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学习 > 文章详情
口罩的全球简史
分享至:
 (2)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高福进 2020-05-10 09:43
摘要:何谓文化?简言之五个字即成其定义:人+创造=成果,亦即地球人通过劳动所创造的社会性的成果,就是“文化”。那么,创造意味着创新,创造出之前所没有的文化成果:包括人类所建立起来的所有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比如迄今所知最早的人类文化成果——旧石器;当然,也有不断翻新的精神文化成果,如当今各国各民族的政党制度或宗教信仰。因此,任何文化成果离不开“创造”之创新性,最早的打制石器如石刀代表着最先进的武器或工具,它的发明者和持有者成为一方霸主,而石器钻孔技术的掌握也许成就了一个全新的区域社会(SOCIETY)的形成、发展、强盛和延续。口罩就是这种“文化”。它最初的诞生就是一种伟大的发明和创新,而无论当时发明者最初的用途如何。

谁发明了“口罩”

“口罩”作为全新的发明物,究竟最早出现于哪一个国家或地区,由谁来发明的,颇具争议。

口罩这种发明,中国是最早的发明国家之一。因为早在两千多前的孟子已经提及这一类似物。如果依据历史文献的记载,从卫生防护和防止污染等方面看,我国是率先使用“口罩”的。我国的上古时期(先秦之前的历史时期),为防止刺鼻的粉尘、恶臭的空气以及口气而始用丝巾做成简易“口罩”,先是遮盖口鼻,这方面的文献包括《礼疏》、《孟子》等。《礼记·曲礼上》:“负剑辟咡诏之,则掩口而对。”孔颖达的注疏中的第一个解释是:“掩口,恐气触人。”《礼疏》则有载:“掩口,恐气触人。”则更能体现卫生防护之本意。《孟子·离娄》则指出:“西子蒙不洁,则人皆掩鼻而过之。”那么,如何解决这些恶臭问题呢,自然是用各种布料、绢布遮住口鼻。

在欧洲,类似口罩的发明物的诞生,自然是黑死病的暴发。据说,纵观欧洲的中古时期(公元500-1500年间),整个医疗行业是由巫师掌控,当医生们为人治病期间,那些更有势力的巫师认为医生抢走了风头和生意,为此对医生进行骚扰、迫害包括追打,这种情况尤其是在14世纪中叶黑死病大爆发之时尤甚:据说,医生们为了躲避各种迫害,就准备好纱布,以纱布遮住自己的面目,避免被轻易地认出来。于是,这就是口罩在欧洲诞生的缘由和背景。实际上,在古希腊罗马时期的古典文明社会中,类似口罩左右的抵御呼吸恶气的措施已经出现,不仅仅欧洲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已经由此记述,罗马人对此更是发扬光大,罗马帝国初期的科学家老普林尼(23-79年),曾经利用松散的动物膀胱皮肤过滤灰尘,可以说是净化不洁空气的另一种发明。

当然,从时间上来看,最早的口罩发明应该是在亚洲——中亚地区。在古代的伊朗,属于雅利安人血统的古波斯人,一直存在着佩戴口罩的传统。不过,据说是源自宗教因素(可能是某种仪式)而诞生的这种遮掩口鼻的面罩,我们认为,这却是真正出于卫生防护的直接原因。这一隋唐时期传入我国随后文献上称之为“拜火教”(金庸武侠小说里的叫“波斯明教”)的教义强调:世俗之人呼出来的气息是是不洁之物,为此在实施具体的信仰仪式期间,将特定的布料将面颊包裹起来,尤其是口鼻。考古发掘展示出来的浮雕中可见这种祭祀仪式上巫师们所佩戴的这种“口罩物”。

首先是源自宗教仪式的口罩物——“一张小布片”。遮住“类似口罩”物的历史是为了各式各样目的的遮住口鼻的布片。迄今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口罩”,可能是诞生于公元前6世纪的伊朗高原。与我国春秋时期相对应的中亚波斯人在他们的拜火教(一般统称为琐罗亚斯德教,隋唐传入我国也称“祆教”)仪式上有此旁证:已经发现的墓葬遗址里有带着遮住“口罩”的祭司主持仪式,墓门的浮雕说明,波斯人的这一宗教要求信徒们用步遮住脸面。然而,真正的目的应该是,拜火仪式期间,浓重刺鼻的烟火迫使他们不得不带着“口罩”遮住口鼻以便防护。

其次是带有地域特性的“口罩”物的发明。这是来自日本这一岛国忍者的“面罩”。它的发明和发展显然与卫生防护无关,其用途被认为是当今的明星类似:戴上这种“口罩”或者“面罩”,主要是方便自己,不然如果让追星者认出来的话,会带来很多的不方便甚至麻烦。当然,日本忍者的不方便被认出来的原因,亦非类同于当今的明星,他们想使自己处于一种独立而神秘的状态和处境之中。

