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究竟哪儿飞来的?上海近日白蚁纷飞,吓坏了不少市民
分享至:
 (10)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毛锦伟 栗思 2020-06-03 17:05
摘要:刚刚建成的新小区,怎么会出现白蚁?

上海又到白蚁纷飞季。5月31日周日,雨后天气闷热,白蚁大量纷飞,吓坏了不少市民。

6月1日,家住杨浦区霍山路辽阳路“翡翠甲第”小区的范女士致电12345上海市民服务热线,要求对纷飞的白蚁进行处理。据称,她5月31日在单位加班,晚上8时许回到家后,只见家里窗户上爬满了白蚁,一些白蚁还飞入屋内爬到了门框上,数了一数足足有几十只。此番情景吓坏了她,情急之下她拿起开水壶,将热水直往窗户上浇。范女士不解,她所居住的小区是这两年刚刚建成的新小区,怎么会出现白蚁?


△图为受到白蚁“袭击”的翡翠甲第小区,是这两年的新建小区。

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周日纷飞的白蚁造成了不少投诉。居民的疑惑也都大同小异:家里出现的白蚁,究竟是哪里飞来的?


居民怀疑白蚁来自附近绿地

5月31日晚,并不仅仅是翡翠甲第小区居民遭到了白蚁的“袭击”,一路之隔的“翡翠云邸”小区也同样遭殃。6月2日下午,记者来到这两个小区。翡翠云邸小区辽阳路的入口门厅处,一名保安向记者回忆了5月31日晚上的情景:大约晚上7时许,外面飞进来了密密麻麻的白蚁,绕着门厅上方的灯光飞舞,看着有些让人头皮发麻,前后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慢慢消散不见。隔天一早,地上到处能看到白蚁掉落的翅膀。说罢,保安带记者在门厅内四处转悠,或许大部分都被风吹走了,记者仅在一些角落看到了零散的白蚁翅膀。


△一些角落仍能找到零散的白蚁翅膀。

霍山路辽阳路口的一家烟酒行老板也告诉记者,5月31日周日白蚁“大爆发”时,他不得已只能将灯光调暗关闭,避免白蚁飞入店内,“周一晚上也有,但明显少了很多。”

纷飞的白蚁也惊到了小区物业。翡翠甲第小区物业告诉记者,5月31日一晚上业主群都在反映小区白蚁的事,因而,6月2日物业已安排保洁和绿化养护人员,对全小区的绿化进行了消杀灭虫,避免白蚁在小区内扎根,记者赶到时消杀工作刚刚完成。不过,小区保安称,由于白蚁都是外面飞来的,仅仅小区灭虫作用有多大、能不能阻止白蚁再度飞来,物业也心里没底。

那么,两个小区的白蚁是从哪儿飞来的?范女士等居民猜测,白蚁可能来自于小区西侧的国歌广场。理由是5月31日她从大连路地铁站出地铁后,沿霍山路步行回家时,一路上路灯下面都能看到一团团的白蚁。“白蚁爱吃木头,国歌广场绿化丰富,藏有蚁巢的可能性较大。”


△位于大连路霍山路路口的大连路绿地因绿化丰富,被附近居民怀疑为白蚁藏身处。


白蚁或来自榆林路拆迁地块

居民所说的国歌广场,全名“国歌纪念广场”,位于大连路霍山路路口“大连路绿地”内。区域里绿树高大成片,是附近居民休闲的好去处。为了印证居民的说法,天还没黑,记者就蹲守在了林子里。

下午5时许,不少老人已在广场的林内打起了太极。记者问一名老人是否见着白蚁,他指了指身上的长袖,说白蚁没怎么见着,但蚊子着实不少。晚上7时不到,外面马路上仍然亮堂,林子里已是漆黑一片,六角形的路灯也已亮起。记者在林子里转悠,并挨个检查了路灯下方,发现飞虫有,但白蚁没有。一直呆到晚上7时许,国歌广场仍不见白蚁飞舞,记者断定国歌广场应该不是纷飞白蚁的来源。


△一直呆到晚上7时许,国歌广场的路灯下方并不见白蚁飞舞。

正当记者悻悻地准备离开时,翡翠甲第物业的一名工作人员打来了电话,告知他们排摸下来,认为白蚁应该来自于小区东南侧榆林路沿线的拆迁区域。据称,这片区域老房子众多,极可能成了白蚁的巢穴。记者循迹而去,按照物业工作人员指引的方向,来到通北路榆林路路口。路口东北角,是一处已拆了一半的区域。走入这片区域,夜色掩映下,地上仍能清晰辨别出一堆堆拆房拆出来的大量朽木,一旁一棵烂树只剩了半截,空气中弥漫着烂木头的酸腐味,这里的确是白蚁的天堂。路口西北角是一个新建楼盘“天阅雅苑”,小区保安告诉记者,这一带一直到平凉路沿线白蚁确实猖狂,但不确定是不是拆迁区域飞出来的。与保安聊天这一会,一只虫子停在了记者脖子上,手一抹一看,正是一只白蚁。再抬头看路灯下,时不时可以看到零星的白蚁翻飞。一阵风吹过,则不见了踪影。


