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法治 > 文章详情
烈日下的江河湖海,这群上海人驾驶防弹艇乘风破浪,跟死神赛跑!
分享至:
 (32)
 (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邬林桦 2020-08-04 11:52
摘要:危急时刻,他们纵身跃入波涛滚滚的黄浦江抢险救人,与死神赛跑。

昨天14时,上海中心城区室外气温飙至35摄氏度。烈日高悬,黄浦江江面热浪滚滚。阳光照在水波上,折射的粼白光晃得人发晕。站在公安巡逻艇的甲板上,潮热的风从四面包裹而至,用身处蒸笼比喻并不为过。

进入逼仄的船舱,尽管开着空调,但体感仍觉闷热。果然,挂在舱壁上的气温计显示,机舱室内温度接近40度。这就是李勤的工作环境。

一次巡逻航程最短2小时,最长10小时,稽查走私、幽灵船只;其间还要反复进出机舱室检查十多次——对52岁的李勤来说并不轻松,“每次都全身冒汗,衣服湿透”。危急时刻,他便纵身跃入波涛滚滚的黄浦江抢险救人,与死神赛跑。

伏夏时节,李勤和同事们经受着高温炙烤,奋战在打击水域犯罪和抢险救援第一线,时刻守护上海水域安全。

窒息是什么感觉?艇上待5分钟就知道了

起航前,李勤一头钻进机舱室,按例对船艇的动力系统和仪器仪表进行检查。

 每次起航前,李勤都要仔细检查机舱室各类设备

“要确保机器表面无泥沙和无关工具,保证油、水、电符合要求,还要检查机器的主要部件是否正常,开关是否断开等等。”事无巨细,一一核查,一圈下来,李勤身上的警服已被汗水浸透,原本的天蓝色变成了深蓝色。

李勤身材瘦削,鼻梁上架着一副细脚眼镜,脸上没什么肉。在高温炙烤的环境中工作,想胖也难。

发动机轰隆作响,巡逻艇驶出停泊码头。李勤一手掌握着船舵,眉头微蹙目光紧盯水面,观察往来船只。他脚下的黑色警用皮鞋规规矩矩地踩在一块木质脚踏上。脚踏不比一块电脑键盘更宽,如果没有脚踏,双脚就只能悬空。

5分钟后,记者的喉咙干得像是被黏住了,身处逼仄的船舱被窒息感包裹,胸口一阵阵地发麻。

哪能不闷?李勤扬扬眉毛,说:“船舱玻璃是防弹的。密封性好得很。”

这天,李勤驾驶的是水上公安支队111艇。这是上海水上公安服役中的三艘防弹快速运兵艇之一。外壳由强化铝合金制成,夹层是防弹凯夫拉材质,船体可抵御一般步枪子弹。最高航速35节,从卢浦大桥警用码头出发,7分钟可到达外滩水域,15分钟抵达杨浦滨江;60分钟可南下金山区,90分钟直抵淀山湖。

10米开外,一艘运砂船驶过,带动的浪涛让我们的船艇剧烈起伏、震动。记者站不稳,紧紧抓住驾驶座椅背。

李勤不觉得晃,“早就习惯了”。“艇上也晃,办公室也晃,不晃还不习惯了。”长年在黄浦江上来回巡逻,接警救人。值班时,吃、住都在卢浦大桥下的浮船坞里。浮船坞也是晃的,照样睡觉过夜。都说晕船的人难有胃口吃饭,但民警说,吃了早饭,晃啊晃啊帮助消化,中午上岸都饿得慌,平时吃二两饭,下了船能吃四两。

李勤已经跟船打了30多年的交道。当兵时就在陆军船艇某部服役,一路从轮机兵干到队长,把部队里船艇相关的岗位都轮了一个遍。2009年转业,李勤舍不得离开船,选择进入当时的水上公安局巡(交)警大队,一晃已经11年。如今,他担任公安水上支队船保组的警长,除了巡逻,主要负责支队23条船艇、摩托艇的运维保养工作。

根据规定,船艇航行期间,每隔半小时就要下机舱检查一次,尤其要防止发动机过热。多年的经验加持,老法师自有过人之处——发动机的温度有多高,李勤用手就能摸个大概。摸发动机也有技巧:“手掌要弯曲并拢,手心朝上,用手指关节处轻触机身,不容易被烫着。”

水上巡逻要做什么?找出黄浦江里的“幽灵船”

执行水上安全巡逻任务并不容易。

跟陆地上的公安机关由不同警种承担不同领域的管理职责不一样,水上巡逻支队要负责检查过往船只的配员情况、消防安全及驾驶资质等,还要检查货物、打击走私,相当于集合了陆地上治安、交警、消防、海关等多警种、多领域的功能。

每天,有近1000艘船从长江口水域进入黄浦江,水上巡逻布勤24小时不间断。巡逻中,李勤和同事要对过往货船进行抽查。最苦的还是夏天。有的船只货仓里既没有空调也没有电扇,在闷热的环境里完成人员和货物信息复查后,往往又是一身汗。有时,检查一艘货船就要个把小时,高峰期抽查完十几艘货船,天都黑了。

