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伴公汀 > 文章详情
上海战疫手记|从机关到村里,我在青浦卖菜30天
分享至:
 (49)
 (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骏 2020-03-22 10:09
摘要:张保抱着试试的心态,到赵屯村红草莓党群服务站,想“组织”能否帮他一把。

讲述人:王远鸿 市委组织部干部、青浦区白鹤镇赵屯村驻村指导员

整理 张骏

从2020年2月18日到3月18日,我和村里一起,帮助果农、菜农销售果蔬,充分依靠各方面党建资源,尽最大可能降低疫情带来的影响。在“助农抗疫”中,我结识了张保。

张保是一个农民,在青浦经营一家农业合作社。不曾想,刚跨入2020年不久,新冠疫情突如其来。他听说村里来了“驻村指导员”,就抱着试试的心态,到赵屯村红草莓党群服务站,想“组织”能否帮他一把。

“现在连草莓市场都关闭了。收草莓的根本不让进,连人影都看不到,能把草莓卖给谁……还有蔬菜,一般一个月一收,成熟的蔬菜一周之内要采掉卖掉,否则就‘老’了,不好吃了,只能全部铲掉重新种啊……”

我认真做着笔记,看着张保像蔫了的大白菜,感觉到问题的确十分严重。当日,我和张保一起去看了他合作社的田头,晚上就叫来上海好时代社区公益服务中心的老袁,一起想办法、出主意。

当时,我们感觉,蔬菜、草莓同时滞销,近距离难以找到买主,就要运用“互联网+”思维,跳出“包围圈”,通过快递物流,把东西卖到需要它的地方。在疫情期间,大多数市民都产生了“少出门、菜上门”的安全心态,这正是可以抓住的卖点。与此同时,如果蔬菜管蔬菜、草莓管草莓,单打一推销的话,工作量会特别大,所以搞一个“连环战船”的捆绑套餐是最好的选择。

那天,张保拿来蔬菜和草莓,比画着拼凑起来,我们看又绿有红,便陡然想到李清照那句“绿肥红瘦”的宋词。所以,果蔬套餐便有了这个诗意的名字。

一面,社会组织在朋友圈挂出宣传版面,吸引客户;一面,我以基层党组织书记、各领域优秀党员为主要对象,进行点对点直接推销。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每天基本都“玩微信”到11点,总共卖出去差不多100单。

等到第四天,一直在采摘和打包的张保又来服务站找我。他对我说,有一个“问题”,要跟“王老师”说,否则会“过意不去”。他说:“我们的蔬菜都是凌晨采摘,然后直接梳理包装,不像自由市场会浇水清洗。如果蔬菜上有些泥土的痕迹,要和客户打个招呼……”

“真的啊!”我兴奋地叫起来,把张保弄得一脸懵。

从第四天开始,“绿肥红瘦”出台了新的营销策略。我们在与客户交流中,增加了这样的提示语:“我们的果蔬,都是凌晨采摘,直接梳理打包,绝不注水,以显露光鲜,分量加重。如偶尔发现果蔬上有泥土残迹,属正常现象。”

令我们感到高兴的,正是这“瓶底如有沉淀物,系葡萄果肉,可放心饮用”之类的温馨提示,收到了意外的效果。从那以后,出现了5单、10单、20单、36单之类的“回头客”“单位客”。

“走投无路”的张保

在跟张保接触过程中,我对他有了更多了解。张保在安徽老家有20多亩地,从小和父母一起种茶。后来跟着他不识字却能说会道的大哥,做装修工程,张保负责不锈钢扶手这块,赚了些钱。

2017年,他看了党的十九大报告,里面有关于乡村振兴的大段表述。张保说这是“商机”,便把从工程里赚来的100多万投到农业上,建立了“嘉心”农业专业合作社,当起了职业农民。我是后来才知道,他的两个女儿,一个叫嘉怡、一个叫心怡。

听村书记说,她起初并不太熟悉张保。因为张保本是安徽人,来青浦谋事业,做了赵屯村的女婿,差不多十年过去,户口进来,才成了伲村民。然而,“张保大人”首次在村委会的亮相,却令书记大感意外。

在许多年前的那天,张保两只手背在身后,气冲冲地走向村委会办公室,然后攥起拳头,像榔头般猛敲办公室门,大喊:“里面有人吗!”书记从容打开门后,张保当面接着吼:“你们是什么村干部!一点也不关心农民!为什么不把土地给我!”