△通北路榆林路路口东北角,一处已拆了一半的区域内,地上堆积着一堆堆拆房拆出来的朽木,一旁一棵烂树只剩了半截,空气中弥漫着烂木头的酸腐味,这里的确是白蚁的天堂。

记者看到,榆林路南侧,还有大量待拆迁区域,且大部分都已清空待拆,白蚁筑巢的可能性较大。


纷飞的白蚁多来自公共区域

无人管理的待拆区域是否成了白蚁巢穴,仍有待于专业机构查实。在“12345”,更多的申城市民来电,怀疑飞入家中的白蚁就来自于窗外的行道树。

腾先生居住在长宁区幸福路上。5月31日那天,天气闷热,他打开窗户通风。没曾想,到了晚上7时许,纱窗上竟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蚁,还一个劲地向里钻。他赶忙用杀虫剂朝着纱窗喷了一圈,随后便关上窗,拉上了窗帘。“幸好有纱窗,不然家里就遭灾了。”腾先生怀疑,这些白蚁都是从路边的行道树里飞出来的,便拨打了12345寻求帮助,希望绿化部门能够彻底清除白蚁。


△6月2日,幸福路路灯下,可以看到少量白蚁翻飞。

6月2日下午,记者来到幸福路上查看情况。这条路全长609米,北起平武路,南至法华镇路,路两边坐落着不少居民住宅,腾先生所反映的地点就在平武路和幸福路的交叉处。这两条路的两侧都栽种着梧桐树,记者沿路看到一些较为粗壮的树干上,有不少部位已经出现发黑的情形,不过并未发现白蚁的身影。此外,几棵老树中间,还夹杂着一半刚栽种的新树。居民称,几棵树都被白蚁蛀空了,绿化部门不久前予以了更换。


△幸福路边部分行道树已被更换,居民称此前不少树已被蛀空。

王先生是和平小区的一名保安,晚上常在门卫室值班。小区门口安装了白色的荧光灯,门卫室的灯也常常处于亮着的状态。王先生称,门卫室是成群白蚁来袭的“前线”。“飞进来的多了,就用杀虫剂喷一喷,也没别的办法。”王先生告诉记者,去年白蚁的数量更多,还将巢筑进了居民家里。相比之下,今年白蚁数量少了不少。“一个是还没到梅雨季,可能白蚁还不是很活跃,另一个可能也跟绿化部门换新树有关系。”


公共区域的白蚁盼得到治理

在申城,每年6月至8月,是“家白蚁”的繁殖期。闷热的天气,又是白蚁喜欢的天气。可以预料,接下来,申城仍会出现一波波纷飞的白蚁。

专家提醒市民,外面飞入家中的少量白蚁可以用杀虫剂灭杀,无需恐慌。飞入家中的白蚁存活率很低,家中的环境一般无法让白蚁成功配对、产卵,几个小时就会死亡。若是从门缝、地板等处飞出大量白蚁,市民则要警惕白蚁已在家中筑巢,应立即请灭蚁专业人员来处置。此外,若家中最近正在装修,可以请专门机构用喷洒药水或填埋有机材料等方式给房子作一番白蚁预防处理。

尽管如此,年年纷飞的白蚁仍不断惊扰市民。道路、绿化、待拆区域等这些公共区域的白蚁,为何缺少治理?2019年夏季,解放日报·上观新闻也曾报道了白蚁纷飞一事。记者曾向多家部门了解得知,公共区域的白蚁防治权责归属较为复杂,通常是谁管理、谁负责。如行道树上发现白蚁,该由绿化市容部门负责灭杀治理,费用也由绿化管理部门承担;小区绿化中出现白蚁,则应该由物业公司负责找白蚁防治机构来治理,等等。

但客观上,一方面公共区域管理权责复杂难辨,就以上述待拆地块来说,究竟该找哪个部门没人说得清;另一方面白蚁防治费用不菲,通常“不报不治”。因此,公共区域的白蚁较少得到治理,成为城市年年避不开的“顽疾”。

当前,申城刚启动新一季的爱国卫生运动,市民们盼望,公共区域的杀虫灭蚁也能纳入环境整治的内容。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毛锦伟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