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温岭爆炸48小时:两声巨响后的医院、村庄和安置点
分享至:
 (82)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倩 李楚悦 2020-06-16 23:18
摘要:“我妈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不到5点, 在泽国镇工作的黄征接到了妻子的电话后连忙往回赶。

6月13日16时40分左右,G15沈海高速温岭市大溪镇良山村附近高速公路上,一辆槽罐车发生爆炸。截至6月15日7时许,事故共造成20人遇难,24名伤势较重人员生命体征平稳,各医院正在全力救治,现场大规模搜救工作已经基本结束。

爆炸事故发生48小时,上观新闻记者来到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大溪镇良山村事故现场和潘郎镇碧涛宾馆安置点,两声巨响,打破了浙南小镇村庄原本的宁静,救援和善后处理正紧张有序地进行。

医院

在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15楼心胸外科33床,44岁的贵州人石磊已经住院两天。

6月13日早7点,石磊像往常一样去工厂上班。石磊家住良山村,是银河村银牛机电有限公司(下称“银牛风机厂”)的车间工人。良山村与银河村相邻,石磊每天骑电瓶车只需三五分钟。与他所在的工厂一墙之隔的台州甲乙机电有限公司(下称“甲乙风机厂”),是此次爆炸发生后影响最严重的区域。

下午4点40分左右,石磊在一楼厂房内听到了第一声巨响,从车间跑到厂门口时,看到一股浓烟从高速路口往厂区方向移动。意识到事情不妙,石磊叫上了身边一位女同事, 双手护住头部立刻警觉地转身向后逃去。

“看不清楚,我以为是有毒的气体,就赶紧从厂门口往回跑。”银牛风机厂区从前门到后门不超过20米,跑到后门的石磊以为自己安全了。此刻,第二声巨响传来,厂房一至五楼的玻璃瞬间全部震碎。石磊本能地弓起背,用手护头,但很快身体的多个部位感知到疼痛,石磊的右手手背、后脑勺、后背都扎进了玻璃。

爆炸发生时,除了周六不用上班的办公室人员,石磊和他的90多位同事都在厂房内工作。近6点,石磊被送往东方医院,因为收治人数众多,很快又被送往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和他一起跑至厂房后门的女同事,被送往泽国镇另一家医院。


银牛机电有限公司员工石磊的头部、手部、背部各有一处被爆炸发生时崩出的玻璃划伤,目前已做缝合处理。 王倩 摄

爆炸事故发生后,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承担了大量伤者的救治工作。6月14日下午,8名重症伤者由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转运至浙大二院,其中2名伤员由直升飞机转运。6月15日,又有7名重伤员通过陆运方式转院到浙大二院。

银牛机电有限公司和甲乙风机厂的下班时间都是5点30分。事故发生时,两家工厂内的工人们均未下班,都遭受波及。但相比于银牛风机厂,甲乙风机厂内受伤情况更为严重。

甲乙风机厂

6月13日下午,像往常一样,59岁赵春花提上装着手机的塑料袋到甲乙风机厂上班。虽然是星期六,但是附近村镇的工厂大多并没有周末的休息,赵春花是厂里的电力线圈测试员,在这家工厂已经工作五年。

多年前,赵春花从雁荡山山上搬下来,在银河村安家。赵春花育有一子一女,女儿今年年初刚生了孩子,和自己居住一起帮忙照料。她还在操心着38岁大儿子的婚事,在村里这个还年纪还没有结婚,一家人压力很大。


黄征为记者绘制爆炸核心区域内简易方位图。 王倩 摄

离下班还有40分钟时,位于甲乙风机厂房不远处的高速匝道上,装满液化石油气槽罐车发生爆炸,声音震天。几秒后,飞出罐体砸到路边的甲乙风机厂房发生第二次爆炸。

“我妈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不到5点, 在泽国镇工作的黄征接到了妻子的电话后连忙往回赶。

道路封锁,找不到进入的方式, 黄征在良山村周边打转快1小后,转而走进山里。“只能翻山过去”,沿着山路步行3公里,黄征终于回到“惨不忍睹”的爆炸核心区。

“说不定是受伤了。”对着废墟遍寻不到丈母娘赵春花,黄征和妻子的哥哥决定去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找人。

6月14日凌晨4时的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挤满了伤者家属,黄征在急诊室报出丈母娘赵春花的名字,得到的回复是没有登记,“当时我想着情况估计不好了。”

没过多久,丈母娘的同事主动发来一张殡仪馆的照片让黄征辨认,因为只有大概轮廓,他无法肯定。再过了几分钟,黄振微信上收到一张清晰的照片,从淡黄色上衣判断,“那肯定是我妈。”

