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艺术范 > 文章详情
星光侧影 | “天鹅”和“王子”重返久违的芭蕾舞台,他们对自己更有信心了
分享至:
 (7)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杨可欣 蒋迪雯 2020-06-24 18:56
摘要:久违舞台的芭蕾舞演员,长胖没?技艺有否退步?

日前,上海芭蕾舞团经典版《天鹅湖》在上海大剧院举行了疫情后的第一次公演。帷幕还没拉开,《天鹅湖》的音乐旋律先起,观众们不约而同地挺直了背望向舞台。大家都充满了好奇:他们长胖了没?歇了几个月,芭蕾技术是否退步?

带着疑问,我们在后台和演员们聊了聊。

“哪一天可以上台了,我们就要以最好的状态,拉开帷幕。”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说。

吴虎生。

“在没有演出的日子里,我们仍然很忙。”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演员、《天鹅湖》中“王子”的扮演者吴虎生说。“忙于各种原创作品的创作、各种原定计划的排练等等,这种紧凑的训练,让我们仍然能够保持很高的艺术水准。”

吴虎生专访

疫情期间除了芭蕾,有没有去做平时没时间却很想做的事情?对于这个问题,吴虎生是这样回答的:

“我最想要做的事情已经都做了,就是在排练室里和大家一起编舞、排练,这些都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我觉得我很幸福,也很特别,能够把最喜欢做的事情和工作融合在一起。”

吴虎生在舞蹈教室和大家一起排练。

吴虎生在彩排前和演员仍在打磨细节。

自2017年编创了第一部中型芭蕾作品《难说再见》开始,吴虎生一直保持着编导和演员的双重身份。这两种身份使他对芭蕾艺术的感悟更加深刻,视野也更加宽广,做编导能让他成为更好的舞者。

吴虎生和许靖昆在排练《惊蛰》。

“每部作品在编创阶段,我晚上都很兴奋,脑海里会浮现很多当天排练的画面。有时候半夜会突然出现很特别的灵感,我就马上从床上跳起来,在纸上涂涂写写,想着第二天马上去排练室尝试。”吴虎生说。

戚冰雪。

上海芭蕾舞团豪华版《天鹅湖》首访荷兰时,戚冰雪还是进团不久的“练习生”,在《天鹅湖》中跳着群鹅和群舞。如今,她与吴虎生搭档,一人分饰黑、白天鹅已有3年,并且成为了上芭的主要演员。

戚冰雪专访

戚冰雪说,“最开始跳(黑、白天鹅)的时候我很有压力。因为我不是适合跳天鹅的那种身体条件,我不是长手臂,也不是大长腿,做不到像那些手臂长、腿长的演员那么优美。所以一开始我会怀疑自己:能做得好吗?”

6月17日,《天鹅湖》在上海大剧院演出。

团长辛丽丽的信任给了戚冰雪很大鼓舞。她觉得,既然团长让她担当《天鹅湖》的主要角色,自己身上应该还是有闪光点的。另外,无论是在舞蹈技术上的指导,还是在表演上情感的互相带入,作为前辈兼搭档的吴虎生也给了她很多帮助。排练时舞蹈老师的指导,也让她慢慢地找到了天鹅的感觉。

6月17日,《天鹅湖》在上海大剧院演出。

在没有演出的日子里,戚冰雪和其他演员一样,紧跟日常训练和舞剧排练。与平常不同的是,这次的疫情,使她有了新的感悟,“这次疫情,让我变得特别珍惜当下,我会很珍惜大剧院的舞台,也会很珍惜在台上的两个多小时。疫情期间大家的团结与强大,激发了我的内心。”

戚冰雪在排练室里跳《天使的微笑》,这是团长辛丽丽为她编创的致敬一线抗疫“战士”的舞蹈。

这种感悟也帮助她更深地理解了《天鹅湖》中白天鹅的角色性格。“疫情之下人们的处境与舞剧中白天鹅的处境有些相似。白天鹅很害怕受到伤害,也害怕别人去伤害她的同伴,我必须要把角色上很多的情绪演绎出来。不能让观众在台下看时,觉得我只是在完成舞蹈动作而已。”

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说,“培养演员就是让大的带小的,然后小的成熟了,再带更小的。”这句话在吴虎生和戚冰雪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印证。5年,一部经典版的《天鹅湖》,让戚冰雪从“小天鹅”成长为“大天鹅”,吴虎生也由“芭蕾王子”向更高的地方走去。

栏目主编:章迪思 文字编辑:章迪思 题图来源:杨可欣
图片摄影:蒋迪雯 杨可欣
视频编制:杨可欣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