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今警方通报“来某某失踪案”细节 生活在流言内、真相外的普通人近日不安生
分享至:
 (21)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郑子愚 2020-07-25 11:45
摘要:他们这几天,不安生。

7月25日10时,杭州警方召开“杭州江干来某某失踪案”新闻通气会,通报案情细节:犯罪嫌疑人许某某,男,55岁,浙江绍兴人,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某某产生不满,于 7月5日凌晨,在家中趁来某某熟睡之际将其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网传许某某“侦察兵退役”“在小区物业工作”“熟悉小区和楼道的监控,刻意躲避监控”和“利用隔壁空置房进行分尸”等说法,均与所查证事实不符。


小区东门。

7月5日,杭州来女士失踪后,浙江杭州三堡北苑4幢802室成为真相孤岛。7月17日,失踪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关注。此后的数日,一批又一批网红过境,用流言在孤岛周围掀起风浪。毗邻孤岛而居的是一群普通人——三堡北苑小区的居民、保安等。

他们这几天,不安生。

居民不敢下地下室

筱阿姨心中不仅担忧暂未浮现的真相,更多的是害怕流言肆虐。

她年过六十,回迁至三堡北苑已有多年,大孙子12岁,小孙女7岁,尽享天伦。晚饭过后,她习惯下楼散步,与三五邻居唠唠家常,这也是一日之中闲暇的时光。

今年的降水还较往常多些,事情也比往常多些。碰上了梅雨季,不适合露天活动,筱阿姨就会乘坐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散步。

7月17日,媒体报道,杭州三堡北苑一女子,自7月5日来失踪10多天,至今杳无音讯。

新闻很快发酵,受舆论广泛关注,网上也流言四起。

有网友仅凭媒体播出视频片段揣测,“监控里拍到一个男子下半身,这说明,是有人扛着来女士躲过监控”“失踪的来女士是被人绑架,经过有监控盲区的地下室,被送离小区,而且是有人接应的”“早一点排查,来女士生还的可能就多一点”“听说过黄延秋和蓝可儿的事情吗”“尸体也有可能被强酸化了”。在网上一些捕风捉影的渲染和分析下,地下室俨然一个吞人魔窟般的存在。

看到手机资讯平台的推送,这时筱阿姨已经不敢一个人乘电梯去地下室了。

好在7月18日,杭州出梅。天气放晴,虽然闷热,但也可以去小区围栏之隔的三堡乐园散步,不用烦心地下室到底是不是那个网上分析结论里的魔窟。


来女士所住大楼。

筱阿姨发现,从18日开始,小区附近的生面孔变多了。有人举着话筒,有人扛着摄像机,还有人直接用手机拍摄,更多的就是站着围观的人。她猜测,其中可能有一两位是媒体记者,面孔在本地的一些综合类电视新闻上看到过,但有些拿着手机,直接进入小区4幢和地下室,也不知道他们拍什么。

筱阿姨手机上收到的推送次数越来越多,观点越来越离谱。围观小区的人多了,“多少有点不舒服”。后来,她了解到,这些围着小区的生面孔里,有些就是年轻人嘴里的网红,有的特地从外地赶来直播,为的或许就是带观众们看看小区建筑结构,为“断案”提供“准确性更高”的素材。


23日下午,小区门口围满了围观群众。

记不清18日还是19日,警察来到筱阿姨家中,对茶几底下、床底、冰箱里的每一格都仔细排摸搜索。她心里清楚,警方的搜寻工作是必须支持和配合的,只是小孙女问起警察为什么到自己家来,这该如何解释?筱阿姨想了一会儿说道,小区可能有小偷来过了,就让警察叔叔们看一下。

可小孙女又问起,为什么小区楼下有这么多人呢?筱阿姨一时语塞。

“案子不破,记挂着;案子破了,才安心。”对于就发生在身边的失踪案,筱阿姨还要靠一些自我安慰来消化。散步时,她向别人求证,“世界上是不是没有能把人化掉的化学品?”

“就电影里有。”

“哦!我说呢。”

同行的路人打趣:“你觉得人去哪儿了?”

筱阿姨憋了一股气,厉声说,“肯定是被外星人抓走哩。”

保安对居民展眉,对陌生人怒目

小区南侧有一处铁门,连接三堡乐园。最近,疫情趋缓,本因防控而锁上的铁门重新开启。筱阿姨和三堡北苑的居民无需再绕行300米,可直接从小区进入乐园。

20日,小区居民和保安不堪其扰,封闭了小区,不让陌生人进入小区。小区南侧的铁门,不设岗亭,无法再派人力驻守,只能重新上锁。


小区与三堡乐园铁门被上锁。

一纸封闭令,吹凉了网红的热情,却没能让保安放松紧绷着的弦。小区保安见到生人依旧立马警惕起来。

这般严防死守,恰似回到了疫情期间,然而这次防的不是新冠病毒。

此前,来女士离奇失踪引发网络关注,不少短视频自媒体、网红近日屡屡造访来女士所住的小区,拍摄楼道、地下室、住户等,甚至还开启了直播分析事件。对于进进出出的生面孔,小区居民和保安不堪其扰。物业干脆严禁所有生人进入小区。小区东门和北门增派人手,逐一盘查出入小区的行人、车辆。


北门保安对小区进出人员逐一盘查。

22日开始,小区内陆续来了数辆吸污车,清理化粪池。在紧挨来女士所住4幢的道路上,站着数名身穿红色志愿者制服的工作人员和两名警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经此出入小区的居民纷纷绕道。东门保安不得不站在下风口,躲无可躲,遇到小区外人拍照,他捂着鼻子,下意识地逃避镜头。


