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暴雨后“瀑布”要流四五天!祁连山南路地道多次整改为何积水难除?
分享至:
 (43)
 (8)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毛锦伟 2020-07-16 17:45
摘要:至少在2013年时,普陀区防汛办就承诺,在当年年内解决祁连山南路铁路下立交的积水“顽症”。

今年的梅雨季节,令在祁连山南路盛源科技园上班的祁先生倍感“漫长”。原因在于他每天上下班必经的祁连山南路铁路下穿人行地道长时间积水,深时没过脚踝,浅时打湿鞋袜。公司和地铁站各在地道一头,虽近在眼前却只能望水兴叹,“区区几十米,有时穿身正装没带拖鞋,只能叫辆车才过得去。”

祁连山南路是上海市普陀区西部的一条南北向主干道,10多来年,“积水”几乎是这条路被提及时用得最多的一个词,这条路也是上海市排得上号的积水“老大难”路段。为改善积水问题,普陀区不断地在祁连山南路多个路段实施排水改造工程。而至少在2013年时,普陀区防汛办就承诺,在当年年内解决祁连山南路铁路下立交的积水“顽症”。如今一晃7年了,积水问题为何仍积弊难除?

解放热线·夏令行动开始后,根据多位市民的反映,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前往祁连山南路铁路下立交进行了调查。


△图为祁连山南路铁路下穿地道。


地道一下大雨就挂“瀑布”

7月10日上周五,申城已经连续两天没有下大雨,仅在零星时段下了些小雨。但这天下午,祁先生给记者发来了一段现场视频。视频中,祁连山南路铁路下穿地道南端出口处,挂着一条宽约2米的“瀑布”,积水正哗哗地从上方冲下来,水流激起水花四溅,路人纷纷避之不及。停雨两三天仍见此番情景,着实让人惊讶。可祁先生称,今年6月下旬梅雨季节起,地道里几乎天天是这样。


△祁连山南路铁路下穿地道南端出口处,挂着一条宽约2米的“瀑布”。

祁连山南路铁路下穿地道位于真南路和绥德路之间,地道上方是沪宁铁路。地道的北端,是轨交11号线祁连山路站;地道的南侧,则分布着盛源科技园等多个园区,大量企业进驻。因而,从地铁站2号口出站后,沿祁连山南路西侧,穿过地道是上班族必走的通勤路线。

7月10日夜间也飘了些小雨,11日上午,记者来到祁连山南路铁路下穿地道。从地铁站出来,只见祁连山南路非机动车道上,半人高的隔离栏杆隔出了不到1米宽的路面,便成了人行道。沿人行道往地道方向走,头顶上方首先出现的是正在施工的金昌路。一过金昌路,哗哗水声传来,地道到了。地道上方是铁栏杆围起来的沪宁铁路,中间是车行道,两侧是非机动车和人行道。哗哗声是从地道人行道的墙边传来的,或许是多日不下雨,此前出现在视频中的瀑布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墙上多处开孔处、墙体的连接缝处正汩汩地往外喷出拳头粗的水柱,流入下方的一条导水槽,进而流入地道深处的排水沟。地道内平坦处地面可见浅浅一层积水,驻足观看时,几辆电动自行车飞速驶来,积水飞溅,瞬间泼了记者一身。地道内长期积水的痕迹直观可见:多处长满青苔,非常湿滑,一股长期阴湿带来的腥臭味挥之不去……


△一场暴雨后,祁连山南路铁路下穿人行地道长时间积水。


△地道内电动自行车驶过时泥水飞扬,常会溅得人行道上路人一身。

7月15日一大早,申城大雨蓝色警报。记者再次来到祁连山南路地道:地道内以及道路上已有明显积水,上班族往往得在地铁口换上拖鞋、挽起裤脚才敢下地道。地道北侧,此前墙上见到的水柱多了几根、也粗了不少。一根高处的水柱喷涌出来后,击打在下方的黑色排水管上,飞溅到了路面上。来往路人称,地道内人行道积水难退正是因为下雨后形成的这些大大小小的“瀑布”冲刷所致。


△水柱喷涌在路面上,是地道内人行道积水难退的原因。


那么多水究竟哪儿来的

“一场大雨后,瀑布和积水要持续好几天,园区上班的人和附近的居民深受其害。”在盛源科技园上班的周女士说,地道内“瀑布”冲击飞溅的水、电动自行车驶过扬起的泥水以及地下的积水,对穿过地道的人形成全方位的“夹击”,一不小心就会淋个全身湿透。园区里有不少外企,上班常要求正装皮鞋。穿皮鞋显然无法趟过积水,不少人只能先穿着短裤、凉鞋来上班,到了单位简单冲洗后再换上一身正装,极其麻烦。


△地道长期积水让附近园区上班的人深受其害。图为盛源科技园的一名上班族正在地铁口换鞋子、挽裤脚,以备蹚水过地道。

而据祁先生回忆,前几年,祁连山南路地道也时常积水,但往往只会在大暴雨后短时间出现,且很快就会退掉,像今年这样长时间流“瀑布”的情况第一次出现,即便在大太阳的天气,哗哗的水仍然在流,“感觉周围的水都在往地道里灌,大家都想不通,这些水哪儿来的?”