除了人工检查,越来越多科技手段的应用,进一步织密了城市水域安全防控网。李勤面前的指挥台的面板上,AIS(船舶自动识别系统)和雷达同时亮起,监控屏上清晰地显示着一串编号和方向坐标,与江面上开过的船只一一对应。“如果一艘船开过来,但是AIS却没有显示有船经过,这种情况就比较可疑,需要登船检查,可能是正在走私的‘幽灵船’。”李勤说。

一旦发现“幽灵船”,民警就会通过打开警灯、喊话等方式指挥船只就近停靠进行登船检查。“当然,也遇到船只不服从指挥试图逃跑的情况,我们就会呼叫增援,出动应急处突艇和水上摩托艇进行围捕。想逃,没那么容易。”

从去年12月至今年4月,港航公安局共破获11起非法船舶走私案件,查获走私柴油3600余吨,白糖700余吨,查扣涉案船只10艘,抓获涉案人员51人,涉案金额达3100余万元。

由于水上情况多变,开船不仅要有过硬的技术,还要依靠丰富的经验。尤其遇到暴雨、台风、大雾等极端天气,驾驶船艇的难度会成倍提升。李勤的徒弟张峥坦言,很多时候他忽略的问题,师父都能想到。“比如靠船检查,相隔老远,师父就会先观察对方船只吃水情况,从而选择合适的速度靠近,合适的距离停船。”如何更精准细致地完成这一套动作,张峥还在学习和摸索之中。

李勤和徒弟张峥(资料图)

即便是老法师,李勤也经历过惊魂时刻。在一次返航途中,黄浦江面突起大雾,李勤在驾驶舱看不到船头,能见度可能不足十米。按要求,能见度低于100米时,所有船舶必须靠码头停航。“我当时驾驶的是队里最大、排水量388吨的指挥艇,需要避开来往船只,找到最近的码头,在最短时间内停航。”情况突发,李勤立刻切换航行模式,并通过海事电台掌握水面船舶动态,进行雷达导航。一系列惊险又老到的操作后,船艇才顺利泊岸。

最艰巨的任务是?这件事必须克服

救援落水者,是水上巡逻支队民警最常碰上的突发事件。“夏季是人员落水事件高发期,各有各的原因……对我们来说,每一次水上救援,都是在和死神抢时间。”说起水上救援,李勤不无感慨。

国际上医疗救援向来有 “黄金4分钟”的说法:心脏骤停4分钟内施救,存活率可接近50%,超过4分钟则会造成不可逆的脑损伤,即使救活也可能陷入植物人状态。水上巡逻支队共有5艘驻守在黄浦江核心水域的公安巡逻艇,为的就是能在第一时间处置突发事件、投入救援。

“值晚班的时候,只要办公室的警铃一响,我们就跟消防队员一样条件反射,马上跳起来,拿上装备,开快艇赶到事发地点。”李勤说,就在上周,深夜时分一名男子酒后失足落水,接到报警后。民警火速驾驶搜救艇赶到落水点,成功将男子救起。

“失足落水的只是极少数,大部分都是感情、家庭等原因想不开,意欲跳江轻生的。”李勤叹了口气,接着说:“有些人还会乱抓乱蹬,拒绝救援甚至导致施救者被困……”

水上救援的难度远比想象的大。江面情况复杂,潮位变化不定,行驶在水中的船艇也不像汽车能随时刹车,停船前要预判惯性的作用,寻找恰当的位置关闭轮机——太近了,螺旋桨可能伤到人;太远了,救生设备又够不到人。“要让巡逻艇停在下风口、落水者下游又不能离落水者太远的位置。既要保持距离,又不能离他而去。”李勤这样形容。

水上救援要求既要快又要稳,经验丰富李勤就是最好的掌舵手。“救上来过不少人,也有很多遗憾的时候,没跑过死神。”李勤很是唏嘘:能被救上来的人,还能后悔,重新珍惜第二次生命,有人却再也没有了后悔的机会。

为了增加水上救援的成功率,水上巡逻支队民警不仅平时要参加假人拖带、游泳测试等训练,还要掌握游泳救生和急救技能。支队共43名民警和文员,八成以上都获得了救生员资质,剩下的人员也正在积极参加各类救援专业培训。据统计,今年上半年边防和港航公安民警成功救起22名落水者。

水上巡逻支队民警救援落水者(资料图)

最隐秘也最艰巨的任务,是打捞浮尸。“一般人很难想象浮尸的状态,尤其是夏天,尸体浸泡在水中,腐蚀程度很高,无论外观还是气味,对民警都是极大考验。”李勤告诉记者,很多尸体都呈僵直状态,打捞难度极大,一次可能要一两小时,“过程中需要保持极大的细心和忍耐力。”

新进来的年轻民警最怕打捞浮尸,一靠近就望而却步,李勤也曾有过同样的感受。“最难的是克服心理关。”他总会开导年轻民警:每具尸体代表着一个曾经的生命,他们也有家人有朋友,不管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个结果,找到尸体,也算是他们的家人一个安慰,做了一件善事。随后话锋一转:“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必须要克服恐惧。”

今年5月19日,原上海市公安局边防总队和港航公安局,合并成立了上海市公安局边防和港航公安分局。如今,水上巡逻支队负责的水域版图越来越大,李勤和同事们的巡航范围从黄浦江延伸到长江及近海,管理的船艇也越来越多,工作任务更加繁重。“不怕!年轻同志不是流行说‘乘风破浪,披荆斩棘’嘛!”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评论(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