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学习 > 文章详情
墨学何以秦后不传?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杨博 2020-06-07 16:08
摘要:“鬼神不明”的说法,动摇了墨家的核心理论。

周室东迁以后,天子威权下移,掌管诸家学术的“畴人子弟”也因为失去官守而流落四方,他们掌握的专门学问与技艺在民间播散。因为礼崩乐坏,王朝和诸侯实力穷蹙,原有的官学教育也无法正常维持,致使官学日趋衰落,私学兴起。诸子学术在此背景下得以发生、传衍。《孟子·滕文公》说:“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韩非子·显学》也说:“世之显学,儒、墨也。儒之所至,孔丘也。墨之所至,墨翟也。”虽然孟子将杨、墨同举,韩非子将儒、墨并论,但在将墨家作为先秦的“显学”这一点上,则完全一致。

《庄子·天下》在叙述墨翟学说后,提到墨子身后墨学分裂的局面,里面有评论说,相里勤的弟子,五侯的门徒,南方的墨者若获、已齿、邓陵子这一派人,虽然都诵读《墨经》,却背异而不相同,还互相指责对方是“别墨”,用“坚白”、“同异”的辩论来互相诋毁,用“奇偶”不合的言辞互相对应,把各派首领“巨子”当做圣人,都愿意奉他为“主师”,希望继承他的事业,宣传他的主张,到现在他们还争论不休。这里说的“别墨”应非专指哪一派,而是各派之间互相指责对方是异端的情况。《韩非子·显学》里也提到:“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有邓陵氏之墨。”也是说墨子去世以后,墨学后人分崩离析的情况。

墨学作为儒、道之过度,在战国晚期已趋于没落。从公元前381年宋之田襄子接任墨家巨子开始,到秦惠王(卒于公元前311年)晚年“秦墨”与“东方墨者”相争的七十年间,是墨家明显的一个衰败阶段。这一时期内墨学内部的组织、纪律和信念都发生了很大变化,由学派内部分工转化为学派分化,甚至出现了内部争斗。秦代以后就不再见有传授者,所以在《汉书·艺文志》著录中墨学与墨家学子更为寥寥。显赫一时的墨学缘何到了此种境地?

今传本《墨子》中对鬼神明知论的立场除了持完全肯定鬼神明知能力的立场外,也有怀疑的立场,甚至抱有完全否定的立场。

可以先来说完全否定的立场。《公孟》里面记载公孟子说鬼神是没有的,又说君子一定要学祭祀。墨子批评他说:“抱着没有鬼神的想法去学祭祀,就好比缘木求鱼。没有客人去学待客,没有鱼去编鱼网。”虽然这里有墨子的批评,但是公孟作为墨子的学生,在讨论鬼神明知和赏罚的问题之前,已否定了鬼神自身的存在,是无鬼论者。因此,作为无鬼论者的他,否定鬼神明知和赏罚是理所当然的。

《公孟》里面还记载了一处与鬼神的明知能力有关的问答。墨子对程子说:儒家的道理足够丧失天下的起码有四点:儒家认为天不明,鬼为不神,天、鬼因此不悦,这就足以丧失天下了。这表示鬼神明知论已经成为当时儒、墨显学在思想领域激烈争论的焦点。

受当时历史条件所限,持完全不信鬼神的否定立场的人只可能是少数。值得重视的是,墨家内部有部分弟子,根据个体感知,也会提出自己的怀疑。在《公孟》里,“有游于子墨子之门者”与“子墨子”的问答中有“今吾事先生久矣,而福不至。意者先生之言有不善乎?鬼神不明乎?我何故不得福也?”这位无名门人虽然侍奉墨子很久,但以自己没有得福为由,对墨子的教诲以及鬼神的明知与福祸能力提出疑问。还有弟子把这种怀疑蔓延到老师墨子自己的身上。“跌鼻”与“子墨子”的问答亦有“今先生圣人也,何故有疾。意者先生之言有不善乎?鬼神不明知乎?”说的是墨子生病,跌鼻以老师尽管是圣人却还患病为由,提出与无名门人相同的疑问。上举两处虽然内容不同,但所提问题的要旨是相同的。其实,这疑问来源于作为墨家理念的鬼神明知论、赏罚论与现实中个别经验之间的反差。

《鲁问》里面弟子“曹公子”与“子墨子”的问答把这种怀疑体现的更深刻。曹公子提出疑问说:“朝得之则夕弗得,祭祀鬼神。今而以夫子之教……谨祭祀鬼神。然而人徒多死,六畜不蕃,身湛于病。吾未知夫子之道之可用也。”曹公子说虽然自己信奉其师墨子的思想而一直谨慎地祭祀鬼神,但想不通为何祭祀鬼神了却自己不断地遇到不幸。他不知道自己今后是否还要一直遵从老师的“道”,也就是其理念。他怀疑的程度要比《公孟》的“无名门人”和“跌鼻”更为深刻。

《公孟》和《鲁问》中的墨子弟子们,对鬼神的明知与赏罚能力明确表达出了怀疑的立场,这种怀疑虽然均被墨子的权威所消除,但也埋下了墨学在墨子身后分裂的根源。其实很好理解,墨子“鬼神之明”的理论逻辑是不能自洽的。正因为这样,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的《鬼神之明》篇,体现并发展了墨学弟子们的这种怀疑。

《鬼神之明》中不仅有单纯的怀疑立场,还明确地提出了新的“鬼神不明”的说法,而且《鬼神之明》中却并没有墨子对“鬼神不明”的解释与回答,因为简文最后的第五简有表示文章终结的墨节,这说明并非墨子的回答已经散佚了,而是确实被编者取消了。《鬼神之明》应该是为了修正、改革墨子的鬼神说而出现的。更进一步来说,《鬼神之明》承袭墨家弟子们对鬼神之明的怀疑,提出“鬼神不明”的新说,并不仅仅是单纯地修正、改革过去墨家鬼神论逻辑不能自洽的问题,而是带来了从根本上动摇墨家思想体系的危险性,而如果墨家思想体系整体被动摇,与以往不同的学说被提出,不仅象征着墨家内部的瓦解,还象征着墨子以来形成的强大凝聚力的瓦解,显示出墨家衰败时期内部理念的变化,甚至奏响了宣告墨家分裂和结束的序曲。

“鬼神不明”的说法,动摇的是墨家的核心理论。因为墨子相信鬼神明智能力与现实祸福之间存在一一对应关系的独断立场,是他的学说招致批评和质疑的主要原因。在普遍的应该与现实之间很容易找到反证,但是人们对鬼神的迷信,不从墨子始,亦未从墨子止。墨学衰败之后,汉文帝“宣室求贤访逐臣”也会“不问苍生问鬼神”,凡此无不为后来者戒。

栏目主编:王多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古代史研究所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