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学习 > 文章详情
“四史”学习教育之党史|生键红:上海的红色儿女——左英
分享至:
 (7)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生键红 2020-06-06 06:22
摘要:左英,上海人民的优秀女儿,中国卫生事业的骄傲。

追寻左英的足迹,寻找当年中国共产党员身上的那股信仰的力量,让今天的我们找回初心,找回每位党员内心的坚定力量。

从教会护士到党的战士

左英,1919年1月出生在上海市南市区(今黄浦区)。1934年秋,考入上海仁济医院高级护士职业学校。淞沪抗战爆发前后,左英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积极投身于抗日救亡活动,留下了她与护士姐妹们奋不顾身抢救伤员的身影。1937年冬,上海沦陷,左英与护士姐妹们,仍战斗在医护阵地,秘密购买药品、医疗器械,送往根据地。

1937年9月12日,上海市职业救亡协会(以后简称“职协”)在新中学礼堂宣布成立。该组织的主要负责人均为党员团员,组织严密,他们分批次秘密接受集中培训,奔赴新四军根据地、八路军敌后地下工作战场。“职协”在中共地下党的统一领导下,加强与文协、教协、妇协、学协、工协等机构的联系与配合,号召各界青年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当时左英在职协,参加了党组织的战地服务,救护与慰问伤兵,救济难民,筹募慰劳物品与慰劳金,编印宣传刊物如《救亡周刊》,培训抗日救亡干部等工作。

1938年2月,左英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秋职校毕业就职于仁济医院。仁济医院护士职业学校的英籍校长十分喜欢成绩优异的左英,语重心长地教导她说:“中国灾难深重,资本主义不能救中国,共产主义也不能救中国,只有上帝的天国才能就你们!”但左英心中却明白:“我已经成长为一名坚信共产主义的中国共产党员!”从此,仁济医院多了一名优秀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左英不仅在仁济医院内秘密发展党员,建立基层党组织的同时,还带着护士姐妹们到难民署做防病工作,奔走在工人夜校,传授救护知识,秘密募集支前药品、寒衣,组织慰问四行仓库守军……

上海南市西域小学,左英就是在这所小学的礼堂里,聆听“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流亡学生到南方请愿的演讲,听东北流亡学生讲国土沦丧,父母惨死,日军残暴,唱“流亡三部曲”,在左英心中,激起了爱国忧民的澎湃之情。

新四军组建之初急需医务人员,上海地下党部署医务界的党员医务人员参加新四军的工作。左英动员了上海宝隆医院8位年轻护士去皖南云岭。她们本来计划从上海乘船去温州,再从温州转陆路到皖南新四军根据地。然而半个月后,8位姐妹在温州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心急如焚的左英,决定要去营救姐妹,她以红十字会救护队护士身份,前往温州,当时8位护士姐妹并不知道左英是地下党,姐妹们是因为信任左英才去皖南的,左英此时的心情非常难过,赶到温州后,得悉8姐妹一起被抓,但幸运的是又一起被释放——当时国民党抓人的理由比较滑稽:捣乱治安、奇装异服等。带队两位领导吴大琨、杨帆立即决定:情况十分危险,必须趁夜直奔新四军所在地泾县。后来他们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到达新四军驻地,放下行李,听了周恩来同志的报告,很快就开启了军医处的工作,实现了从护士到战士的人生转型。

燎原战火中的白衣天使

左英到新四军军医处后即着手最重要的工作:建设新四军军部医院。上海宝隆医院8名护士,她们来自大都市上海,是魔都女孩们羡慕的职业。她们读护校,在西式医院成为职业护士,是家长的骄傲,来到皖南根据地,她们惊讶发现新四军军部还没有一所像样的医院。从大上海来的护士小姐们,发现所谓的新四军医院,没有病床,没有器材,没有桌子……。然而她们不计较条件的好坏,在叶挺将军的指导协调下,多方奔走努力,找到了一些简单基础设备,自制了消毒器具,病床是用砖围成的,铺上稻草、白床单,标上床号……“病床”弄好后,还逐步配齐了药房、化验室、手术室等。

