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北京新发地一分为二,河北市场迎来短暂的春天?
分享至:
 (22)
 (7)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肖彤 2020-08-12 10:25
摘要:一半是北京新发地在原场地周边开辟的临时交易区,另一半是70公里外位于高碑店市的河北新发地。

果商觐海霞在新发地卖葡萄。谈起市场,却对记者讲起了馒头——“原先一笼馒头20个人买;现在分成两笼,每笼只有10个人买。”

她口中的两笼馒头只是个比方,说的是新发地市场一分为二:一半是北京新发地在原场地周边开辟的临时交易区,另一半是70公里外位于高碑店市的河北新发地。

投资规模巨大的河北新发地成立于2010年,建成之初便定位承接北京农批市场的首要平台。河北新发地的农副产品物流园项目介绍开门见山:可以为北京做两件事:一是吸纳北京30万人口转移,二是每年减少进出京车辆1000万辆次。

投入运营5年来,河北新发地市场设施完善却始终难以撼动北京新发地的地位。但疫情给一度平淡的河北新发地带来改变格局的机会。

北京新发地市场依旧暂时休市。佳农门前,一位建筑工人正在焊接钢管。 文内图片均 肖彤 摄

两个市场

6月13日的疫情防控发布会上,北京市卫健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说,已于当日凌晨紧急暂时关停市场,并全面进行卫生整治和环境消杀。暂时休市期间,原在市场内交易的蔬菜和水果移到指定的5个临时区域进行。2个月过后,北京各行业已加速复苏,新发地市场却依旧是当时的模样。

在北京新发地临时交易区,露天的黄土地上成排停着各式货车,货车尾部打开门,门外搭起成排红色凉棚作为摊位。这里最初相对空旷,但随着商户陆续结束隔离开始复工,临时交易区变得拥挤。

交易区外,多辆大货车在路边停放着。商户告诉记者,每辆大型货车进入市场必须经过临时指挥部的批准。有的商户进两车货,只拿到一个车位,就把另一辆车停在路边,一车货卖完再换一车开进来。记者还目睹了交易区内两位同乡因挪车引发的争吵:一位摊主希望另一位摊主挪一下车,另一位坚决不肯,说挪车转一圈再回来,车位就没了。每天上货的时候,堵车特别厉害。一辆车在不上货的情况下,进来再想出去,最少一个半小时。北京新发地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开放的只有几处周转区,是否全面开放还要等待通知。

多位商户告诉记者,大约超过六成原新发地固定商户选择离开,其中不少商户迁往高碑店。从北京新发地市场沿京良路、京港澳高速向南1小时车程,就是位于高碑店的河北新发地。占地2081亩的河北新发地农副产品物流园原本相对空旷,几座水果交易大厅、蔬菜交易大棚之间有宽阔的停车场地。如今,原本宽阔的停车场中已停满了各式大货车,货车尾部支起一处处临时摊位,来进货的小皮卡、面包车在场地中穿行。

河北新发地已建成数年,只是一直不温不火。2015年初,北京提出疏解非首都功能,其中一类疏解对象就是区域性物流基地和区域性批发市场。2016年,北京发改委曾表示,以部分搬迁的形式对新发地进行减量升级,迁出仓储物流、过境转运等功能。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还表示,新发地市场还会逐步转移出一些加工产业。这部分功能迁入了河北新发地,其官网称:新发地农副产品物流园项目是首个投入运营的北京外迁产业,项目计划建设集农产品展示交易、加工配送、冷链物流、电子商务于一体的农副产品交易集散中心。

在河北新发地经营多年的果商杜老板告诉记者,如今这般红火的景象两个月前并不常见。他指着路旁一排露天摊位说,以前这一道根本没人,卖桃子都在大厅里,没有露天摊位。现在这里的摊位,超过三分之二都是从北京新发地过来的。

