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思想汇 > 文章详情
99年前,对蔡和森信中的这个建议,毛泽东说“我没有一个字不赞成”
分享至:
 (9)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云 2020-07-01 11:17
摘要:蔡和森在写给毛泽东的信中主张“明目张胆正式成立一个中国共产党”。1921年1月,毛泽东在回信中说:“你这一封信见地极当,我没有一个字不赞成。”

1920年9月,正在法国勤工俭学的蔡和森,在写给毛泽东的信中主张“明目张胆正式成立一个中国共产党”。1921年1月,毛泽东在回信中说:“你这一封信见地极当,我没有一个字不赞成。”

旅欧支部里的年轻人

20世纪20年代初,为了探寻救国救民的真理,许多向往民主与科学的青年学子和有识之士,积极响应“勤于作工,俭于求学”的号召,走上了赴法勤工俭学之路。五四运动至1920年间,赴法勤工俭学形成高潮,其中先后从上海出发赴法的就有蔡和森、蔡畅、李富春、向警予、李维汉、周恩来、赵世炎、王若飞、李立三、陈延年、陈乔年、徐特立、陈毅、聂荣臻、邓小平等一大批经过五四运动洗礼的、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

旅欧共产党组织是在留法勤工俭学人员中建立起来的,因而也是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的产物。其中巴黎小组于1921年3、4月间成立,由张申府、赵世炎、陈公培、刘清扬、周恩来等5人发起,负责人为张申府。与此同时,蔡和森、李维汉、李富春、李立三、向警予等,也自发建立起各种革命团体。

“改造中国与世界”,努力寻找革命真理,加强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成了旅欧党团组织工作的主旨。巴黎小组成立后,共产主义研究会旋即建立,并开展了一场颇具声势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运动。如饥似渴的学习者,当首推蔡和森。蔡到巴黎后,以惊人的毅力,仅花了四个月的时间就学会了法文,又用五六个月的时间“猛看猛译”几十种革命书刊,广泛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赵世炎白天在铁工厂做八个小时的重体力劳动,尽管筋疲力尽,但在夜晚仍然坚持学习马列著作。通过学习,许多年龄较轻的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在马列主义的熏陶下,走上了革命道路。邓小平刚到法国时,面对冷酷的现实,发现“原来出国时的理想化为泡影”。但是,一种新的革命思想强烈地吸引了这个年轻人。当时的法国在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影响下,工人运动蓬勃发展,马克思主义和其他各种社会主义思潮广为流行,一批先进的中国留学生先后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并走上革命的道路。

《共产党宣言》让“马克思主义思想在头脑中高扬”

在较年长的赵世炎、周恩来等人影响下,邓小平积极学习马克思主义,进行各种政治宣传活动。陈毅曾回忆他同蔡和森一起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情形:“在我们这个地区鼓吹马克思主义最有力者是蔡和森。”在蔡的影响下,陈毅开始读《共产党宣言》,认为这本书里有很多深刻的分析、新鲜的提法,比如说“一切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现代资产阶级的国家,不过是资本家的事务所,等等。这些论断我们感到确是真理。这引起了我思想上的第二次大震动”。陈毅体会到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在头脑中高扬”,于是他“逐渐参加政治活动,向革命方向靠拢了”。

世界观的转变与信仰的确立往往是同步进行的。马克思主义书籍和报刊在法国十分流行、很容易得到,周恩来利用这个条件,认认真真阅读了英文版的《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国家与革命》等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经过反复学习和思考,周恩来作出了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抉择:确立共产主义的信念。他在给天津觉悟社朋友的信中写道:“觉悟社的信条自然是不够用、欠明了,但老实说来,用一个Communism(共产主义)也就够了。”“我们当信共产主义的原理和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两大原则。”他坚信,共产主义学说“在今日全世界上已成为无产阶级全体的救时良方”,因而坚决主张效法俄国革命。

“改造中国与世界”的最初思想

周恩来提出的关于共产主义信念和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一系列理论问题,实际上正是上海创党建党所涉及的党纲的一系列理论问题。在这方面,蔡和森的意见更具代表性。1920年8月13日及9月16日,蔡和森两次写信给毛泽东,围绕“改造中国与世界”总方针,提及中国革命的若干问题,特别是阐述了许多建党思想。

在第一封信里,蔡和森明确提出“社会主义真为改造现世界对症之方,中国也不能外此。社会主义必要之方法:阶级战争——无产阶级专政”,而“其重要使命在打破资本经济制度”,党、工会、合作社和苏维埃是“无产阶级革命之四种利器”,但“先要组织共产党,因为他是革命运动的发动者,宣传者,先锋队,作战部”。在毛泽东看来,蔡和森的意见,“以为应用俄国式的方法达到改造中国与世界,是赞成马克思的方法的”,而“俄国式的革命,是无可如何的山穷水尽诸路皆走不通了的一个变计,并不是有更好的方法弃而不采”,“这是他从无情的实际生活中得出的结论”。

在第二封信中,蔡和森详细阐述了成立共产党及国际组织的必要性,主张“明目张胆正式成立一个中国共产党”。蔡和森特别提及:“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显然为无产阶级的思想。以唯物史观为人生哲学、社会哲学的出发点,结果适与有产阶级的唯理派相反,故我们今日研究学问,宜先把唯理观与唯物观分个清楚,才不至堕入迷阵。”这凸显了中国共产党人在创党建党过程中,已经十分注重其理论依据及理论精髓。

毛泽东于1921年1月21日写了一封短信,对蔡的主张深表赞同:“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你这一封信见地极当,我没有一个字不赞成。”可见,蔡和森的一系列建党理论,完全为毛泽东所接受,并牢牢地扎根于他的思想深处。

作者为上海市中共党史学会名誉会长、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特约研究员。本文转载自“党史镜报”微信公号,原标题为《毛泽东赞成“明目张胆正式成立一个中国共产党”的主张》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栏目邮箱:shhgcsxh@163.com)

栏目主编:王珍 文字编辑:王珍 周丹旎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项建英
题图:蔡和森(资料图)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