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江西江洲全镇“大撤离”3天后,部分受灾农民返乡抢收蔬菜
分享至:
 (16)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凌云 杨书源 2020-07-15 09:32
摘要:自救和互助是留下的人最要紧的事。

7月14日上午,江洲镇码头上的人比以往多出了将近两倍。等船的人群,大多戴着草帽,皮肤黝黑、眼神里有些困倦。他们是已经值班守坝一夜的当地人。白天他们坐渡轮去九江市区休整办事。

这一日,是江洲老人和未成年人因为洪涝灾害撤离的第3天。

从九江市区到江洲镇,只能依靠轮渡。从新港码头上船,10分钟便可到达对岸。码头两边,靠近长江的部分房屋已经浸泡在水中,地势更低处的房屋甚至只能看得到房顶,江水也没过了大部分的树木。


江洲镇上部分农田已经被淹没。 张凌云 摄

这几日,出镇卖菜的人多了起来。不少村民的田地都被7月初的内涝淹了不少,为了防止新一轮洪涝灾害对农作物造成更大的损失,许多人都在加紧抢收农作物。

车辆在江洲镇南边的堤坝行驶,就会发现部分道路已经被淹没,无法通行。低洼处的田地也被洪水灌入,多日无法排出,内涝严重。

但是留在镇上的人,大多情绪已经恢复了平和。自救和互助是留下的人最要紧的事。

抗洪近一周,才收起自家菜地里被淹的菜

14日上午11时,前埂村村民彭伟骑着自己的电动货运三轮车出现在了九江市区通往江洲镇的渡口。他打算收些地里的冬瓜、毛豆运去九江市区卖。一个多礼拜前的那几场大暴雨,冲毁了他家50多亩田地,造成了将近20万元经济损失。

目前还剩下100多亩菜地,“先从地势低的地方开始收,因为那里被洪水冲毁的可能性最大。”他说。每次他的三轮车如果装满,大概可以收取两三分地里约2000斤左右的蔬菜,显然,这对于目前遭遇洪涝威胁的田地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空军驻浔某部队官兵在江洲村堤坝上扛沙袋加固堤防。 杨书源 摄

尽管如此,14日还仅仅是他收菜去市场上卖的第一天。田地刚被淹后不久,他就接到了村长“长江水位升高、全村青壮年抗洪抢险”的倡议。没顾得上收菜,他就在坝上苦干了3天,日夜巡岛。

“菜在水里多泡了3天肯定损失又重了些,但是当时守坝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彭伟说。

就在等候渡轮的一会儿功夫,彭伟又接到了村长“回坝上值班”的消息,村里值班表上村民的排班已经布置到了7月15日。


空军驻浔某部队官兵在江洲村堤坝上扛沙袋加固堤防。 杨书源 摄

现在江洲老家的房子里,只留下了彭伟和父亲。彭伟的母亲、女儿以及患有尿毒症的弟弟都已经迁移到市区租房居住。

“我们家在九江市区没有亲戚,就干脆租下了一套农民回迁房,一年的租金是4000元。就算是洪水退了,以后去市区卖菜,晚上不回村在市里过夜也方便。”对于眼前的诸多不便,他看起来还是乐观的。

撤离当天,5户村民把值钱东西搬来了

7月14日中午,家在江洲村第二道堤坝旁地势较高处的蔡银莲老夫妻俩依旧还在家中坚守。

她剥着豆角平静地讲述:她家所在的位置是村里的制高点,1998年洪水来袭时,水刚漫过家门前堤坝的根部,家中安然无恙。5户地势低洼地区的村民都吃住在他家二楼十多天。

也正是因此,这对70岁的老夫妻俩也习惯了在村里发生洪涝灾害时,把家共享出来供其他村民临时避险。


地势较低处居住的村民12日撤离时把农用机开到了地势较高的蔡银莲家中。 张凌云 摄

就像是现在,蔡银莲家已经堆放了自从撤离通知发出后,5家地势低处村人搬来的家具和电器。客厅里是一户村民搬来的一个洗衣机和一辆摩托车,小房间里堆满了村民们运来的农具,厨房里还有另一户村民搬来的冰箱。房子旁边的空地上,还停着几辆村民在临走前开来的农耕机。

其实这两天,同在镇上的女儿家农田受灾很严重,300亩的经济作物全都打了水漂。女儿心急如焚,一提到“农田”两个字眼泪就往下掉。蔡银莲很担心女儿的情绪,但是她实在放不下村里已经撤离的人托付给她的物件,只好寸步不离守在家中。


村民放在蔡银莲家中的摩托车和洗衣机。 张凌云 摄

“守到不能守为止,万一有了危险,我肯定也要离开的。”蔡银莲说,村民们来放东西时,都会特地加一句:万一真的“失守”,您就不用理会我们这些东西,赶紧撤离。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杨书源摄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