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华东局 > 文章详情
沪苏通连通的远不止沪、苏、通
分享至:
 (1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任俊锰 2020-07-01 07:35
摘要:有了这条咽喉要道,将在鲁东、苏北与上海、苏南、浙东地区之间,形成一条便捷的公铁运输大通道,不仅联系了长江南北岸,还将影响长三角的经济版图

7月1日,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正式通车,沪苏通铁路正式开通运营。高铁和汽车可由南通出发,向南过江,途经张家港、常熟、太仓,抵达上海。

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位于江阴长江大桥下游45公里,苏通长江大桥上游40公里,是世界上首座主跨超千米的公铁两用斜拉桥,未来还将是沪苏通铁路、通苏嘉甬铁路和锡通高速公路共用的过江通道。

不仅是南通人和苏州人高兴,苏中地区的扬州人、泰州人都等着这一天,今天起能乘火车不用绕路,快速跨过长江,直达上海。

广大苏北地区的百姓们也更有盼头,等今年底盐通铁路和连淮扬镇铁路通车,往返苏南与上海,抬脚就走。

从更大范围看,有了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这咽喉要道,将在鲁东、苏北与上海、苏南、浙东地区之间,形成一条便捷的铁路公路运输大通道,不仅联系了长江南北岸,还将影响长三角的经济版图。


从张家港一侧看沪苏通公铁大桥。 新华社 图片

天堑变通途

大家都高兴,可潘云心情有些复杂。

他是通沙汽渡有限公司张家港站站务主管,老员工了。汽渡站就在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附近,大桥从建设到通车,抬眼就能看见。他想起2007年苏通大桥开通半年,汽渡收入减少一半左右。

时代巨轮滚滚向前,经济发展翻天覆地。更早的时候,在江阴大桥、苏通大桥建成之前,从南通到张家港的通沙汽渡,是南通的第一个过江通道,潘云喜欢叫它“流动的长江大桥”。

潘云回忆,当年每次最后一班船时,不少驾驶员会跑过来求着过江,不然,就要等到第二天早上6点通航。当时有不少来回两岸,贩卖鱼虾、蔬菜的商贩,最早他们骑着后座挂着两个篮子的自行车,慢慢换成了摩托车、私家车。乘汽渡的人群中,还有不少在张家港沙钢等企业上班的南通人。随着过江的需求越来越旺盛,汽渡通宵开行。即使如此,潘云也经常有一种“一天一夜白干了”的错觉,因为每次上班,排队车辆总是那么长,最长排过9公里,交警中队还为此设置了“在此排队还需多少小时”的牌子。

通沙汽渡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谢海斌更感慨当下——长江天堑变通途,大桥通行效率明显要高于汽渡。汽渡一天最多通行约1万辆车,而苏通大桥通行高峰可达到14万辆以上。“如果没有长江大桥,多少个汽渡都来不及。”谢海斌说,

心情复杂的还有南通大巴运输公司的从业者,南通当地人知道,南通发往上海的大巴线路多年来一直效益很好,一些私人承包的大巴车主,如今正考虑把车转手卖掉。但记者采访中发现,他们感慨生计,却坚定看好未来。

“沪苏通大桥开通后,一定要体验。”潘云说,公路过一遍,火车坐一次,他说要换一个角度重新接触熟悉的南通。无论心情多复杂,他们都深知大桥的好,更何况,这次是如此宏伟的公铁两用大桥。

大桥大创新

南通人一直盼着向南通。

南通市铁路办公室原主任薛祖健,从上海铁道学院毕业后,于1988年回到家乡南通。他回忆起自己读书时,南通人去上海太难了。他从海门县城出发,得去海门青龙港乘坐轮船前往上海十六铺码头,别说船票很难买,连海门到半小时车程外的青龙港的公交车票,都需要找熟人才能买到。他羡慕一些大学同学,能乘火车回家,还能享受火车票半价优惠。