小区化粪池作业,空气中弥漫恶臭。

在场的媒体记者,有的自报家门、出示证件,一再表示自己不是那种蹭流量、博关注的网红,但保安依旧不肯放行。只是确认了身份,保安也终于肯吐露一二,“也不是为难你们,只是上面(物业领导)有规定”。三堡北苑里的居民大多是回迁到小区的,本就是村邻,互相认识,保安不少也是附近小区的居民,大伙儿相处融洽,“以往小区生活很安静的,进出小区的人也不太管。就是这几天,有些网红搞悬疑、搞娱乐,这不是损害我们小区形象嘛。”保安说。

在三堡北苑外的围观群众里,不乏附近小区的居民。

22日,小区抽粪作业当晚。东门外,散步小憩的人扎堆,你一言我一语,“喏,(事发的)就是楼上灯笼旁边那家,802”“失踪那女的相貌姣好,53岁,就是有点白头发”“把命作没了”“呸!别乱讲”“男的二婚头,诸暨的”。

人群中有人提问:“事实究竟是怎么回事?”

无人接话,闲聊在尴尬中戛然而止。

小区外的很多人都没注意到,当晚6时50分许,来女士丈夫许某身穿黑衣,手上拿着一份A4大小的文件,健步出小区东门右拐,穿过人群;四季青派出所位于路的尽头。约30分钟后,来女士丈夫原路骑共享单车返回,又一次穿过围在东门口的人群后,进入小区。这也是来女士丈夫最后一次被人看到出现在小区门口。

“散了吧,散了吧。人是越围越多的。”看到人群中有人对着小区内拍照,保安顿时化身怒目金刚,指着拍摄者说道:“你再拍,我把你手机撅了,信不信。”

有主播把镜头对准化粪池直播

三堡乐园北侧是一处小土坡,3米之外是三堡北苑的围栏,围栏另一侧就是小区化粪池所在,也是失踪案22日、23日两日的焦点。

23日上午9时,有消息流出称,小区化粪池找到了来女士尸体。不久之后,杭州江干公安分局政治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相关说法是谣言,具体情况以官方通报为准。

上午10时,一女子在小土坡上录下现场视频,边录制视频,边还配上了同期声:“刚刚网上说了,‘失踪女子在化粪池找到了’是谣言。你们想呀,如果尸体昨天就找到了,今天为什么还要抽呢?”说着,她按下发布键,将录制的视频发在了微信群中。


一女子在小土坡上录下现场视频。

23日上午,与来女士有关的消息在网上大肆流传,消息几经反转,让人晕头转向。“杭州失踪女子案后续”迅速登顶微博热搜榜。

下午3时50分,短视频平台上出现一场直播,主播叫小贝,镜头对准楼下化粪池。下午4时13分,小贝的直播被短视频平台强制中断,原因是“展示不适宜直播的场景”违规。2分钟后,小贝立刻发布违规处罚截图,还补上了一句:“不好意思,断播了,有新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发布。”

讽刺的是,短短20分钟的直播,小贝的粉丝立马从1.7万上涨到了2.4万。

整场直播,小贝获得的点赞量超过4.7万。

23日下午3时50分,短视频平台上出现一场直播,主播叫小贝,镜头对准楼下化粪池。


小贝的直播被短视频平台强制中断。短视频平台截图


小贝直播画面。短视频平台截图

17日晚,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胡柯刷到了“来女士失踪”的视频,“当时就觉得是起意外,没过多关注。”只是后来,网上不断有人在分析,而分析出来的观点越来越离谱,“什么强酸化尸水、抽粪就能找到凶器、卜卦知道来女士就藏在居民住宅里。还有关于亚文化的争论。这些从逻辑上都是站不住脚的”。或许是出于自己职业的敏感,自己实地调查的、出自警方、来自权威媒体,只有这三个渠道,胡柯才会采信。

“我不拍什么短视频。这种时候乱拍、搞直播就是消费事件。不能吃这种流量,人血馒头。”

23日白天,关于来女士的消息不断反转,真相呼之欲出又未出,勾起胡柯的好奇心,“自己一定要来现场看看”。晚上6时,胡柯来到三堡北苑外,设想着能够发现一些站得住脚的真相。

外人无法进入小区,三堡乐园是最接近化粪池的地方。此时,化粪池已被编织袋围起,从三堡乐园的小土坡上已经没有了化粪池视野。胡柯只能就地找点可能有用的线索,小土坡上倒在地上竹子,切口很新。“难道是因为警察之前的搜索?还不足以证明。”胡柯自言自语。

不乱问、不乱拍、不乱猜是胡柯围观的准则。


胡柯在小土坡上观察。

7月23日,杭州失踪女子来女士已失踪19天。当晚9时,杭州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目前案件侦办取得重大突破,失踪女子已遇害,其丈夫许某某(男,55岁,杭州籍)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江干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月24日上午,杭州大雨。

雨过,来女士家属在化粪池边痛声哭泣。

人群围观。“小贝”在短视频账号中发了现场视频。网上,“起底杭州失踪女子丈夫”的声浪盖过“杭州女子失踪的可能真相”的热点,真相依旧莫衷一是。

警方的通报中还提到:“根据案件侦办进展,于近期召开新闻发布会。”再等等,或许就能从泥沼里抽身了。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筱阿姨、胡柯为化名;文中图片除标注外,均郑子愚摄)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郑子愚摄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