△即便停雨几天后,地道墙上的排水孔仍哗哗地往外流水,地上可见长期积水产生的青苔。

地道上方就是铁轨,“瀑布”和积水是否与铁轨有关?7月15日上午,记者又来到位于地道东侧的“祁连山南路北地道泵站”,该泵站的设立,正是为了第一时间排除地道的积水,保障畅通。泵站工作人员带着记者来到泵房,只见井内并无积水。原来,记者到达前泵站4台水泵已开启过,将地道内管网汇聚的雨水排入周边河道。泵站工作人员称,当天的雨并不大,只是持续的时间比较长,据测算雨量每小时仅11.4毫米,并不会给排水系统造成任何压力。

记者问及人行道和非机动车道上方的“瀑布”和积水,工作人员斩钉截铁地回答:“是铁路沿线的积水。”他形象地称,一旦下了雨,祁连山南路地道上方就好比顶着一个游泳池,游泳池的水必须经由地道的排水系统排走。今年6月17日,铁路部门曾找到泵站,理由是铁路沿线出现积水,影响铁路安全。泵站工作人员18日凌晨待铁路运营结束后从江桥工务段进入铁道沿线查看,发现铁道两侧漫长的排水沟内确实积水满溢。这些积水顺着排水沟,一直流到了地道上方四个角的蓄水池,水一部分渗入土体,形成地道墙面上大大小小的水柱;一旦积水过多无法及时排出漫出挡墙后,就形成了宽阔的瀑布。为什么几天流不完?“从外环线到祁连山路1公里多长度的铁道,积水量可想而知。”


△图为铁道两边的排水沟,沟内积水长时间无法排空。


不能“按下葫芦浮起瓢”

祁连山南路地道已经不是第一年出现如此情景了。记者查阅相关新闻发现,祁连山南路地道早在2005年起就已出现了严重的积水。随着不断改造,近年来地道机动车道的积水已明显缓解,即便短时间出现积水后也能及时排除,但人行道和非机动车道的“瀑布”和积水俨然已成了“顽疾”,且似有愈演愈烈之势。


△地道东侧人行道也存在着类似的积水问题。

对此,铁路部门怎么看?记者找到了上海铁路局工务段路桥科的一名工程师,他对祁连山南路的积水情况较为熟悉。据称,祁连山南路地道在1995年建设时,只考虑了地道本身的积水,并未考虑铁路的排水,排洪能力不足。即便在多次改造后,“祁连山南路北地道泵站”也只能应付每小时30毫米的雨量,而这正是祁连山南路地道反复积水的原因。2012年,为了改善铁路排水不畅漫溢产生“瀑布”的问题,普陀区市政部门曾在地道上方铁路的四个角位置,排入了4根管道,将铁路的积水直接引入排水管网。但据铁路部门称,管道的铺设加大了地道的排水压力,为了避免水过快引入地道导致机动车道频繁积水,普陀区市政部门又对其中部分管道进行了封堵,这又导致了铁路排水不畅。总之就是“按下葫芦浮起瓢”。


△一辆“复兴号”正从地道上方飞驰而过。

对于地道内出现的人行道和非机动车道“瀑布”积水的问题,普陀区市政管理中心称并无太好的解决方法。近年来,市政部门在地道人行道两侧墙面上,安装了若干不锈钢的导水槽,意在挡住水柱,不至喷涌到路面上产生积水。但随着出水孔越来越多,甚至出现了两米多宽的“瀑布”,导水槽已无济于事。普陀区市政管理中心一名负责人称,若要想彻底解决,必须在“上游”对铁路沿线的积水进行截流,将积水提前纳入区域性排水一起解决。但是,该负责人也委婉地向记者表示,铁路沿线都是封闭区域,双方在协调沟通上也缺少对接机制,难度较大。


△图为市政部门在地道人行道两侧墙面上安装的若干不锈钢的导水槽,实则效果有限。

不过,这一“顽疾”将有望彻底解决。记者从铁路部门得知,铁道积水对铁路安全隐患极大,铁路部门也有解决问题的强烈愿望。随着铁路北侧金昌路、交通路的改造施工,铁路部门已请中铁上海设计院设计了一套排水方案,并提交给了普陀区,要求普陀区在改造金昌路时一并埋管施工。这一方案最终能否实施?接下来的台风天赶得上吗?我们拭目以待。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毛锦伟
评论(8)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