随着部队的发展和战斗日趋频繁,新四军伤员越来越多,改造祠堂而建的医院已容不下伤员,群众出了个主意:山上到处都是竹子和茅草,你们不能用来盖房子吗?一个医院建筑史的奇迹发生了。一栋由竹樑、竹墙、竹门、竹窗、竹床、竹凳构建的竹子医院诞生了。在左英带领下,护士小姐们更是发挥了聪明才智。医疗器具和生活用品,也全由竹子制成。装药的盒子、发药的盘子、换药的镊子、盛药的橱子等等,竹节花瓶中,还插上了从山上采来的山花。一个温馨漂亮的病房,呈现在伤员们眼前。

然而医生护士们大多来自大城市,伤员大多出身工农,生活习惯肯定有差异。医生护士要求伤员严守医疗规则,还常常批评伤员不讲卫生……医护与伤员们的矛盾冲突很大,关系弄得很僵。伤员们对医生护士不信任,指责不给用好药,不听医护的指导。当组织上任命左英去负责军医处工作时,她最初觉得太复杂,不愿去:“我可能挑不起这副担子。”军部最终决定:“正是因为那里复杂,矛盾比较多,才更需要党员去,你去后,一方面做医务工作,一方面做政治工作,把矛盾了解清楚。”左英只能迎难而上,她耐心地对伤员们讲党的好政策,讲遵守严格医疗制度的好处;对医护人员讲伤员们在战场上的英勇与艰苦;对不习惯艰苦生活的护士,给予关怀疏导。

了解到实际情况后,左英向上级汇报,所谓军医处的矛盾冲突,是由于一些生活习惯不同,工作作风不同引起的一种误会,根本不是什么阶级斗争。左英的智慧与扎实的工作,挽留了医护人员的心,稳住了新四军军部医院的医疗队伍。矛盾消除,医护人员最终用优质的服务态度和治疗效果,赢得了伤员们的信任,从而建立了良好的医患关系。同时,新四军医院也为当地老百姓治病防病,群众感激不尽,从而为根据地的稳定,做出了一份特殊的贡献。

周恩来同志来到皖南,在小河口医院会见了全体医护人员,他勉励医护人员要提高技术,努力工作,用自己的知识和技术为伤病员服务,为抗战救国做贡献;并要求共产党员干部要正确对待知识分子,加强同非党知识分子的团结。

“皖南事变”之前,1940年12月20日,组织上让新四军后勤人员迅速转移,离开根据地。左英带医疗队到黄桥时,一月初,听到了皖南事变的消息,大家都非常震惊。军部卫生部工作到1942年底,苏北的局势十分紧张,军部撤离至盱眙的黄花塘。左英随沈其震部长等20多人步行7600多公里,于1943年8月到10月间先后到达延安,左英在延安中央医院任内肺科医生,开始了自己的延安岁月。

在延安中央医院,左英刻苦学习。中央医院,有正规医院一样的医疗团队,其中有很多正规医科大学毕业的高级医务人员,还有留学归来的几任主任,也有来自苏联、加拿大、印度等国的外科医生。窑洞医院的医疗设备相对齐全,其服务制度等也都是很现代化的,在这里的工作使左英医术得到显著提高。

这期间,左英在中央医院内肺科,除了门诊和出诊,还经常下乡给当地老百姓看病,帮助防治当时流行的黄水病,这种病的病人发病时,心脏骤停,很快死亡。起初还以为是吃了什么东西而引发,后来,才筛查出是一种病毒。

延安生活是艰苦的,精神却是充实的。中共“七大”筹备期间,华中医院代表团补选左英为医务界代表。“七大”后,左英离开延安,回到新四军队伍中。1945年底、1946年初,左英一直陪伴工作在丈夫刘培善身后,辗转山东、苏北,任第七纵队、第十纵队卫生部副部长。从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济南战役一路随部队南下解放福建。一路转战,一场战役接着一场战役,在英勇的刘培善司令身后,站着的是一位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的夫人、爱妻左英!