“现在这些客户也都是我们带来的。这里之前辐射范围不大,客户大多是河北周边的小批发商,数量不多。”一个月前从北京新发地转战河北的果商觐海霞说。

觐海霞经营季节性水果,春天樱桃,夏天葡萄,秋冬橙子。她的果商生涯开始于20年前的北京海淀四道口果品批发市场。2006年该市场停业后她来到新发地,得益于大量的客源和稳定的需求,事业蒸蒸日上。没几年,她攒钱买下了冷藏车,不再像从前几家合用一辆货车。逐年上涨的摊位费侧面证明了她家生意红火:初时1辆车300块钱一个月,后来涨到几万块。她入驻河北新发地的原因一个是隔离结束时北京的临时中转区已没有空位,另一个是高碑店距离北京新发地不远,人气正旺。

河北新发地,几个工人正在卸货。

选择题

曾经堪称巨无霸的新发地市场供应北京市70%的生鲜蔬菜和水果。日吞吐4万吨果蔬中,还有超过一半供应华北其它省份。如今,相距70公里的河北新发地和北京新发地遥遥相望。

市场“一分为二”,中小商户的选择题并不好做。在原先超大规模的批发市场中,几乎每家商户的固定客户同时包括北京和外省市的批发商。但现在,来自北京的批发商、小摊贩大多倾向在位于丰台的原新发地开辟的临时交易区进货;外省市批发商则主要选择在高碑店的河北新发地进货。商户们无论选择哪里,都必然流失一部分原先的固定客户。

果商赵亚涛留在北京新发地的临时交易区。见到他时,一车西瓜已经卖完。他皱着眉说,这车西瓜已经卖了3天。他接着算账道:每斤西瓜挣1毛钱,一车货1.8万斤,毛利也就1800元。由于货物损耗较多,粗略估算,这车瓜赔了1000块。疫情爆发前,他每天卖出一车西瓜,现在平均每天卖出8000斤。8000斤西瓜毛利不到1000元,再算上工人吃饭、住宿、西瓜多放一天的损耗,以目前的销量基本不赚钱,只能做到勉强维持。

他认为,京外客户锐减是销量不佳的主要原因。从前他的固定客户中,京外客户占到一多半。疫情爆发后,东北、内蒙古、山东山西等外省市批发商一方面担心疫情,一方面觉得市场拥挤,不愿进京进货,纷纷转去高碑店市场,他因此流失不少固定客户。

迁往河北新发地的觐海霞与之相反。她认为,自家葡萄走货量小的原因是因为路途较远,流失了北京的小摊贩、京郊批发商等老客户。往日里,她的规律是晚上11点钟上货。大约0-3点,北京郊区的二级批发商前来进货;上午,外地批发商前来进货。下午来的只有北京市内的小摊贩,他们只要缺货,随时会来进货。

如今,市场里北京市内的小摊贩寥寥。下午3点,她见市场里前来进货的客户实在太少,便草草收摊。

经营蒜苔生意,固定客户以外省批发商为主的杨老板觉得,从北京新发地迁往河北新发地对他的工作并无影响。“来高碑店不是我选的,完全是跟客户走。”他说,他的客户中,张家口方向、青岛方向、内蒙古方向都有。因为北京新发地疫情和交通的问题,河北新发地之前很平淡。但目前,这里是最大、最便利的市场,客户选择高碑店是大势所趋。

下午3点,觐海霞见市场里前来进货的客户实在太少,便草草收摊。

新机遇

河北新发地原本辐射范围较小,批发商大多是省内商贩以及少量外省批发商,市场对精品水果、蔬菜的需求不高。由于北京疫情,不少高品质果蔬交易由北京转移至河北新发地,给原河北新发地商户带来新机遇。

正是卖桃的季节,杜老板说,这个市场以前人气不旺,走货量很小。他还记得第一次在这里卖货,一车桃卖了三天,2块钱上的货,到第三天降到1块多才卖完,赔了不少钱。“以前这个市场多是周边打游击的,走货量小,都来上便宜货,还杀你价,卖给他们不赚钱的,上好货的又没人来这个市场。”他认为,客户质量的提升同样给市场带来新活力。两个月前每天只敢上半车货,现在市场人气暴涨,一天能卖一整车货。

