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王娜娜被顶替上大学,17年后也没等到顶替者的道歉和赔偿
分享至:
 (24)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倩 2020-06-23 15:31
摘要:“道歉是个结果,赔偿也是个结果,但是全都没有。说是13个人收到了处罚,但作为当事人我没有得到什么安慰。”

“我忘了那天是采访,太久没和媒体打交道,说的话条理不清晰,语言很琐碎。”电话接通后,王娜娜表达出对自己前一天接受采访时的表现不够满意。

2019年9月,上观新闻记者就曾联系王娜娜,当时她正在准备教师资格证的笔试,拒绝了采访邀约并回复,”我已经是昨日新闻了!”

今年6月10日以来,王娜娜多次转发农家女陈春秀被顶替上大学的新闻,曾经和陈春秀遭遇了类似经历的王娜娜,又回到了大众视野。

2003年复读高考后,未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河南周口沈丘县人王娜娜以为自己落榜便外出打工,之后结婚生子。2015年,在洛阳生活的王娜娜申请银行信用卡被拒,并被告知“个人信息不实”,在银行审查时查出其有大专学历。王娜娜这才发现自己当年并非落榜,而是考上了周口职业技术学院,但被人冒名顶替,顶替者已经成为一名人民教师。

2016年,假“王娜娜”(原名张莹莹)学籍、学历信息被河南省教育厅按规定注销,毕业证被宣布无效,假“王娜娜”被河南省商水县教育局解聘。经过调查,当地高中教务处、县高招办、派出所及高校招生就业处等多个责任人牵涉其中,最终涉及王娜娜事件的13人被严处,其中3人移交司法机关。

一次冒名顶替,改变了两个人的人生轨迹。得知真相后的王娜娜重新追梦,想要努力回到自己正确的轨道。在申请恢复学籍遭拒后,2017年,王娜娜重新参加高考并被录取。

今年6月,王娜娜刚刚从洛阳理工大学的小学教育专业毕业,仍在复习教师资格证的面试,为成为一名教师积极准备。她也在等待2018年就提交的民事诉讼案件能够早日开庭,“五年了,我想要一个句号。”

34岁再次高考

“我毕业了!我的大学梦圆了!”5月28日,王娜娜兴奋地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的大学毕业证,她把棕红色的毕业证举过头顶,笑着自拍。

2016年事件调查结果公布后,王娜娜曾向原来录取她的学校周口职业技术学院申请恢复学籍。同年10月,周口职业技术学院以找不到法律法规和政策依据,无权恢复学籍为由,拒绝了王娜娜的学籍恢复申请。

王娜娜举着毕业证自拍。 图片来自王娜娜微博

在当年央视《面对面》的采访中,王娜娜与记者古兵对谈,流泪诉说自己的不甘心:以前认为自己没考上,认命了。知道真相之后,大学梦又燃起来,在胸中越烧越烈。古兵激将地说,“真想上大学,可以参加明年的高考。”王娜娜看了古兵一眼,没作声,低头咬着嘴唇。

一年后,她给古兵发去了自己参加高考的准考证照片。

2017年,第三次高考,王娜娜的高考成绩高出河南省专科文科分数线几十分。34岁的王娜娜终于拿到了自己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录取通知书显示,她被洛阳理工大学录取,学制三年。

“我想圆那个大学梦。关键是想证明自己,我有这个能力上大学,20岁的时候我有这个能力,13年后我再考学还有能力上。”

在校园里,比起班里十八九岁的学生,34岁的王娜娜显得很特别,有时她会戴着口罩上课。她不想引起关注,接连谢绝记者采访,“本来年龄已经很特殊,在学校我就是一名普通的学生,上课来,下课走。”

从王娜娜的家到学校,骑电动车30分钟。送完孩子,去学校的路上王娜娜偶尔心绪复杂。抚养子女、赡养老人、车贷、房贷的压力,一股脑冲到王娜娜面前。 “我是有家庭、有孩子的人,重新去读书,过青春的大学生活,心思会在那里吗?”考学不易,重新读书也有艰难的地方,她又不断自我激励,“我是来圆梦的。”

毕业时,王娜娜与老师留影。 图片来自王娜娜微博

三年里,她用力地拥抱自己的大学生活:顶着烈日参加军训踢正步;转发收藏大学四六级考试必背范文;用手机镜头记录下洛阳理工校园里的牡丹绽放;学校开田径运动会,她站在操场的看台上望着身着不同队服的同学们列队经过主席台,感慨“壮观”……

“谁能想到三十多岁的我却把大学上完了?”王娜娜反问,“大学三年最大的收获,就是心灵的富足是多少物质都不能超越的。”

