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那些年,我在部队“追”电影
分享至:
 (9)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动 2020-07-11 08:08
摘要:至影片剧终,礼堂的灯唰地亮了,师参谋长见座位边的走道上挤满了溜进来的战士,命令各大队长在门口领回自己大队的战士,严肃处理。这时,我才后悔不该溜进来。

说起年轻时离家独立谋生,很羡慕插兄和农场职工,虽然农活与训练都很艰辛,但他们的集体生活是“男女搭配”。而部队,尤其是基层中队,都是清一色的光头,年轻力壮、生猛阳刚,但也难免有点寂寞。为了活跃官兵们的业余生活,部队里每周六晚上在足球场放映一次露天电影,这是最受官兵们欢迎的节目。

平时喜欢运动的战士白天打篮球场、玩乒乓球,或下象棋,晚上就去找老乡聊天,这些就是当兵的娱乐总汇。我平时业余生活主要是听半导体,看书,偶尔学着写些小诗和散文。

1976年我到部队后,看过《难忘的战斗》《长征组歌》等。爱屋及乌,我还抄写过李双江演唱的《闪闪的红星》插曲《红星照我去战斗》,李世明演唱的《难忘的战斗》插曲《迎着风雨去战斗》,以及马国光、马玉涛、耿莲凤等演唱的《长征组歌》等,也有几部老片,譬如《上甘岭》插曲《我的祖国》、《英雄儿女》插曲《烽烟滚滚唱英雄》、《铁道游击队》插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等,似几缕光亮照进现实。 

每逢周末的晚上,我们都集中到足球场看露天电影,师部宣传科邵科长率领几位放映员早早架好银幕和放映机。如血的夕阳下,一排排队伍迈着整齐的步伐,喊着“一二三四”整齐的口号,唱着嘹亮的军歌,穿过高大的白杨树,来到足球场。

新兵教导队齐队长喊罢“立定”口令,便跑步来到邵科长前,一个标准的军礼,朗声报告:“报告,教导队集合完毕,请指示。”邵科长还一个军礼,操着南方沙哑的普通话:“教导队入场。”

后来,禁令解除,佳片重播。部队每周播映两部电影。尽管北国冬天冰天雪地,夜晚更是寒风呼啸,但为了看电影,战士们穿上黑皮衣和大头鞋,戴上雷锋帽,再冷的天也不怕。印象深的影片有《大浪淘沙》《永不消失的电波》《八千里路云和月》《红楼梦》等,最喜欢的影片是《一江春水向东流》和《早春二月》。没想到20世纪90年代初,会与心中偶像艺术家孙道临合作创作电影剧本,并与越剧《红楼梦》林黛玉扮演者、其妻子王文娟相识,这是后话。

部队放映的电影,多是老片,或新上映的国产片,那时,外国进口影片接连上映,部队一般看不到。我与几位上海籍老乡经常星期天进城看外国电影。最早看的外国影片是1978年初冬的早场电影,与同寝室的小卢一大早赶到徐州城里,看的是日本影片《追捕》,故事曲折精彩,一波三折。冷峻坚毅的杜丘和浪漫多情的真由美之间的爱情,更是令人惊讶羡慕,从此爱上了日本影片。

紧接着上映日本影片《望乡》,讲述了妓女阿崎婆传奇而心酸的故事。因徐州的电影院退不到票,着急。后听说电视台正在播放,等我赶去,电视机前早已围满了观众,只能站在人群后面,不断地摇头寻找最佳视线。

部队转场到济南后,我与小蔡几乎每周都要进城过“电瘾”。我们身着一身65式绿色军装,揭去领章,手持1角5分钱角票,在影院门口等退票。看我们是军人,常有观众主动退票给我俩。某个星期天上午看了日本影片《砂器》,中午到面馆吃碗面条,下午回再到影院继续看外国影片。看罢准备返回时,路过一家影院,发现是美国影片,等退票后继续过瘾。电影散场时,已是暮色四合。

有次部队放映美国大片《中途岛事件》,规定是分队以上的干部观看,故此在大礼堂播放。虽有铁的纪律,但我与小蔡实在经不住外国“内部大片”的诱惑,不顾三令五申,来到大礼堂,沿着礼堂周围找空隙,突然发现厕所窗口洞开,不顾一切爬上窗口钻了进去。见礼堂里已黑压压地坐满了人,便摸到舞台后,从银幕背后看倒过来的片子,很快就适应左手敬礼和开枪的动作,并沉醉其中,早已忘了必须提前溜之大吉。

至影片剧终,礼堂的灯唰地亮了,师参谋长见座位边的走道上挤满了溜进来的战士,命令各大队长在门口领回自己大队的战士,严肃处理。这时,我才后悔不该溜进来。

正忐忑不安之际,某团机务大队的吴大队长走过来,见是上海老乡,对门卫说:“是我们大队的,交给我来处理吧。”

我们胆战心惊地随吴大队长来到门外,他挥手让我俩赶紧走。对吴大队长网开一面放行,我至今心存感念。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朱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