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20户租客抢1个厕所,外来务工者涌入上海金星村后还在拎马桶、上旱厕
分享至:
 (15)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车佳楠 2020-07-31 18:07
摘要:金星村位于金汇镇工业区,居住在此的外来务工人员约在6400多人。

“政府花大力气整治河道,这些租客却将粪便污物直接倒在河道里,实在令人气愤。”奉贤区金汇镇金星村村民向“解放热线·夏令行动”反映:部分村民将房子对外出租,但却没有配备厕所,部分租客只能用马桶或痰盂,并将粪水倒入河道。

租客为村庄带来收入,村民本该拥有更高品质的生活。“美丽乡村”倒退回“拎马桶”的情形,说明这本经济账并不好算,不少新的矛盾正在村里发生。如何处理租客和村民的共生关系,是摆在管理者面前的一道难题。


村民空房纷纷出租

金汇镇位于上海市奉贤区中北部,北与闵行区、浦东新区交接,金星村则位于城乡结合部区域,吸引了不少外来打工者租住。7月29日,记者驶入金汇工业路,沿路厂房林立,顺着“金星村”的路标拐进一条2米宽的小道,出现了一栋栋粉刷一新的民宅外墙。据介绍,2017年,村中主干河道完成整治,水岸垃圾得到定期清理,连深入村宅家门口的村级河道也焕然一新,装点上多彩的水生植物。

记者随机走访了金星村5组。这里的民宅大多为两层,每家每户的前院都做了硬化路面,并留有区域种植农作物。523号的大伯称,自家早就用上了抽水马桶,上下两层楼各一个。他指了指房屋一侧的排水管,“喏,都是儿子请人帮我们安装好的。”居住在526号的一对夫妻告诉记者:“抽水马桶是有的,但过去是直排,现在可不行了!”原来,去年,村里又做了截污纳管工程。

攀谈中,这对夫妻说,孩子们都搬到了闵行,他俩更适应乡下生活,就留在了村里。空出来的一个房间对外租给了附近工厂的工人,每年就有3000多元的租金收入。不过,由于屋子里没有厕所,他们将宅前的小储物间改成了一间没有淋浴设施的“淋浴房”,方便租客自己提水桶来擦洗,“总比在屋子里弄得一地水要好些吧。”打开储物间另一侧的门锁,自行车、木材等杂物一角有一扇上着锁的门,“这里就是租客们用的蹲厕。”夫妻俩不好意思地说。

不过,526号的大伯强调,蹲厕也是按照要求接到污水管道的。他带着记者来到储物间后方,指了指管道走线方向和化粪池所在的方位,“化粪池是我自己挖的,得有三道过滤,才能连接到污水管。”作为房东,夫妻俩还得负责每天的厕所清洁工作。

能看出来,526号在有限的条件下,为租客提供了一个独立的公共如厕空间。类似情况在金星村十分普遍,年轻人离开后,村里许多民宅都处于闲置状态。近两年,金汇镇拆除了一批违法建筑,职工宿舍也一并减少,工厂周边租金便宜的民宅成了不少工人居住的首选。但便宜的租金意味着较差的生活环境,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厕所都是一种奢望。


△村民家门口张贴的招租广告。


 有村民在储藏室里用彩钢板临时开辟出一处蹲厕。


20户租客“抢”1个蹲厕

张女士原本住在闵行某小区,一个月租金2000多元。她的儿子在虹桥做生意,丈夫在张江工作,一周才回来一次。为了节省开支,她今年搬到了金星村529号。每月租金仅200元,15个平方米,没有厕所。和她一起租住在此的还有其他19户租客。

推开529号的木门,眼前两层楼的农舍围了一圈,租客们在空地上正坐着聊天。“附近没有路灯,那天我在门口撞见那么长的蛇,吓坏了。”张女士用手比了比1米的长度,但最难适应的就是要和其他人共用一个厕所。她指着一扇小木门,门把手的位置仅仅系了一根电话线。推开木门,一个废纸篓,一个蹲厕和水箱,备好了冲洗的水缸。