被偷走的教师梦

原本今年上半年王娜娜要参加的教师资格证面试,因为疫情原因被延期。

当老师,是王娜娜的初心。从中学起,王娜娜就想成为一名教师,“那时候我仰望教师”。

小时候,王娜娜常听到旁人说,女孩子最终是要嫁人的,身边也有许多伙伴没读初中就外出打工。“人到中年再次学习,就是想做回原来想成为的样子。”

读大学,考上老师,让更多的农村孩子收获知识,不仅是大学梦,王娜娜决心也要实现教师梦。

刚入学两个月,每当看到博学、明智的大学老师讲课,王娜娜就心生羡慕。大一下学期,王娜娜从市场营销专业转专业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学教育。

35岁那年,大一学生王娜娜第一次进入学校实习。第一次走上讲台,听到孩子们喊“王老师”的称呼,还收到了学生手工制作的卡片,她兴奋不已。

实习时,王娜娜收到学生送的卡片。 图片来自王娜娜微博

37岁的王娜娜想参加今年河南省的教师编制考试,但是查阅要求后,发现年龄超出报考条件。

即使失去了考编资格,王娜娜仍然希望能够成为一名农村教师。“我可以有很多种就业选择,本来我和丈夫有一个广告的门面,也能做培训班,但还是想干教育做老师。我在洛阳生活,我知道老师对农村孩子的那种点醒作用。你知道吗?”

学习教育专业后,王娜娜对一双儿女的培养更加上心。孩子们周一至周五都在寄宿学校,周末她则全天陪伴。“孩子一瞬间就长大了,我学完教育,教不了别的孩子,起码自己的孩子会教得更好一些。”

《剑客》《离思》《春游曲》……王娜娜认真录下小儿子背诵的每一首唐诗上传打卡。这个期末,王娜娜和读五年级的女儿约好,如果语数外三门课都超过90分,就请女儿吃土豆粉。“我希望孩子长大不庸脂俗粉,不爱慕虚荣,要有正确的三观,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和独立的经济能力。”

一再迟到的道歉

“当时我对她非常恨,现在无所谓了。”在此前的报道中,王娜娜对一家媒体记者这样说。

而在6月19日上观新闻记者的采访中,她带着哭腔修正了自己的表达,“心里根本无法宽恕,我怎么会不恼恨她?”

平日里,王娜娜会尽量控制的情绪,避免回忆起曾经的遭遇。但是生活中的细节,却可能时时提醒她,十几年前发生的那场冒名顶替事件。

大三第一学期,王娜娜去学校采集毕业照片,她突然紧张得手指发抖,“我又控制不住想起了张莹莹,我想知道2006年的她,采集照片那一刻应该比我现在还紧张吧?”2019年12月19日,临近大学毕业的王娜娜点赞了一篇两年前的微博文章《比王娜娜更该参加高考的是张莹莹》。

从2015年事发至今,王娜娜没有收到顶替者张莹莹的一句道歉和任何赔偿。“我的大学梦都圆了,还没等到顶替我的张莹莹的一声道歉。想道歉的话,会有一万种方式。”在王娜娜看来,张莹莹的这种沉默是对自己的无视和傲慢。

“道歉是个结果,赔偿也是个结果,但是我全都没有。说是13个人收到了处罚,但作为当事人我没有得到什么安慰。”回想种种,王娜娜觉得委屈。

但她又宽解自己,“人生的委屈那么多,我的生活中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我的家庭,我的孩子,我拿到了毕业证,我具备大专资格,我还可以朝着我的梦想走。”

王娜娜的大学毕业证书。  图片来自王娜娜微博

2018年3月,王娜娜起诉顶替者张莹莹的民事诉讼递交周口市川汇区法院并已立案,两年过去尚未开庭。毕业前夕,王娜娜再次向周口的法院询问开庭事宜。“我不想被这个破事一直牵着,接下来我要有新的生活,不管什么样的结果,赶紧画个圈吧!这么多年,完全可以去画句号了。”

近几日,看到陈春秀的一则采访中讲到高中时会宿舍熄灯后在楼道里学习,王娜娜的脑海里突然弹出了当年深夜苦读的场景。“我的画面比她的还丰富。农村的孩子都是苦着过来的,我们宿舍有一个女孩晚上点蜡烛学习,刘海都被蜡烛燎完了。”

当年王娜娜老家的一条胡同里,只有三家人的孩子考上了高中,她是其中之一。她说:“有一个女孩成绩非常好,后来读了研究生。另外一个也上了大专,现在在农村教书,还有一个被顶替的我,其实我也考上了大学。”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