这个安徽巢湖来的“猛张飞”,把正在开会的村干部弄得一脸懵。那阵势,至今还被书记津津乐道。

在众人眼中,张保不单单憨傻,还不好好种地,成天胡思乱想,瞎琢磨。凡是到周六周日,你跑遍了村也找不到他。你问他去了哪里,他说带着老婆,一起到松江的上海市农林职业学院“读书”。

单单读书,也就算了,他还要“理论联系实际”。他家的合作社,亩数不大,品种不少。他种不同品类的葡萄,像巨峰,阳光玫瑰,醉金香,夏黑,红富士……但凡你知道的,他都有。全然不顾嘉定马陆“葡萄老祖”就在他的“卧榻之侧”。结合白鹤草莓,他竟然搞起了草莓、葡萄立体种植试验,说这样可提高种植效率。他还满口国策道理:“搞农业,也要绿色环保!如果农业垃圾能进一步充分利用,也可以降低成本。”

他的大多数试验都是失败的;有的投入几十万,没听见钱响,却由于不符合政策,处于要求被整改的状态。当然,像他种出来的草莓、葡萄、蔬菜,东西是好的,可你卖不出去,卖不出好价钱,还是不行。一斤大米,他卖10块钱,说是和农科院合作,品质很高。谁信?谁要?

所以,即便没有疫情冲击,张保这路呀,也是越走越窄。张保的脾气也是先硬后软。硬在蛮理无助,软在屡战屡败。用他自己的话说:“真是走投无路。”

打造“威力加强版”

说回“绿肥红瘦”套餐的事。差不多8天后,套餐已卖出400单,还不包括其他自选项目的单子,加起来大概有1000公斤蔬菜、300公斤草莓。那时,我们就想这样做下去,专心卖菜,并不去张扬。

然而,党组织推荐了媒体来实地采访。报道出去后,“绿肥红瘦”套餐在三小时里突破80单,电话微信来不及应付。最多一天订单达到130单。

说实话,当时我、张保,还有社会组织老袁的感受,就是“压力山大”!这种压力,也是一种动力,又帮助我们解决了许多当初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问题:光明集团让嘉心合作社入驻了“上海地产农产品直达配送套餐查询”平台;市科协科普事业中心为我们联系科技企业,试验具有更好锁鲜功用的果蔬薄膜;白鹤镇农业技术服务中心为“绿肥红瘦”套餐推荐了更能防损的外部包装;上海徐嘉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捐款7000元,为合作社配备蔬菜速测仪,以更好监测农残;赵屯村村组,腾出一间100平方米的仓库,作为蔬菜整理的作业工坊……

到发动推销果蔬行动的第20天,我们的订单已冲到1000大关。那时,又出现了一些具有合作性质的订单。比如,有生鲜供应商联系我们,发了不少标准颇高的草莓订单;其他合作社来邀请,通过“拼盘”的办法,与我们一道合作制定蔬菜套餐。这些,都是疫情高发期,“订单农业”模式所引流来的活水。

但我们仍然有一个很大“心结”。

村里搞运输的“大块头”跟我说,当产品处于畅销状态时,企业就自然会把视野聚焦到如何降低成本。我们的果蔬套餐也有类似情况。由于50元包邮,快递费用对利润有很大挤占,但如果压缩快递成本,又会导致转递周期拉长,影响果蔬新鲜。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找到一个定点,通过较大批量集中转递降低成本。

可紧接的问题就是,有什么样的主体,愿意提供这样一个“定点”呢?我、张保、老袁思考了很长时间。就在我们一筹莫展之时,由市农业农村委在疫情期间建立的“上海地产农产品直达配送地图”为我们打开了思路。

这张地图上,标注着全市154个农业专业合作社的地理方位。从上海全局来看,这些合作社分布在全市9个涉农区,对中心城区呈“环状”包围态势。换言之,大家各显神通,按照就近原则,占领中心城区的果蔬销售市场,本看不出什么大的兴奋点。但接着,我们继续地图定位,并放大到青浦东北部的“安花白”地区,发现外省花桥地区尚属空白,但疫情期间,不作考虑。令我们感到兴奋的是,安亭地区,只有零星合作社的标注!

