

危险指数:★★★

 

NO.7 极端气候

 

撒哈拉沙漠以南以及其他赤道附近国家常年高温,如贝宁、加纳、吉布提等。西亚北非地区普遍高温、干燥,如苏丹、沙特、阿联酋、科威特、伊拉克等国。北欧地区则是另一个极端,冬季漫长,缺乏日照。

 

科威特夏季极其漫长,从4月下旬到11月上旬都为夏季,正午时分的平均温度可达到50℃左右,而地表温度高时可达到80℃-90℃。整个夏季滴雨不下,异常干燥。中国驻科威特使馆馆员曾表示,他刚来时不习惯科威特干燥而炎热的天气,每天起床都会流鼻血,嗓子干得说不出话来。他曾接了大约半盆水放在卫生间里,一天后,水竟然被蒸发得干干净净,“真有点恐怖,就好像有一台热风机在你身边吹。”

 

冰岛接近北极圈,雷克雅未克是世界上位置最北的首都。冰岛从每年10月到第二年4月均为冬季,平均日照约为4个小时,而漫长的黑夜对于长期生活于此的外交人员身心健康影响极大。时任中国驻冰岛使馆政务参赞杨峻崎曾说,由于缺乏日照,加之冰岛是由火山喷发形成的,其土壤不适合植物生长,因此在郊外看到的只有苔藓和石头,有点像月球的地理环境。由于没有植被,这里的气候恶劣,常常狂风大作。

 

危险指数:★★★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评论(1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