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疫中札记:冬天带走的,春天会还给你
分享至:
 (11)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江少宾(安徽) 2020-03-28 19:04
摘要:我知道,冬天带走的,春天会还给你。

小河:

湖畔的早樱已经开了,红叶李开得繁盛。从医院回来已经20多天,想着给你写封信。我很好,没有发烧,没有咳嗽,只是心有余悸。谁能想到呢?那天凌晨,前所未有的剧痛突然从腰部袭来,躯体仿佛已被拦腰折断。更难受的,还是接踵而来的小便受阻,坠涨的小腹越来越沉。你知道,我没有经历过这些,恐惧在所难免。好不容易挨到第二天中午,依旧没有缓解,我撑不住了,只好挣扎着起床,叉着腰,决定去医院。妻儿都不放心,我自己也不放心,然而,面对凶险的疾病,我们每个人都是弱者,别无选择。

疫情笼罩,医院少了往日的喧嚣,空旷的大院里,两个保安裹着厚厚的防护服。急诊大厅里弥漫着消毒液的味道,来来往往的患者清一色地戴着口罩。有朋友说,这场疫情或许会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每个人都在经受大考,人性的弱点和光辉都得到进一步彰显。在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那些舍小家为大家的医护人员、战士、农民、工人,以及那些默默无闻的志愿者和捐赠者,他们被誉为最美的“逆行者”。我敬重这些逆行的身影,他们让我对每一个平凡的生命都充满了尊重。

测过体温之后,分诊台让我直接去二楼,看泌尿外科。自动扶梯依旧在运转,不少诊室关着门。上到二楼,幽深的通道空荡荡的,宽敞的候诊室空荡荡的,只有电子屏幕上闪着一行醒目的红字:“请12号XX去外科7室就诊”。7室的门虚掩着,坐诊的是一位年轻的医生,姓左,30岁上下,戴着医用口罩,看不出表情。我忐忑不安地陈述自己的症状,医生怀疑我是前列腺炎,开好B超单,让我去做检查。

做B超要去另一幢楼,又量了一次体温。一进门我就傻眼了,B超室和平时几乎没有区别,我抢到最后一个号,在我前面等候检查的还有23个人。我挑了张空椅子瘫坐下来,坠胀的膀胱,酸痛的腰部,我已不堪重负。之后我才发现,在我前面等候检查的,一半以上是孕妇。一对年轻的小夫妻坐在我前面,穿着同样花花绿绿的厚睡衣,头挨着头,一人戴一只耳机,一面看视频,一面窃窃私语。真幸福啊,生命的孕育像一束希望之光,冲破了疫情的重重阻挡。因为这样踏实的希望在,他们定然没有我们这样深长的焦虑。我们之所以焦虑,是因为突然间成了困兽,生活方式变了,行为方式变了,没有了如鱼得水的交际、左右逢源的应酬。你看,有图有真相。老友江子憋不住了,某晚九点,他原地跑了半个小时,计5915步,四公里——“不然,松闸后开车踩刹车脚发软就不好了。”老友程铖憋不住了,某晚八点,这位长跑爱好者竟在客厅和卧室之间拉练了五公里,消息一出,一时间获赞无数,好评如云……福柯说,“我们时代的焦虑,本质上都与空间有关。这种关系,远甚于同时间的关系。”是啊,我们一生所求,无非就是进一步拓展自己的空间,更大的房子,更高的位置,更远的风景,直到某一个时刻我们才发现,自己终究会被困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等待时间的无情流逝。

日常生活是文明的底线。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笃信,日常生活才是最重要的,柴米油盐最能抚慰人心。我们最不能失去、最不愿意失去的,不就是那一道道看似轻飘的烟火气吗。说一段齐白石的掌故吧,老先生家里人多,每天煮饭他都亲自量米,一边量还一边唠叨,“一下,两下,三下……行了”。有时候觉得人多,米少,于是又说,“再添一点,再添一点!”外人知悉后不可思议,这样一个有名望的大画家,怎么能做这些琐事呢?便想着如何把他从柴米油盐中解脱出来,接到外面住。老舍先生闻讯后立即阻拦,“别!他这么惯了,不叫他干这些,他就活不成了。”老舍先生活得通透,他知道日常生活给人的力量有多大,大到超出我们的想象。

都说瘟疫是一面照妖镜,照得见人性的贪婪、伪善与自私。其实,医院又何尝不是呢?依我说,医院就是一道槛啊,槛内和槛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槛内之无常,槛外人永远不能够懂得。正如那一刻,我如坐针毡,你定然无法感受我内心的畏惧、荒凉与无奈。那对浑然忘我的小夫妻已经进去了,前面还有十个人。

终于叫到我了,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B超室里只有一个年轻人,浓眉,黝黑的脸,像个高中生。冰凉的器械蛇一样滑过我的腰部,腹部,膀胱,前列腺。小河,我真没用,过程中我紧张至极……时间过得真慢啊!好半天之后他才停了下来,在电脑上写报告。

他终于站了起来,报告正在打印,吱吱吱的打印声。报告打出来了,轻飘飘的一张纸。我接了过来,吁出一口放心的长气——“诊断意见:左侧输尿管下端结石。”——谢天谢地!

再次折回泌尿外科时,7室的灯已经灭了,只有12室还亮着灯,门开着,里面坐着一个单薄的老医生,白外套,医用口罩,斑白的头发。哦,左医生去病房了,3号楼,10楼。我心急火燎地赶了过去,左医生正在吃盒饭,见到我,说,我看到报告了,刚开了药,你直接去拿吧。

拿药的时候,大厅里的患者明显少了很多。就要下班了,一墙之隔的天鹅湖路空荡荡的。这是庚子年春节留下来的独特记忆,我们不得不停下脚步,一面回望来路,一面重新思考自己从何处来、往何处去。这个残酷的季节很多人走了,包括我们都很喜欢的洪烛先生(诗人),多年前,我们都抄过他的青春美文,熟读成诵。刚刚,我在老友赵荔红的“散园”里点了根蜡烛,愿他安息,天堂里没有病痛……日常生活多么美好啊,疫劫过后,希望我们每个人都知道珍惜,懂得感恩。

小河,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夜半饭牛呼妇起,明朝种树是春分。”我老家——皖江北岸的牌楼就要插秧了。前两天,一个初中同学拍了一段摇摇晃晃的视频:平畴里流光溢彩,豌豆青青,油菜已经进入盛花期……那一刻,我鼻子一酸,莫名有些感动。我知道,冬天带走的,春天会还给你。春天已经来临。

(本文编辑:徐芳)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黄玮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曹立媛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