这种日本忍者所戴的面罩是为了让人“不识庐山真面目”,有着神秘之意,不过这与日本的文化和历史有着直接的关系,岛国民族精神的特性使得“忍者”这一职业长期存在,在相当于欧洲漫长中古时期的日本历史时期诞生了这种特殊的职业:他们必须尊奉“四戒律”——除非公务,决不滥用忍术;为逃命而须舍弃自尊,不惜性命也要守口如瓶,决不泄露身份(;他们所谓的“隐忍”却时刻暗藏杀机,这种受过特殊机构训练出来的侠客、间谍或者杀手,呈现出典型的游侠风格,可能是派生于我国战国时代墨家学派的军师团体做派,不过只是他们没有那种思想和学说,而只是呈现了武士精神而已:忍者们接受特殊训练——忍术的专门训诫、练习,随后从事间谍和暗杀活动;他们穿着深蓝或者深紫色的服装,目的是不希望被人们随意发现和认出,当然,面罩更具有“忍者特征”。这种“类似口罩”完全不具备卫生防护的目标、意义。

若是从卫生防护视角以及基于文献记述,我国抗疫说是第一个“口罩”的国家。2500年左右的先秦时期,为防止粉尘和口臭等污染而开始用丝巾做成的“口罩”,首先是遮盖自己的口鼻,“掩口,恐气触人”(《礼疏》)及“西子蒙不洁,则人皆掩鼻而过之”( 《孟子》)是文献记载的佐证;因为当时对人们而言,用手或袖捂鼻子是很不卫生的,也不方便做其他事情,后来有人就用一块绢布来蒙口鼻。

当然,更为令人信服的证据与卫生的直接关系的口罩的发明。据说这与马可波罗游记有关,因为它记载了口罩的真正用途。不过《马可波罗游记》的真实性至今存疑,但是里面所记述的时代和内容的确体现了中华大地的文明状况。《游记》里这段有名的记载被广为引用:“在元朝宫殿里,献食的人皆用绢布蒙口鼻,俾其气息,不触饮食之物。”这里的“口罩”是为了避免口气重的太监污染皇帝的食物。这一据考证是“用蚕丝与黄金线织成”的“布料”口罩目的是蒙住嘴巴和鼻孔,当然,更多的应当是用绢布制作的真“布料口罩”,所谓中国人发明的口罩。

口罩的普及

“类口罩物”业已伴随人类三千年的文明发展史,它的发明体现了地球人的抗疫史,与此同时,从科技文明进化的角度而言,也是物质材料改善的进化史。

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暴发的“西班牙流感”使得口罩从外科医生的专用走向寻常人家。其实,早在1897年,德国人美得奇介绍给大家一种用纱布包口鼻以防止细菌侵入的方法。以后,又有人做了一种六层纱布的口罩,缝在衣领上。用时翻转过来罩住口鼻即可。可是,这种口罩一直要用手按住,极不方便。后来又有人想出了用带子系在耳上,这就成了今天人们经常使用的口罩。而进入20世纪以后,口罩的现代意义愈发体现出来了。

这一老百姓普遍使用口罩的标志性时间是1918年岁末。1918年3月11日,始自美国堪萨斯州的芬斯顿军营的世纪大流感迅速传播到欧美各地,随后席卷全球,感染全球超过30%的人口,在那个抗生素还没有诞生的年代造成数千万死亡,死亡的数字远超那个世纪上半页两次世界大战因战争致死的人数,又因为西班牙感染的人口比例极高——全国达到800万人,因此被称为“西班牙流感”,是世界上死亡最多的传染病事件之一。为了遏制近乎疯狂的传染,佩戴口罩必须所为,各国人民皆被强制性佩戴口罩以抗击疫情,至于红十字会和其他医护人员更是如此:当时的黑白照片见证了瘟疫大流行时期全民戴口罩对抗流感的“壮观场景”。

真正的口罩发明要等到19世纪末。1895年,德国病理学专家莱德奇发现,病菌是通过空气传播的,人们在打喷嚏、咳嗽及讲话时带出来的唾液,会导致伤口恶化。于是,他建议医生和护士在手术时,戴上一种用纱布制作、能掩住口鼻的罩具。此举果然有效,病人伤口感染率大为减少。从此,各国医生纷纷效仿,这就是现代口罩的开端,我们暂且称它为口罩1.0版本。由于对面部、口鼻贴裹过紧,戴者久而久之,极不舒服。两年后就得到改进。“2.0版本”口罩为此很快就加以改进,而且又与体育竞技直接相关。1897年,在不列颠,一位外科医生将在医学界流行使用的口罩升级:他在纱布内安装细铁丝支架,使纱布与口鼻间留有间隙,从而克服了呼吸不畅、容易被唾液弄湿的缺点。不够克服了难受、不舒服的问题的同事,在改善病菌传播方面效果没有得以体现。依然是两年后就解决了关键性的问题。

“3.0版本”——法国人再次升级,其效果颇佳,现在依然在使用。1899年,法国一位医生做了一种六层纱布的口罩,缝在手术衣的衣领上,用的时候就将衣领翻上。后来口罩改成可以自由系结的,用一个环形带子挂在耳朵上。现代口罩就这么华丽地诞生了。