1994年,薛祖健开始接触“沪通铁路”研究,那时想法也简单,希望通过崇明前往上海。1995年,有专家曾提出南通到上海修建铁路的设想,由于技术等原因,当时提出的还是火车轮渡的南通过江方案。

2000年,他与时任南通市铁路建设办公室主任刘建中一起发表文章《南通:呼唤通沪铁路》,同年正式提出铁路过江的想法,当时的路线选择是南通—崇明—上海市区,但在当时不少人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以前说南通铁路要过江,人家要笑话的。”薛祖健说。虽然我国早就建设了南京长江大桥,但铁路过长江,谈何容易。一要保证长江黄金水道的货运流通顺畅,二要克服在长江天堑建桥的技术难题。且不谈规划建设,桥位选择便是棘手的大问题。

此后几年,宁启铁路规划建设,解决了南通前往南京的问题。沪通铁路也进入了江苏省铁路办的工作计划,当时得到的答复是:“还早,但是可以弄。”自此,薛祖健与同事便开始推进协调。他们见证了近些年我国桥梁设计建设技术的提升。

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为啥要一跨千米,这里有讲究,绝不是为了争世界第一。江宽、航道以及防洪需求,决定了大桥的跨度。从上游江阴长江大桥到沪苏通长江公铁大桥,每天江面通行船舶超过3万艘,为满足长江通航净宽要求,大桥跨度必须超过千米,才可满足10万吨货轮通航。大桥共安装了432根斜拉索,其中最长的一根长576米,为啥斜拉索这么多、这么长?也是因为大桥要跑高铁,倒逼技术创新。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建设人员突破了技术垄断,生产出了“最硬”斜拉索,一根足以吊起600多辆小汽车。此外,斜拉索要受拉,塔和梁要受压,建设设计方又开发出了中国最高强度的结构钢,在330米超高主塔上首次应用的高性能混凝土,攻克了一系列技术难题。还有,这座大桥很大,全桥用钢量48万吨,大桥铁路面铺的道砟,相当于天然的阻尼器、减震器。


沪苏通大桥。 新华社 图片

南通成枢纽

20多年来,薛祖健一直在想着这座桥和这条铁路,前段时间他每次看到相关新闻,都感慨:“20多年觉得跟做梦一样。”

薛祖健说起,南通长期“地无寸铁”,2004年南通才有了一段新长铁路海安至南通段支线投入客货运营,看来就像是“盲肠”。而如今的南通,正将铁路、港口等整合,依托空铁枢纽、江海联运枢纽,以及由张皋、海太等一批过江通道组成的“八龙过江”交通格局,要成为位于长三角北翼的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

5年前,甫一上任南通铁路办主任的薛祖健,提出过南通的交通构想:“高铁建枢纽、普铁成网络、客运通四方、货运联江海。”当时在不少人看来,他是在吹牛皮,如今,不少构想正成为现实。

在他看来,这条过江通道的意义,绝不局限于南通通往苏州和上海,其还能盘活苏中、苏北地区资源要素,并连接长江以南更远的沿海地区。

南通有成为铁路枢纽的底气。南京动车段南通动车运用所负责人蒋保金告诉记者,南通是江苏省内继南京、徐州之后,第三个拥有动车所的城市。位于南通港闸区的南通动车所,未来将承担盐通铁路及相邻的沪苏通、宁启、北沿江等铁路动车组存放及检查作业,被形象称为动车的“4S店”,这让南通具备列车始发终到条件,还可大大缓解上海地区动车所能力紧张的局面,为长三角铁路优化运力资源配置。

南通动车所可以满足早上始发车达10班左右。时常往返南京与南通的蒋保金观察,宁启线上的人流量比较大,尤其是南京与扬州之间客流量最大,未来将有一早从泰州、扬州始发的列车,这也得益于南通动车所,车辆可以前一晚检修后,开往这些地方,准备第二天一早开行。