左英走起路来给人感觉腿脚不便。其实她的腿是受过伤的,而且是两次重伤。第一次是1943年春,日寇集合万余人的兵力“扫荡”,被新四军粉碎,4月7日夜至8日凌晨,在与日军激烈的江面交战中,敌众我寡,敌强我弱,船长负伤,几位战士也牺牲了。左英所在船只即将靠岸时,遭到敌舰上鬼子火力的猛烈扫射。左英拿起武器勇敢还击,突然眼睛一花,浑身一抖,喉咙吐血,手中的枪已不听使唤,左腿中弹,无力地躺在沙滩上,身旁一位同志发现她受伤了,大声告诉了胡参谋长,胡参谋长从沙滩东端一个箭步跳了过来,难过地对左英说:“左股长,现在我难以救你了。我必须和鬼子拼!请你自己处理吧!”话音未落,他就再次投入战场。敌人再次逼近,左英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决不能让敌人抓住,决不能受敌人的侮辱,她镇定地再次捡起枪,一面向敌人射击,一面爬向江里。等她苏醒过来时,已躺在附近的一条小船上……她左腿伤势很重,失血过多,心跳微弱,被战友们救起来隐藏在张家埂张大娘家,就在日本鬼子的眼皮底下。最终她虎口脱险,伤虽痊愈,但腿却落下了毛病,尽管如此,她依旧很快重返战场,和战友们继续杀敌打鬼子。

第二次是1949年左英随部队南下解放福建期间,接管旧的国民党卫生机构。1950年接管工作完成后,前往北京参加全国第一届卫生会议,在乘车经过江西福建交界的盘山公路时发生车祸,双腿被压断。两次打击没有磨灭左英的革命理想,两次伤愈后都很快投入新的工作中,左英让我们后人重新认识了上海女性骨子里的坚毅与刚强!

上海卫生事业 “爱的使者”

2020年初抗击新冠病毒的武汉阻击战,奔赴武汉的白衣天使们,依然传承了左英——上海的南丁格尔精神。2020年上海市卫生学院第五届“左英护理奖”评选,二十位获奖,二十位获提名奖。她们是抗击新冠病毒之战的女中豪杰,“左英护理精神”的传承者。

按照“左英护理基金”制定的规则,每两年,上海全市评选出护理界杰出代表十位获奖,十位获提名奖。但抗击新冠病毒战役,异常艰辛,所以今年获提名奖名额翻一倍。相信在天堂的左英,一定会含笑注视着护理界的晚辈们!

上海女人的心胸,绝对不像风花雪月中描述那般,左英改写了上海女性的形象,她的爱心是宽广深厚的,无以度量的。1949年6月,左英随十兵团进军福建,在卫生医疗的领导岗位上工作了16年之久。贫困的福建,是对台的前线,大半地区属亚热带,时有烈性传染病暴发。地方疾病流传着鼠疫、霍乱、血吸虫病、血丝虫病、麻风等。近10年多苦战,左英开创了新中国医疗卫生史上的奇迹,八九种疾病,先后被消灭,部分疾病先后得到控制。其中的每一道工作流程,每一项医疗方案,无不承载着她的心愿和心路历程。

她充满仁爱之心,常常念叨:我是医生,只是我身残体弱,对别人关心的不够。她心系灾区,心系希望工程,经常扣除生活必需开支,带头捐钱捐物,被深爱她的福建老百姓与广大干部誉为“爱的使者”。

周恩来总理一直牵挂着体弱的左英,曾下调令把左英调回家乡上海,1972年,左英回到了出生地上海,那片令他难忘的护理事业起步之地。在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党委书记的领导岗位上,她倾尽自己的全力,推动卫生教育事业的改革,细致到关注着每一项药品的研发、每一次临床的实验、每一项课程的教改。她筹资成立上海市人口福利基金会,资助举办特色学校,对多动症、弱智儿童进行特殊教育。她理解基层计划生育干部的工作不易,设立了奖励基金。救灾、希望工程、人口调查、专家义诊等社会公益活动现场,都有着她忙碌的身影。

遵左英同志遗愿,她的子女们把左老生前积蓄捐献出来,委托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代为办理,设立了专项护士基金。“心忧天下,心系群众”的无私精神和崇高品格,将激励青年医护人员秉持人道准则,传递友善关怀,积极扶危济困。左英以其一生的努力,为培养德技双馨的优秀医务工作者做出了巨大贡献!

左英,上海人民的优秀女儿,中国卫生事业的骄傲。

栏目主编:王多 题图来源:邵竞 设计 图片编辑:笪曦
作者为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市年鉴学会会长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