口罩最初的使用仅仅限于医生和护士,走向大众已经不是两年的事情了。而若非一场遍及全球的大瘟疫流行,也许它还要推迟一些时日,才能自医院走向广场、马路和家家户户之中。口罩的普遍使用源自“西班牙流感”的暴发。正是在这种环境和背景之下,在相关国家,人们被强制性要求戴口罩。如今,每当发生重大疫情时期,人们的随即条件反射,第一反应就是戴上口罩。

伍氏口罩

我国大规模性佩戴口罩也发生于一百多年前,起因是我国东北地区发生的重大疫情,而期间有一个人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个就连今天很多人不熟悉的名字,却在中国的口罩文化史上,可谓留下来浓墨重彩。

这个就是伍连德(1879-1960)。出生于马来西亚槟榔屿的伍连德祖籍广东广州府新宁县(今台山市),他自幼聪明好学,17岁就获得英国女皇奖学金,赴剑桥大学的意曼纽学院就读细菌学,后获得医学博士;伍氏作为中国卫生防疫、检疫事业的创始人,是我国现代医学、微生物学、流行病学、医学教育和医学史等多个学科领域的先驱,也是中华医学会首任会长、北京协和医学院及协和医院的主要筹办者。

1910年,东北地区发生瘟疫,限于当时的环境和条件,疫情迅速扩展。类似于当今的新冠肺炎疫情,那次传染性极强的肺鼠疫主要也是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染,在这个时候,时任北洋陆军医学院副监督伍连德博士冒着生命危险来到重灾区——哈尔滨,而且冒着被当地人敌视的风险解剖了中国医学史第一具传染病尸体,这一大胆之行也是世界医学史上首次对鼠疫尸体样本进行解剖,从而解开了一些科学谜团。

这位伟大先行者当断立断,借助于处在末日黄花阶段的清王朝政府的诏令,采取了一系列防控和遏制措施。

首先,阻断重要传染源之一的交通,此等手段当今依然在进行规模性、阶段性地使用。

其次,设立隔离区域。隔离实践古已有之,但是伍连德的隔离则是积极吸取欧洲国家近代以来的先进的实践经验,亲自指导在疫情地区实施针对性的隔离措施,取得了立竿见影之效。

再次,政府在关内大规模地征召医生,组织运输队伍,动员各行各业服务人员,一同救助东北地区的疫情,集中力量进行防疫。

最后,佩戴口罩。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伍连德先生发明了一种更加有效的针对性的口罩——“伍氏口罩”,它用双层纱布缝制而成,从而有效地防止了飞沫的传染,达到了隔离病患的作用。伍氏口罩制造简单,材料易获得,成本低廉,只需当时的国币两分半;而且使用方便,疫区民众纷纷使用,从而大大降低了这次重大疫情的死亡率和传染率。“伍氏口罩”为此受到世界各地医界人氏好评,也在那个国破家亡的时期成为中国人的独到的发明,也在全球范围得已推广。

仅仅用了四个月,这次疫情得以终止。伍连德似乎是个小人物,但他却在20世纪初为中国的防疫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为此他还在1935年被提名为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的候选人,这是华人上个世纪中期年代离诺贝尔奖最近的一次。

20世纪中叶之后,口罩再次发挥重要作用。口罩的大规模使用次数明显频繁,载入史册的历次大流感中,口罩在预防和阻断病菌传播方面数度扮演重要角色。从简便实用的角度而言,迄今我们所使用的各式各样的口罩如N95、N90、一次性等等的口罩,可以说都是“伍氏口罩”衍生品。

当然,由于科技的进步和材料的改进,口罩的文化史也在不断进化之中。著名的案例就是20世纪中叶暴发的“伦敦大雾”,随后几十年还有洛杉矶、旧金山暴发的类似“雾灾”。1952年12月,伦敦严重污染,整个城市为浓雾所环绕笼罩,加之无风,浓雾持续五天,严重空气污染及其集聚的有害气体致使1万2千人死于非命——这是现代文明社会因浓雾致死的大灾难。而且不止于此,这次大雾还造成了10万多呼吸道疾病的病例:从此之后的几十年,被视为“雾都”的伦敦如同静止的巨型毒气罐,一代名城的居民成为装在毒气罐、住在毒气室的无头苍蝇,于是乎,口罩就像雨天的行人所备的伞具一样,是避免大气污染的必备必用之物。

新世纪以来,我国民众使用口罩的意识逐步增强,无论是有无疫情的环境下。冬天口罩用来防寒,北方人用来防尘防沙,去医院期间用以防止疾病传染。而在2003年非典暴发期间,中国人乃至全球许多地方,又一次大规模使用口罩。2012年,我国各地发生间断性的严重雾霾再次使更多的人戴上了口罩,“PM2.5”这一全新词汇成为网上热词,随后就是今天大家更熟悉的“N95”、“KN90”等口罩型号成为一个较短的时髦热词。

栏目主编:王多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