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伴公汀 > 文章详情
网红业委会主任何剑:我们是一届“后继有人”的业委会
分享至:
 (28)
 (6)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谢飞君 2020-05-18 06:11
摘要:上海的业委会参与者这个群体也在被密集关注。

何剑红了。5月10日早上8时21分,中环花苑业委会主任何剑在小区公众号上发了一篇致丰巢公司的公开信,伴随着阅读数突破10万+、100万+,何剑的生活也忽然改变,接受采访成为他每天生活中最重要的事项。

因为希望能有更多人了解小区事务,何剑“来者不拒”,5月10日和5月12日两晚他都整晚未睡。但“停不下来”的何主任觉得有点遗憾,媒体主要因丰巢事件蜂拥而至,对小区治理关注不多。于是,本来约好的先等他过完“网红瘾”后再做的采访提前了。

一夜爆红的“何主任”

“停不下来”是何剑最直观的感受。

微信采访、电话连线、当面采访以及到小区拍摄,大量的媒体采访要求,通过各个渠道到达他。巨量采访“轰炸”之下,何剑自己也越陷越深,每天闭上眼睛就是这些事。想复盘,没时间。空下来的间隙,他自己也曾多次打开那篇被赞为“教科书级写作”的公开信,越看越觉得网友们这一次太包容了。

“回头看,公开信有很多不足,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关注,还几乎没人怼呢?”一开始,何剑觉得是因为丰巢收费触及了大部分人的利益,“不同身份的人回到小区,都会受到快递柜收费影响,所以引发了共鸣”。很快,他又觉得是业委会主任这个身份的原因。“业委会是弱势群体,你去看网上那些留言,很多人夸这位业委会主任如何如何,这样的话看多了也很怪,言外之意似乎业委会主任天然就该逻辑混乱?”再后来,何剑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公众就是被一种不该收费的情绪裹挟了,我和小区恰好充当了一个代表性的符号,采访我,只是需要我说出那些早已说了很多遍的话,采访小区业主,也一样。”

意识到这一点,何剑也对采访本身做了一点规划,哪些媒体是关注新闻事实本身,哪些媒体的采访和新闻进程同步,哪些媒体会要追溯根源谈到业委会治理……他把整个星期都空了出来,让媒体的关注稍稍转向他更关心的方向。

“一方面,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为了让业主理解这个事情,让一部分同意收费的业主知道,一旦同意收钱后就再也退不回去了,媒体的采访无疑帮助小区达成了共识;另一方面,也希望这个偶发事件能让一般人对业委会有多一点认知。”值得一提的是,丰巢事件中,上海有超过百家小区的业委会联合起来向丰巢发起了谈判诉求,站在聚光灯下的何剑是其中之一,所以他也希望有更多的业委会参与者被看见。在5月14日的一次媒体采访中,他把业委会学习平台众蚁社区的负责人韩冰也叫在一起,希望把媒体对于自己的关注延伸到整个上海业委会的参与者人群。


小区已经完成的监控改造由小区业主一路跟进

被看见的上海业委会

在何剑成为网红主任的同时,上海的业委会参与者这个群体也在被密集关注。针对丰巢建小区联盟,谁第一个提议?哪些人一起讨论梳理出了最终的诉求?哪个小区反对收费最理直气壮?每一个问题,都会指向某个小区的业委会参与者。而在一圈采访之后,一家人物杂志的记者发出疑问:为什么上海的业委会给人一种很活跃、很年轻的感觉?

确实,上海的业委会很活跃,一个500人的上海业委会参与者实名交流群,每天都有成百上千条在翻滚,围绕小区事务,讨论出专业、规范的解决之道。以丰巢事件为例,那么多家小区联合在一起,但都没有采取任何过激行为,最大的收获,是不同小区各自拿出签订的丰巢合同比照一下,直观地了解到不同小区的合同在表述缜密度上的差距 。比如某个知名物业与丰巢签订的合同中有“该小区业主委员会或超过20户以上的业主强烈反对的可以解除合同”的条款;也有不少小区的合同是丰巢公司主导的合同,对于能否收费用了模棱两可的表述,容易陷入被动境地。在这样的情况下,业委会参与者中的法律人士又站了出来,结合已有合同做出一份更为缜密的合约供大家参考。