△529号村宅里的大院。


529号村宅里住着20户租客,共用1个厕所。

“早上是排队高峰,上厕所都得等着,憋急了有人会跑到后面小树林解决。”听罢,一楼的一位租客抱怨道:“我要打开窗户通风,老公让我千万别开窗,指不定看到什么不雅观的情况。”怕半夜急用,入夜之前,租客们纷纷在屋里准备好小痰盂或塑料桶,第二天再倒到厕所里,“确实有租客会跑到河边倒掉,顺便清洗下。”

一些没有出租房子的村民抱怨说:“一早上,他们拎着痰盂盆走到河岸,眼睛眨也不眨地将污物倒入河道。”“看见真是要呕的,我绝对不会去河里洗菜洗衣服的。”“拎着马桶滴滴落落撒一地,味道太大。”

记者观察到,民宅附近有多处污水窨井盖的标识,说明不少村组的污水总管已经铺设完善,化粪过滤池也具备。只要房东出资,每家每户都能接入污水管网系统中。但现实是,有些房东为了尽可能开掘出租房源,压缩了厕所的数量,最后靠低廉的价格吸引租户。


为多出租一间屋子,房东在外自建旱厕

524号的徐大伯在附近工厂做后勤,十多年前,看到厂里有大量外来打工者,他萌生了做房东的想法,率先在村里建造起两层楼、占地300平方米的农宅,成为14家房客的房东。

俩夫妻每天早上8时上班前,要打扫厕所;晚上6时从工厂下班,回家要为租客烧热水。原来,靠南的上下6个房间都带有厕所,靠北的8个房间则没有厕所,也没有淋浴设施,洗澡全在屋里完成。依据方位和条件的不同,一间房的租金从200至500元不等。

穿过一处天井,一楼的一处厕所仅容一人弯腰站立。被上了锁,意味着有指定的使用者。步入二楼,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屋子里,抽水马桶比常见的矮小很多,与洗漱水斗仅一堵矮墙相隔,水斗的另一边便是一张床。

没有厕所的租客怎么办?徐大伯又带记者走到后院,这里是一块堆放木材和废弃家具的区域。他用砖块堆砌了简易的墙体,又架设上木梁和彩钢板防雨。往墙角走,打开一扇低矮的铁门,粪臭味立即扑面而来。徐大伯指了指地上凸起的水泥平台说,“下面是我自己挖的化粪池,对面的木板后方就是茅坑。


△村民自建的旱厕。

为了少让租客们在如厕时受蚊虫叮咬,徐大伯在化粪池前还安装了移动纱窗门和轨道。记者问,为什么不空出一间屋子来做公共厕所?徐大伯辩解:“外面也是我的地儿。”由于茅厕属于违法搭建,村委已勒令停用拆除。记者又问,租客上不了厕所会往河里倒粪水吗?徐大伯则说:“我们肯定会和租客说好的,不能乱倒,要倒在茅坑里。”


高峰期外来人口达1.2万人,管理难度大

金星村党总支书记黄长官告诉记者:村委得知租客往河道倾倒马桶、房东建造旱厕的情况后,立即对房东和租客进行教育和告知,要求拆除旱厕,并在出租屋内增建抽水马桶,生活污水必须通过污水管网处理。

据介绍,绝大多数村组在2009年完成了截污纳管,尽可能实现污水管道接到家家户户门口。实在没有条件接通的,则就近建造化粪池。施工队会帮助居民接管到家门口,入户的接管还需村民自己完成。乡村的环境保护和卫生意识相对薄弱,存在部分村民拒绝纳管的情况。

金星村在高峰时期入住外来人口为1.2万人,近些年开展违法搭建整治后,外来务工人员约在6400人,租房需求仍然旺盛。“人一多,管理的难度和压力就大了。”村委会在不断劝说各位房东,既然通过出租的形式牟利,就要配合村委会的管理工作,不能光收钱,门前门后的环境卫生就撒手不管,“只有条件好了,租客才会更愿意租,租金也可以增长。”

拆除违法搭建,是为了腾出更多的空间注入新的产业动能、翻新乡村面貌。而远郊工业的生命力正来自于这些平凡的外来务工者,如何能为他们留住一个宜居的去处,愿意留在乡村、建设乡村,需要基层党组织结合自治、法治、德治,探索出一条乡村治理之路。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车佳楠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