我们早该想到!安亭是上海汽车特色小镇,那里是汽车工业基地,聚集着大量产业工人!疫情期间,工人流水线作业,他们的饮食健康更是不可怠慢的大事!我不禁,对张保来了一句《三国演义》里的台词:“此乃天赐主公之地也!”

感谢国企老大哥

显然,在“安花白”三地长三角一体化推进的整体布局下,白鹤赵屯,如果能把果蔬销售给坐落在安亭的汽车工厂,自然是十分理想的选择。但这对于包括我在内的赵屯村来说,无疑是“从来不曾炒过的核桃——没一个熟人(仁)”。

就在那时,村干部“钱新同学”向我反映了一个重要情况。他说,我们赵屯村的晚辈中有不少村民,是在安亭上班的工人。他们在没有复工前,响应村里号召,到道口担任值守任务,个个都是好样的!我听了他们的事迹后,深为感动,连续写了《道口值守的兄弟们》《伲村晚辈叫“春华”》等微信网文。就此,也并未怎么多想。

事情总在不断发展中。“钱新同学”更对我说,大众厂的领导找伲村的曹春华谈话,表扬了他的值守行动——曹春华自己都不知道,他单位的领导是怎么知道此事的!

太好了!我们要好好感谢上汽集团培养出优秀的工人同志!那天,作为一名驻村指导员,我带着向国企深深的谢意、敬意,拨通了组织部徐部长的电话;作为一名组工干部,我紧接着就把打通国企党建、农村党建的粗糙设想,一股脑儿向徐部长说了个遍。而徐部长则以他国企干部特有的沉稳,仔细听着我的想法,也看不出什么态度。

一天、两天,我每日都在求索着回复。消息第三次发出后,徐部长少见地回拨了我的电话:“王老师,不好意思,我们的工作是有规范程序的。请您再等等。”

真心说,我真不对,应该理解对方。

后面的情节,就不细说了。从2020年3月16日开始,赵屯村嘉心合作社每周两次,定点到大众职工食堂服务。当我欣喜之余,向大众负责后勤保障的刘书记,发出“党建结对”邀请时,他回复我:“这个,我个人觉得可以有。我们择时来村里延伸调研,并请示。”

我哈哈大笑起来。这,就是国企严谨的工匠精神吧。感谢国企老大哥大力支持!

“猛张飞”在变化

定点到大众服务,快递费降了下来。“凌晨采摘、农残监控、农田直送、价格优惠、服务职工”,正是我们的庄严承诺。

与此同时,愁眉苦脸的张保,此时乐得像朵花。我观察这个职业农民,也在慢慢发生着变化。就在去大众厂定点服务回来后,他向村书记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为抗击疫情捐助了1000元。那天,他带去大众厂的40盒草莓,被瞬间“秒杀”,蔬菜卖了100公斤;还剩下一些“春风又绿”套餐,他就拿到红草莓党群服务站,送给了需要蔬菜的吴阿公、医生小夏、残疾村民阿峰……张保说,这些果蔬都很新鲜,今后每周都会送一些来。

这样,我们的服务站又多内容了。

我曾经问张保,你这个1978年出生的老男孩,对农业这般执着,有啥理想?猛张飞倒也实在,脱口而出:“卖果蔬,赚大钱!”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想数落他,还是看好他。但我们终究大笑。从老张的身上,我更得到很多启发。他的两个女儿,由于疫情还未复课,姐姐就带着妹妹一起玩微信,助销售。没想到,就那么一天,张保大人竟先后发给我“草料二维码”“嘉心菜”两个果蔬订购的网上登记平台。他说,这是他18岁的大女儿带着小女儿一起“弄”的。

时间长了就会发现,白鹤有不同于中心城市的美。从青浦城区开车过来,你时不时会看到道路两旁的稻田上,那迷蒙的云雾;时不时会邂逅白鹭从高处,向下俯冲的样子。天,有一种清澈的碧蓝,与“赵屯村党群服务站”八个红字搭配在一起,真是好看极了。春季的菜花,黄得“油艳”,你跑向哪个田间地头,总会给你些看不见的力量。而每当夕阳西下,又会有粉红色的彤霞,斜着照耀在车窗上,像是对上昼、下昼,一天的安慰与告白。

也许,正是因为意识到自己这样的渺小,才感受到了真正大地母亲的温暖。

栏目主编:张骏 文字编辑:张骏
评论(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