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舆情 > 文章详情
中央纪委点名的茅台窝案落马夫妻:经销商上门送翡翠珠宝
分享至:
 (7)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北京头条观海解局 2020-07-13 18:48
摘要:自2019年5月茅台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袁仁国被通报双开至今,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已有至少13名高管被查。

“自2019年5月茅台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袁仁国被通报双开至今,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已有至少13名高管被查。”

这一消息来自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7月13日,该官网发布了一篇文章,披露了茅台窝案背后的诸多细节。

谁被中央纪委点名?

观海解局注意到,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点名的有:

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

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张家齐;

茅台学院副院长李明灿;

茅台集团原总经理刘自力、原副总经理高守洪;

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马玉鹏、原董事长王崇琳、原副总经理雷声、原华东大区经理罗爱军;

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聂永、原总经理肖华伟、原系列酒事业部负责人王静;

茅台学院原副院长助理李太明;

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崇琳;

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总经理乔洪;

茅台集团原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房国兴;

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

中央纪委直陈,一段时期里,公款吃喝盛行喝茅台,干部之间流行送茅台,一瓶500毫升装53度飞天茅台酒的出厂价是969元,市场指导价是1499元。

然而,由于供需关系紧张,想以指导价买到茅台酒很难,商超、专卖店的价格大多在2000元以上,能拿到酒就能挣到钱。

于是,在权力染指下,茅台专卖店成了酒中“4S店”,严重污染了一些地方的政治生态和社会风气。

中央纪委还提到了贵州省委原常委、副省长王晓光。

王晓光长期在贵州任职,担任过遵义市市长、市委书记,贵州省委常委、副省长,2018年4月被查。

这位“热衷于阅看有严重政治问题的境外书刊”“痴迷兰花、玩物丧志”的落马官员,不仅自身违规用公款喝茅台,还与家人通过大肆收受变卖茅台酒、利用职权倒卖茅台酒、获取茅台酒专营资格等方式,大发“酒财”。

被点名的“夫妻档”

和家人一起利用茅台酒收钱的可不仅仅是王晓光。

中央纪委还提到了一对夫妻——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崇琳、茅台学院原副院长助理李太明(王崇琳之妻)。

茅台学院,位于贵州省仁怀市,是2017年5月23日经教育部批准成立、由茅台集团出资成立的全日制普通本科高校,专为围绕酿酒产业链培养应用型人才。

“李太明为茅台酒经销商在签批零售茅台酒、增加合同计划量、专卖店日常管理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名牌手提包、手镯、珠宝项链等财物。”

观海解局注意到,中国裁判文书网刚刚披露了《李太明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

判决书显示,2013年至2018年期间,李太明和王崇琳利用王崇琳担任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经理、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职务便利,为茅台酒两个经销商(宋某、徐某)提供帮助,共同收受价值18.821万的财物。

两人收受的财物包括:

2013年4月,李太明和王崇琳在贵州省仁怀市馨天地小区家中,收受宋某所送价值2.021万元的柏蒂温妮达牌女式手提包一个。

2017年3月,李太明和王崇琳在重庆市万友康年酒店房间内,收受宋某所送价值3.51万元的路易威登牌运动服一套。

2018年8、9月的一天,李太明在仁怀市某餐馆内,收受宋某安排其妻子所送价值4.09万元的宝格丽牌手镯一个。

2013年3月,李太明在成都市某酒店房间内,收受徐某所送价值0.2万元的爱马仕品牌丝巾一条。

2014年3月,李太明在成都市某酒店房间内,收受徐某所送价值1.8万元的圣罗兰牌单肩包一个。

2016年12月,李太明在仁怀市馨天地小区家中,收受徐某所送价值4.3万元的翡翠如意挂坠一枚和价值1.3万的珠宝项链一条。

2017年10月,李太明在仁怀市馨天地小区家中,收受徐某安排其侄儿所送价值1.6万元的宝格丽牌耳钉一对。

最终,李太明被判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6月12日起至2020年9月11日止)。

也就是说,李太明还有两个月就要出狱了,而她的丈夫王崇琳,在去年12月被逮捕。

针对这对双双受贿的夫妻档,中央纪委直陈,王崇琳、李太明夫妻双双受贿暴露出的茅台“近亲繁殖”、家族式腐败等问题同样触目惊心。

专项部署茅台酒市场整治

在茅台的系列反腐案中,不少落马干部都有“搞家族式腐败”问题。

数据显示,茅台酒厂所在地的仁怀市,参与茅台酒经营的124名干部中,不少人利用亲戚、裙带关系,通过袁仁国或其妻获取经营权。

茅台集团原董事长袁仁国就是“大搞家族式腐败”的典型。

观海解局了解到,自2004年以来,仅袁仁国的妻子和儿女违规经营茅台酒就获利2.3亿余元。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此前披露,除自己收钱外,袁仁国还放任家人、亲戚及身边人利用其职权和职务影响谋利,其妻子、儿女、堂弟、远房侄子等,甚至家中保姆、司机,都在袁仁国的帮助下以酒谋私获得巨额利益。

袁仁国打算帮助弟弟调入药监系统工作,还给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董穗生批了茅台酒专卖店。

需要说明的是,针对“家族式腐败”问题,贵州方面也加大了整改的力度。

中央纪委称,贵州省委强调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扎实开展专项整治,推动违规购酒、批酒、收酒、送酒、用酒歪风得到根本性遏制,取得了良好政治效果、纪法效果和社会效果。

就在7月13日,《贵州日报》发布消息称,贵州专项部署茅台酒市场整治工作。

贵州要求:

各地各部门要深刻认识开展茅台酒市场专项整治的重大政治意义,围绕“防腐、控价、增效”目标,加强协调联动,开展严厉整治,建立健全茅台酒市场专项整治工作常态化长效化工作机制,确保专项整治成果持续深化。

资料 | 贵州日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等

栏目主编:秦红 文字编辑:卢晓川 题图来源:新华社 资料图 图片编辑:项建英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