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武汉日记】武汉人“回过神来了”,我一天里接了近20个奶茶、黄焖鸡订单
分享至:
 (11)
 (7)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杨书源 2020-03-31 14:09
摘要:我的两名孩子虽然在我的叮嘱下一直呆在家里,但是他们好像也从我回家越来越轻松的表情里理解了什么,开始要求我每天买些零食带回家。

距离武汉外卖小哥肖唐松解除医学观察隔离过去1个月了,他依旧在送外卖。只不过,现在他说自己在路上骑车“很想唱歌”——他不再是冬天那个街头的“独行侠”。

2月11日,40岁的外卖员肖唐松在送餐途中,送一位称“胃疼,需要去医院”的男子到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这位男子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在第二日凌晨离世。后来,家属在网络上发文寻找送丈夫去医院的外卖小哥,并通过当地媒体道歉,称自己当时不知道丈夫是肺炎。

肖唐松也因此住进了隔离酒店,经历了14天的定点隔离观察。

2月25日是他解除隔离的日子,因为“抗疫英雄”的名气,肖唐松获得了物流公司和阿里巴巴颁发的近5万元奖励。然而没耽搁一天,2月26日他又重新出现了在武汉街头传递物资,他是这座城市从沉寂到复苏最衷实的见证者。

讲述人:肖唐松   年龄:40岁 职业:外卖配送员

你知道外卖箱子里,一杯杯密封好的奶茶重新开始随着车轮颠簸晃动的感觉吧?那时候我就知道了,武汉人都回过神来了,开始重新追求生活了。

3月27日前后,我负责配送的武昌和洪山交界的南湖片区内,第一家连锁奶茶店复工了,我接到的奶茶订单迅速就多起来了,一天起码有七八单吧,看来大家都憋坏了。后来我才知道,我这点奶茶的订单数还不算是厉害的,我另一位送外卖的朋友负责的区域里,复工了2家连锁奶茶店,他每天能接到十几二十个奶茶订单。

就在3月30日,南湖这边一家黄焖鸡米饭店也开了,我的区域里一共有5家黄焖鸡米饭店,我想接下来肯定会慢慢都开店的。

奶茶店虽然是开店了,但店里来来往往的“顾客”都还是我们这些外卖小哥。因为大型商场还没有开门,能营业的餐饮店也基本都是马路两边的小店。大家也都在坚持无接触式配送的原则,我过去基本看不到店家,直接从店门口保温箱里拿出老板事先已经打包好的外卖。送到小区以后,也是放在大门口指定的外卖配送桌上就走了。

肖唐松拍摄的日渐复苏的武汉街景。肖唐松供图

这些天,除了奶茶以外,点冒菜、热干面作为中饭晚饭的人也多了起来,不过我送的最多的还是超市的订单,每个订单基本都是价值几百元的蔬果肉类。

可见,大家的心还没到完全放下来的时候,还是愿意在家吃饭。不过好在一二月份时,那种为了囤货,一下子下单数千元的订单已经不存在了,大家都知道物资供应没那么紧张了,也就是有限度多买一些。

眼下,配送酒精和消毒用品的订单也少了很多,这些在武汉也不是稀缺物资了,现在大部分药店都能买到口罩和酒精,我自己身边口罩也还有好几包,每天送外卖都可以放心用掉两个新的一次性医用口罩。

现在我一天大概要接50多单,这已经恢复了一大半了,在疫情发生前,我一天多时也就跑七八十单。

每个外卖订单的收入也已经从春节和疫情时期平台补贴的十几元一单恢复到了日常的四五元一单,虽然钱挣得少了,但是起码证明这个城市在日渐正常,我还是开心的。

我有时候也在琢磨,武汉人的生活是在什么时候好转的,我明显感觉到的一个转折时间是我出了隔离酒店一个星期以后。

我刚解除隔离时,其实没有马上恢复送外卖,而是去社区做了志愿者,帮那些腿脚不便的老人送粮油蔬菜。当时感觉大家备战备荒的氛围还挺激烈的,只是一周后,需要我帮忙的人越来越少了,社区的工作人员告诉我眼下情况好多了,建议我继续回去送外卖,如果社区这边有什么事,他们会再喊我的。当时我一恢复送外卖,最明显的感受就是药店里能买到口罩了。

疫情以后,唯一有些不方便的,可能就是我自己的吃饭问题。以前肚子饿了,就到街边口味好的店买一份饭在店里吃,现在不能堂食了,我的饭也就马虎了起来。一家叫“小二街”的小超市老板是我的老熟人,他现在点外卖时都会多要一碗米饭,我有时候就会去他店里吃,他也从来不收我的钱。

说来也巧,我当时住的隔离酒店就在他超市隔壁。那两个礼拜,他几乎每天打电话给我,问我要不要矿泉水呀、点心呀,然后他托工作人员送进房间。

我住的小区也很周到,每次看到我穿着这身外卖制服进小区,工作人员就会帮我拿一桶泡面、2个面包,这样每天也能对付一餐。

武汉真的是一个人和人之间特别亲近的地方。我之前送跑腿订单时,花了2天时间帮一位感染的老人家属买到了制氧仪,后来这家2岁的孩子也被感染了,我又帮着买了7次药。直到现在,我和这家人还有联系。他们全家现在都康复了。你会觉得,这家人是和你有很深联系的,虽然可能一共也没有说过几句话。

至于那次我救助的那位新冠肺炎逝者的家属,我一出隔离酒店就有位记者替我视频联系了他儿子。我在电话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一个劲儿告诉他:你爸爸不在了,一定要照顾好你妈妈。我真的从心里一点也不怪这家人,大家在当时都很无助。

也有人在我的事情被媒体报道后,发现我脚上的鞋子破了,说想给我买双新鞋子。我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因为那双鞋子要300多元,买来的确不便宜,而且我也有别的鞋子穿。现在,这双鞋子就放在家里鞋架上,也算是这个非常时期的纪念。

我的两名孩子虽然在我的叮嘱下一直呆在家里,但是他们好像也从我回家越来越轻松的表情里理解了什么,开始要求我每天买些零食带回家。

现在,天气放晴的时候,我在街上看到骑共享单车的市民或者是戴着口罩牵着手走路的情侣,总有种说不出的激动,特别想隔着口罩开心大喊两声,或者是从电瓶车的座位上跳起来。

我在武汉13年了,经历了这一劫,我也更想在这里牢牢扎下根来了,第一步当然是要努力挣钱买房。这是一个值得托付生活的城市。

肖唐松在送外卖。 肖唐松供图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曹立媛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评论(7)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