5月16日早上9时,韩冰在因丰巢涨价事件而建的临时讨论群宣布丰巢事件告一段落,后续将回归到日常业委会参与者交流群。5月16日23时54分,何剑在微信上给我传来了小区的公众号文章《中环花苑业委会关于“丰巢智能柜”的最新决议》,考虑到丰巢明确将在该小区协助快递员征得业主同意后投件入柜的要求,以及调整用户免费保管时长由原来的12小时延迟至18小时,小区业委会决定从2020年5月17日起恢复小区内智能快递柜的使用,并宣布中环花苑的“快递驿站”近日将开放投入使用。“在快递入柜前选择权交给用户的前提下,业委会没有责任和义务继续介入消费者与第三方企业的法律关系。”何剑说。


小区停车位旁的草坪边铺上一部分石子,为了方便业主雨天下车

从问题小区到网红小区


丰巢涨价事件渐入尾声,对何剑而言,这是小区众多事务中非常小的一个插曲,大部分人态度一致,业委会也不用做太多解释性工作。而一路走来,小区有太多费时费力还不一定能得到妥善解决的问题。

在这一波的媒体报道中,何剑所在的小区中环花苑成了保养良好、管理到位、邻里和谐的网红小区,小区高于周边楼盘的均价也备受关注。但3年多前,中环花苑还是问题小区,当时曾因多方矛盾难以破解而被媒体整版报道过。

“业委会接手中环花苑时,小区已开盘八年,邻里陌生,停车矛盾、车库遛狗问题、广场舞噪音扰民引发的矛盾日渐增多。”从2016年1月开始参与小区事务的何剑,做了大量让业主们尽快熟悉起来的工作。

“有些问题,可以靠熟人社会来解决,像高空抛物、楼道里面堆放杂物垃圾这类事,邻里熟悉的话,怎么好意思做?被同一个问题困扰的业主,大家可以一起想办法解决。”业委会做了两件事,以业委会名义建立小区实名大群和各楼栋群,而随着业主们日渐熟悉,更多根据业主兴趣爱好而建立的兴趣群、棋牌群、运动群、宠物群、教育群也不断出现,从多个维度拉近业主关系。如今,中环花苑1059户人家,有70%的家庭有成员在何剑建的业主群内,为小区治理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回望来路,中环花苑舒适环境的背后,首先是有一群不止关心自己、还关心着整个小区的热心业主,正是因为他们没有选择当轻轻松松的‘键盘侠’,一起拿出实际行动切切实实地关注问题,落实事情,才让一个小区在三年内‘起死回生’。”


在淘宝上价廉物美又美观的广告牌

一届“后继有人”的业委会


“小区很容易被破坏,但业委会需要搞建设。”跟着何主任在小区巡视了一圈,小区的大门是小区一位有设计背景的业主设计的,各个楼懂的广告牌是热心业主淘宝比价后买来的,小区做监控改造,一位业主自告奋勇“我就做这个的,我不参与竞标,我来把控”……这些人,并不是业委会委员,但都是散落在各行各业的专家能人,都可以出力。

“当然,太专业的人也未必适合做业委会,因为理想太高远,现实太骨感。”何剑坦言,小区事务纷繁复杂,有时候也会陷入难以破解的困境,在制定小区停车规定、处理商铺排污问题时,也曾备受压力,但他的个性是“不惹事,也不怕事”,几经努力才有了如今“全面和”的局面。


绿树成荫的小区塑胶跑道

“一个小区平静是最好的,每天天亮、天黑,什么事也没有,就特别好。如果不是丰巢事件,我现在只需要5%的精力在小区,差不多是自己的工作告一段落了,才到业委会换换脑子。”何主任举例,疫情期间,小区会有业主自发组织捐款捐物资的工作,整个流程都有专人跟进,业委会只需要在怎么使用上给一点意见。

所以,和上海很多小区的业委会面临“后继无人”的困扰不一样,有近200位小区热心志愿者的局面是何主任在小区推进诸多事务的“定心丸”,包括2021年这一届业委会任期结束后是谁来参与业委会,对小区而言都已不是问题。

“只要在小区形成了大家一起做事的氛围,就一定会有人来参与业委会,真正有抱负的应该是‘00后’。” 何主任是位“80后”,此次采访中屡屡被外地媒体称为年轻的业委会主任,但在他看来,在上海并不算年轻,已经有很多“90后”参与其中,而他寄予厚望的是00后。“再过10年,有‘00后’参与的业委会会有更多不一样。”





栏目主编:张骏 文字编辑:张骏 题图来源:小区正门口的标识和右侧黑色移门都是热心业主设计的
本文图片均为谢飞君摄
评论(6)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