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40年前,他用一口苏北话给我们讲文坛轶事
分享至:
 (1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建中 2020-07-04 14:27
摘要:从此,我知道了世上有个辛亥诗人、“革命和尚”苏曼殊,还知道他有小说《鸿雁飘零记》。后见唐代诗人张籍在其《节妇吟》诗中有“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方知“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乃由此巧妙脱胎而来。

约在40年前——20世纪70年代末,百业振兴,文学自然也不例外,《上海文学》与《工人创作》编辑部借上海柴油机厂一席之地合办文学创作学习班,我也有幸参加。时有《上海文学》编辑彭新琪、郭青老师和另一位不知名的女老师,以及《工人创作》主编倪慧玲一起参与带班培训。还记得停在巨鹿路上海作协门口的中巴即将出发时,有编辑杨晓敏等特地前来挥手送行。

在上柴厂培训期间,郭青老师的寝室与我们仅几步之遥,平易可亲的他常来我们寝室,我们也就常常能听到他的慷慨言辞。

已到中老年之龄的他,穿着对门襟青灰色中式棉袄,手上夹支香烟,坐在寝室中间的一张靠背椅上,以一口有力、朴实的苏北话谈文坛轶事,谈小说创作得失。他曾说:小说是有眼睛的,这眼睛就是小说的情和魂,如果小说没有眼睛,写得再多也不行。“有一位作者,写了十几篇小说,一篇也没能发表,就来找我,问我问题出在哪里。我说,你的小说我大多看过,照理,你如此用功,铁杆也磨成了针,但写小说和别的事不一样,单用功还不行,还得用心,用情;每篇小说得有个透明的焦点,这就是小说的眼睛,也就是能和读者对视、沟通的情和魂;你的小说没有这些,没有眼睛,就没大意思,也就打动不了人。”

他的话使人一时似懂非懂,过后很久,方才渐渐感悟其中深意。

他还特意向我们介绍了他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一篇反映一位老干部生活的短篇小说《晚晴》,谈了写作这篇小说时的艰苦,说几易其稿,最后觉得要以晚托晴,以晴带晚,晚晴晚晴,晚中出情,打动读者——后来我特地到卢湾区图书馆借阅了这篇小说,感到确实文笔凝练,情旨深远。

印象很深的是,他对辛亥革命元老之一苏曼殊尤其心仪。他以苏北话大声吟诵苏曼殊的诗句,十分投入、动情,抑扬顿挫:

“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

破钵、芒鞋,无人识,踏遍樱花——第几桥?”

一时满屋烟雨苍茫,江淮豪气。

他还告诉我们,苏曼殊出家后,有时尚女郎依然对他仰慕不已,送了玉照给他以示情意。他在玉照背后题了两句诗后,又将照片奉还了女郎。

郭青老师多次大声吟诵这两句诗:“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他还告诉我们将要写一本有关苏曼殊生平的书《纽约笙歌》。这苏北话“纽约笙歌”四字,同样说得情深入骨、铿锵有力。

从此,我知道了世上有个辛亥诗人、“革命和尚”苏曼殊,还知道他有小说《鸿雁飘零记》。后见唐代诗人张籍在其《节妇吟》诗中有“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方知“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乃由此巧妙脱胎而来。

几十年来,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对朋友吟诵起“春雨楼头尺八箫……”同时想起郭青老师。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朱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