前几天,记者约了南通市铁路办公室原副主任顾欣荣采访,因风雨天气,苏通大桥堵车,顾欣荣提早到了,记者却迟到了一个多小时。顾欣荣表示理解,他此前有这样的尴尬,一次从南通到苏州,路上花费了4个小时。以前南通人常说:只要没过苏通大桥,一般时间就定不了。

如今大桥有了,铁路通了,“南通向南难通”的尴尬不存在了。

桥和渡互补

新的交通格局和长三角经济版图中,南通究竟能做什么?除了南通这一枢纽外,长三角铁路网逐步密织,还将形成不少区域枢纽,如何带动高铁新城的产业和人气,如何把高铁网络的优势发挥出来?这些问题,也值得一批正被交通基础设施“拉近彼此距离”的长三角城市思考。

在薛祖健看来,未来如果能将铁路在内的立体交通体系建好,便具备了吸引大产业、大项目的条件。交通改善将促进整个长三角人流、物流、资金流的合理配置。南通早些年便在讨论“到上海跨省上班的可能性”。面对南通与上海“同城化”的前景,一些上海企业已提前行动。去年,上海电气中央研究院落户南通。

在长三角一体化大背景下,南通正跨过长江,谋求与上海、苏州、无锡、常州更深入地合作。比如,南通正学习苏州人的“三大法宝”——昆山之路、园区经验和张家港精神,南通提出不需要“佛系”干部,而是呼唤更多“狼性”干部;苏州人说,南通的“包容汇通、敢为人先”的精神同样值得学习。

利用新的交通优势,一些国际化优质产业被导入长三角。复星集团结合沪苏通铁路的开通,正抓紧打造太仓复游城。复游城是全新度假综合体,将与刚开通的沪苏通铁路太仓南站连为一体。项目投资超百亿元,总建筑面积约129万平方米,包含阿尔卑斯冰雪世界和复游体育公园两大旅游核心IP,以及Club Med和CasaCook两大全球著名度假型酒店、欧洲风情小镇及国际生活社区等内容。除了上述国际IP,复星旗下多个品牌都将进驻,包括爱必侬、迷你营、泛秀、复游雪等。上海人来玩,高铁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复星旅文集团董事长兼CEO钱建农表示,太仓等地迎来高铁时代,急需旅游升级产品,提升产业能级和核心竞争力,复星也看好长三角这片热土的新一轮发展。

热土的吸引力远不止于此,最近大家都关心长三角铁路建设。目前,由复星主导的我国首条民营控股高铁——杭绍台铁路,已进入存轨施工阶段,实现时间过半、任务过半、投资过半,项目建设正不断加速,计划2021年底建成通车。杭绍台铁路是国内首批8个社会资本投资铁路示范项目之一,建成后实现浙江省“1小时交通圈”。“随着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长三角的城市态势也会发生变化。有些城市的重要性会提升。我们希望抓住这个机遇,在长三角地区持续作产业深耕。”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说。

大家有共识,南通等长三角城市做强自己的特色,与其他长三角城市优势互补就行。比如,南通背靠苏中、苏北广袤腹地,土地和劳动力成本都更有优势。

大桥下,汽渡口,谢海斌悠悠地说,沪苏通铁路开通后,短期内不少人都会去尝尝鲜,过段时间,不少人就要开始算时间和金钱成本。他相信,汽渡仍有自己的客源。比如靠近渡口的人,乘坐汽渡意愿依然强烈;还比如,装载风电、建桥箱梁以及盾构机等特殊装备的货车,就需要选乘汽渡,南通修建地铁的盾构机就是通过通沙汽渡运输而来。此外,危险品运输车在节假日不允许上高速,要想过江,汽渡成了几乎唯一的选择。

谢海斌说:“桥和渡,在很多人看来是竞争关系,实际上是互补关系。”不能因建了一座桥,拆一个渡,这个道理很简单,这就好比各城市、各区域之间的关系。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孔令君 题图来源:孟雨涵 摄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