黄征和妻子赶到殡仪馆时看到,已经离世的母亲赵春花既没有被炸伤,也没有烧伤,只有前额开裂。

良山村罐体掉落现场

6月15日,上观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救援工作已基本结束,每条通往爆炸核心区的道路均被拦起警戒线,非救援、勘察工作人员不能靠近。

即使在核心区外,多家临街民房也均有玻璃破损、门窗变形等房屋损坏。

事故发生时, 槽罐车多个部件被炸飞分散。上观新闻记者跟随当地村民沿着山路,绕过农田后,来到部分罐体掉落点侧面。


爆炸分裂后的罐体飞出撞击到一幢民房。 李楚悦 摄

从高处俯视可以明显看到,爆炸分裂后的罐体飞出撞击到一幢民房,民房三、四层被直接削去一半,屋顶也被掀翻在地。浙CF138挂车车尾停滞在一片瓦砾碓之上,掉落在地的槽罐车罐体发生严重扭曲变形,罐体存在两处裂口,中间凹陷处还留有积液。被砸民房前一辆红色丰田红色轿车损毁严重,后半部几乎被压瘪。

罐体上的液位计生产日期为2018年生产,罐体下次年检时间为2021年4月。15日12时,相关专家来到罐体残骸附近勘察,检查罐体字样后,专家确认,“按照一年一检的规定,这个罐体应该刚刚完成年检。现场也没有发现改装痕迹。当时的载货量也暂时未知。”

据化工领域专业人士介绍,一般的槽罐车都有严格的流程,首先是静电要导走,包括在槽体内液化气加入抗静电的液体,加入有气味的气体,一旦泄漏也能闻到,如果流程标准,执行到位通常来说是安全的。但任何环节稍有失误疏忽,一旦发生事故,液化气、天然气爆炸的威力十分惊人,相当于导弹的威力。

此次事故中,槽罐车运输的危险品是液化气,是将气体通过压缩成液体后进行运输,所以发生爆炸后,液体汽化后会弥散在空气中,铺开后引燃发生爆炸,威力巨大。事故发生的原因的还在调查当中,但就目前公布信息来看,装载液化气的槽罐车在经历了第一次爆炸后,液化气汽化在空气中弥漫后再度被引燃,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波。

此前,有媒体报道,爆炸发生时距离槽罐车不到10米的集装箱卡车司机死里逃生,据其本人说,发现前车起火后,赶紧下车找了一处空地趴下,得以幸存。

专业人士表示,液化气爆炸的原理和炸弹爆炸类似,爆炸发生后,相比于奔跑逃离,最安全的方法是就近趴下。因为在奔跑过程中,极有可能被烧伤,或在冲击波的作用下受伤。

良山村附近民房受槽罐车爆炸影响,均有不同程度的损坏。 王倩 摄

安置点

尤昌斌来到温岭已经接近20年,6月15日下午4点,他在安置点宾馆里百无聊赖,等着孩子下午放学。

妻子张茂秀工作的鞋厂距离爆炸核心事故区只有200多米,所幸未受伤。但一家三口之前租住的良山村房子因受损严重,已经无法居住。

据该安置点工作人员介绍,截至6月15日15时,温岭市共有13处安置点,安置大溪镇居民751人,“这个数字可能还要增加,因为还有家属陆续赶回家。”


潘郎镇碧涛宾馆安置点内,尤昌斌和张茂秀夫妇。 李楚悦 摄

13日下午5点,电焊工尤昌斌下班,骑电瓶车回家。他发现越靠近家的地方,四周道路都被封锁,地上也都是小块的玻璃渣。“接到老婆的电话,我才知道是有槽罐车爆炸了,原来我四点多听到的声音不是雷声。 ”

晚间9点,穿着拖鞋还没来得及换的尤昌斌和家人被面包车从大溪镇的银河村接到8公里外的潘郎镇碧涛酒店安置点。同一家宾馆里,58间房间共安置了120多位村民。“当时有警察告诉我们,有不同的地方可以去,我们选择了这里。”在尤昌斌的隔壁房间,住着三位70岁以上的老人,其中一位在撤离时带上了还没编完的草帽。


在良山村村民委员会旁,中国人寿保险已设置财险理赔受理点。 王倩 摄

在安置点的这两天里,张茂秀总想着回去看看,但目前良山村仍处于封锁状态。“虽然这里是政府免费安置的,一日三餐也都有保障,但一直住着也不是个事。”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王倩 摄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