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抖音”上拉客,转手拿提成:民营美容医院如此营销是坑人吗?
分享至:
 (94)
 (7)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家琳 2020-04-17 06:31
摘要:网络上各类虚假宣传、改头换面的“号贩子”“医托”层出不穷。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热线63523600近日接到贵州求美者胡小姐来电,反映她在“抖音”上遇到一位自称上海韩镜医疗美容医院(以下简称韩镜医院)员工叶某。在听信了对方“无效即可申请无条件退款”等诸多花言巧语后,胡小姐经不住诱惑,便于今年1月在沪花了近7万元求美,不料感觉效果不佳,让她雪上加霜的是,叶某不认账了。

△上海韩镜医疗美容医院大堂内的求美者。


线上“偶遇” 花言巧语

据胡小姐说,双方加了微信后,叶某直夸她基础好,医美后一定更加靓丽。胡小姐经比较后,最终确定在上海韩镜医院做“鼻综合+全脸脂肪填充”医美手术。最初价格是7.5万元。叶某承诺,如达不到预期效果,可申请无条件退款,还称这是医院给的保障。

△叶某承诺,如达不到预期效果,可申请无条件退款,还称这是医院给的保障。

双方商定胡小姐于去年12月31日抵沪。可当胡小姐抵沪后,叶某却声称肠胃炎发作无法陪同,让同事咨询师“奥瑞”(谐音)接待她。在医院内,胡小姐通过微信和叶某一番讨价还价,最终确定了6.8万元的医美价格。随后一名医生向她介绍了一些注意事项。

今年元旦,胡小姐再次来到医院,在“奥瑞”陪同下刷卡缴清费用,并确定了1月4日上午手术。1月4日,胡小姐到医院做手术,叶某在医院首次露面,可并不认路,最后还是由“奥瑞”带胡小姐进了手术室。

胡小姐手术完毕,叶某在手机上向她发了术后即刻效果图,可胡小姐并不满意。自手术后,叶某便再未出现,两人在微信上对医美效果、费用等起了争执,胡小姐质疑叶某的真实身份,叶某声称自己就是医院员工,根据行业规则,仅拿了手术费2-5个百分点。胡小姐还多次联系“奥瑞”,“奥瑞”要她联系叶某,称自己只是替叶某做做接待。

3月30日,胡小姐再次抵沪来到医院。还是仅“奥瑞”接待,“奥瑞”当面称叶某就是医院客服人员。

△叶某自称是韩镜医疗美容医院(工作人员)。


一真一假 默契配合

叶某、“奥瑞”与医院是何关系?记者曾两次前往韩镜医院,院方于4月1日明确回复,叶某不是医院工作人员。此外,因“奥瑞”并非真名,医院人事名册中难以寻找。不过记者拨打韩镜医院电话51160088,接线员确认医院确有“奥瑞”此人。

记者在得到“奥瑞”的联系方式后,于4月9日第三次来到韩镜医院。经查明,“奥瑞”为该院客服销售人员王某。

医院行政部负责人当记者面拨通了王某手机。据王讲述,叶某曾来医院应聘未果,双方由此结识。胡小姐系叶某介绍来院手术,给叶的返点是从自己该得的酬劳中划分出去的。

医院行政部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院内客服人员的销售提成是手术费用的8%。

△叶某自称所拿手术费返点。


互联网医疗营销不能缺少“规矩”

上海先行法治调解中心主任张劼律师表示,基于上述事实,并非医院正式工作人员的叶某隐瞒了真实身份,涉嫌不实宣传;而作为正式销售的王某则装聋作哑,相关行为都没有充分满足求美者的知情权,一定程度上也有损医院声誉。

记者从业内人士获悉,社会办医疗美容机构现定位于企业,可由其自主定价医疗美容价格。上述机构营销人员的销售提成也无禁止性规定。

由于获客对社会办医疗美容机构至关紧要,上述机构因此特别垂青营销渠道。除了源于线下的生活美容店、健身房等“导流”外,随着微信、抖音、快手等网络社交工具的快速发展,线上各类无门槛、低成本、传播广的营销术五花八门。

张劼表示,现代通讯、可移动和智能化设备等互联网技术正改变着医疗服务和相关产业发展方向。而与此同时,网络上各类虚假宣传、改头换面的“号贩子”“医托”等也层出不穷,且更具普发性、隐蔽性。他呼吁主管部门予以重视,确保互联网医疗能健康发展。

市卫健委卫生监督所提醒广大求美者做到理性求美,“相对冷静、急事缓办”,注意看清医美机构、医生资质以及价格,不要轻信线上线下各类“咨询师”的诱导,健康、平安才是硬道理。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毛锦伟 题图来源:新华社 资料图 图片编辑:项建英
评论(7)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