同样是原河北新发地果商,朱老板正在调整思路,跟上市场新形势。小背心大短裤,他坐在小马扎上眉头微皱。他的葡萄是“300里地以内最好的货”,以前“货来了就是疯抢,一上午一车卖完”,现在却有些卖不动。

为什么呢?“客户来了,一问就走,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这样告诉记者,现在一边干一边琢磨,却怎么也琢磨不出个门道。他卖的巨峰葡萄,2块钱上货,以前卖到2.5元,现在2.3元也不好卖。“我们的葡萄原来是市场里的高档货,现在市场里客户多了,好货也多了太多,我们的货成了中低档。小摊贩来上货时,一般先找点好货,再上一点便宜货。所以货比我们好点的好卖,差点的也能卖。”

朱老板夫妇的葡萄现在不好卖,他们现在一边干一边琢磨。

短暂的春天

疫情给一度冷清的河北新发地带来改变格局的机会。借北京商户外迁机遇迅速繁荣的河北新发地能否趁机崛起?特殊情况下形成的“两个市场”格局前景如何?目前来看,这些问题仍悬而未决。

河北新发地正在努力将高碑店打造成农产品进京的“桥头堡”。据其官网信息,受北京疫情影响,河北新发地农副产品物流园内交易量激增。河北新发地设立了5000万元保供专项基金支持商户资金流转。河北新发地还联合首农集团成立“首农·河北新发地首都保障供应办公室”。首农集团将依托在北京下游商超、电商企业的进行分销。河北新发地集团总裁魏树俭表示,“按国家发改委统一部署,我们将继续发挥上游产地的货源组织能力,汇集全国所有主产区一手货源,将全国各产地农产品集中运送到河北新发地,根据北京实际市场需求,保障农产品源源不断的输往北京。”

对于河北新发地的雄心勃勃,河北大学经济学博士米新丽认为应该谨慎看待。米新丽博士期间曾经多次调研过河北新发地,发现市场园区、冷库等各项硬件设施都很完善,但受地域所限,交通不如北京方便。此外,北京新发地多年来形成了相对稳定的销售渠道难以撼动,因此近年来新建的河北新发地辐射面积远低于北京,商户的盈利情况相比北京新发地也差距较大。

疫情给一度门前冷落的河北新发地市场带来改变格局的机会,河北新发地能借机留住从北京外迁的商户吗?记者采访多位从北京迁往河北的商户发现,他们目前大多在市场周边的旅馆、酒店住宿,极少有人在附近租房。一个月前来到河北新发地经营苦瓜批发生意的王国亮告诉记者,在周边旅馆、酒店整月租住,费用只比租房稍高一点,但更灵活。“这里住房、吃饭等生活成本比北京低,但是市场规模比原来小,走货量也不如从前。要是北京新发地重新开了,我还是会回去。”

北京新发地临时交易区显得有些拥挤。

米新丽认为,目前“两个市场”的格局是特殊情况下的产物,仅从经济学角度考量,批发市场分开之后综合竞争力必然被削弱了。从规模经济的角度考虑,我国农产品现状是小生产、小流通,农产品批发市场是农产品流通领域规模扩大、资源整合的产物。随着农产品流通规模扩大,交易的数量和品种增多,批发市场可以对货源进行补充和调整,也可以在市场内固定区域进行特定品种的农产品交易。这变相提高了交易的规模,降低了多种经营带来的风险。

批发市场还可以将农产品生产者、运销者、消费者纳入同一市场,节省搜寻交易方的成本。通过农产品批发市场的规模增长、影响范围扩大,巩固了市场占有率,整体降低了通过农产品批发市场的供应链成本,也降低了单位农产品流通所需要的成本。因此,批发市场的规模越大、运行管理水平越高、辐射半径越广,其运行成本越低。

“未来市场的变动我们批发商也说不清,我们一直跟着市场走,只能说以后客户去哪我们去哪。”杨老板笑着说,看似处变不惊。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评论(7)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