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磨难面前,你需要一些“贝多芬品格”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俊珺 2020-02-28 14:23
摘要:命运夺去了他的听力,他却听到了内心的呼唤:不向命运低头。

罗曼·罗兰曾说:“贝多芬的一生,有如暴风雨的一天。”

由于耳聋,贝多芬早在30多岁就写下遗书,但为了心中的艺术,他并未向命运低头。

今年是贝多芬诞辰250周年。走进贝多芬的音乐世界,能从他的音乐品格中获得精神的力量。


“是艺术留住了我”

 贝多芬的童年是在父亲的责骂中度过的,父亲希望他能成为第二个莫扎特。贝多芬8岁就举办钢琴演奏会,13岁任职宫廷乐师。1787年3月,17岁的他来到维也纳,打算师从莫扎特,但两周后就收到了母亲病重的消息,只得返回家乡波恩。母亲去世后,父亲终日酗酒,贝多芬负担起照顾两个弟弟的重任。5年后,他才移居梦想中的维也纳,拜师海顿。

在维也纳奋斗数年后,30多岁的贝多芬成了当时首屈一指的作曲家,但他竟然在维也纳郊外的海利根斯塔特写下了一份遗嘱:

“你们这般人,把我当作或使人把我看作心怀怨恨的、疯狂的或愤世嫉俗的,他们真是诬蔑了我。你们不知道在那些外表之下的隐秘的理由。6年以来我的身体何等恶劣。我不能对人说:‘讲得高声一些,因为我是聋人。’我怎能让人知道我的‘一种感官’出了毛病,从前我的这副感官是比音乐界中任何人都更完满的。当我旁边的人听到远处的笛声而我听不见时,或人们听见牧童歌唱而我一无所闻时,真是何等的屈辱!这一经验几乎使我完全陷于绝望……所以倘你们看见我孤僻自处,请你们原谅,因为我心中是要和人们做伴的。”

海利根斯塔特遗书

贝多芬的听力很早就开始出现问题。有人怀疑可能是斑疹伤寒或者自身免疫紊乱导致了耳聋,但究竟是什么原因,没人知道。

在生命最脆弱的某一刻,贝多芬在《第五交响曲》的乐谱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决不向命运低头。”是音乐让他涅槃重生。正如他自己所说:“是艺术,就只是艺术留住了我。在我尚未把我感到的使命全部完成之前,我觉得不能离开这个世界。” 

《第五交响曲》,后又被称为“命运”交响曲,是贝多芬重生的写照。指挥家富特文格勒曾说,在贝多芬的作品中,他第一次感到音乐开始表现出大自然中的灾变因素。《第五交响曲》的开场在整个音乐史上是独一无二的,那四个音符就像是四次打击,给音乐加上了大字标题,那是作曲家心灵的呼唤。

写给真正的英雄

现在看来,“海利根斯塔特遗嘱”并不算真正的遗嘱,它是贝多芬向死而生的内心记录。

在此后的近10年时间里,他创作了一大批彪炳史册的杰作。目前在全世界音乐会中频繁亮相的贝多芬曲目,许多都出自这一时期,比如《“华尔斯坦”钢琴奏鸣曲》《“热情”钢琴奏鸣曲》《第五交响曲》(命运)《第六交响曲》(田园)《小提琴协奏曲》《第五钢琴协奏曲》(皇帝)等。

 在写下“遗嘱”后的第二年,贝多芬完成了充满昂扬斗志和充满理想抱负的《第三交响曲》。他原本十分崇拜拿破仑,这部作品原稿上的标题是“拿破仑·波拿巴大交响曲”。1804年5月,拿破仑称帝的消息传来,贝多芬愤怒地撕掉了写有拿破仑名字的扉页,他把乐谱扔在地板上,不许别人把它拾起来,并把作品的标题改为《英雄交响曲———为纪念一位英雄人物》。

 一年后,在贝多芬的亲自指挥下,这部作品在维也纳剧院进行了首演。有人认为这是一部杰作,华丽、伟岸、优美,也有人觉得它荒谬、混乱。评论家觉得它晦涩难懂,演奏家们则表示非常享受。

 为什么会有这样两极化的评论?乐评家田艺苗分析说,贝多芬在作曲时总是大胆创造,从他开始,作曲变得更艺术了。在这部作品中,他创造了不少新写法。比如第一乐章是充满活力的快板,贝多芬想要表现的是英雄在千锤百炼中成长。当时,大部分音乐作品都采用一种“三明治”的结构:呈示、展开、再现。贝多芬却大胆地将展开部加长,并且在再现主题之前加了一段“假再现”,预先再现主题,这样显得非常不合常规。

瓦格纳认为,这段特殊的第一乐章“让我们看见一个超人在和诸神搏斗。加长的展开部分,把英雄所受的磨炼表现得淋漓尽致”。

   让人类的力量挣脱肉体

 40岁后,贝多芬的耳聋越发严重,朋友们必须大声呼叫才能使他听到些许声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无法通过弹奏钢琴来听到自己创作的音乐,但此时他的作曲方法已经完全确立,他能“感知”每部作品的音响效果,而不需要确切地听到。

 1824年,《第九交响曲》首演时,听众的反应空前热烈。站在乐队中背对着听众的贝多芬却什么也听不见,演奏家牵着他的手转过身去,他才看到了听众在欢呼。

《第九交响曲》倾尽了贝多芬数十年的心血,是他一生的写照,也是其一生的升华。少年丧母、爱情失败、年纪轻轻患上耳聋,但他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站了起来,在音乐中,他那英勇的求生精神终于赶走了死神。

 在第四乐章中,合唱队唱出了德国诗人席勒的《欢乐颂》。贝多芬似乎把整个人类的斗争史化作了对至真至美至善的境界的追求。贝多芬用音乐使得人类的力量挣脱肉体,人们的精神与智慧拥抱在一起,表达了人类寻求自由的斗争意志,并坚信这场斗争最后一定以人类的胜利而告终,人类必将获得欢乐和团结友爱。

曾写下《贝多芬传》的罗曼·罗兰说:在人生的战场上,他总会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他用自己的亲身体会激励着所有人。

从留存至今的贝多芬画像来看,他的表情常常是愤怒的。他表面上与世俗音乐、世俗审美斗争,实则一直在和自己斗争。如果说贝多芬的中期作品体现了“人定胜天”的宏伟气概,那晚期作品中的贝多芬就到了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在音乐的演变中,他走上了一条没有人追随的路;没有弟子,没有从者,他那暮年自由的作品是一个奇迹,一座孤岛。”作家米兰·昆德拉对贝多芬的理解颇为深入。

聚沙成塔的力量

有一位法国作曲家曾说,贝多芬的音乐让自己很不舒服,“我爱能使我入睡的音乐”。作曲家柏辽兹告诉他,贝多芬的音乐是“使你清醒的音乐”。

“他有能力设计最好的乐式;他能写出使你终身享受不尽的美丽的乐曲;他能挑出那些最枯燥无味的旋律,把它们展开得那样引人,即便听上一百次也每回都能发现新东西。但他不同于别人之处,在于他能使我们激动,并用他那奔放的感情笼罩着我们。”剧作家萧伯纳这样评价贝多芬。

 后世的作曲家们从贝多芬的遗作中发现了他作曲的秘密。他的手稿通常是短小的主题动机或片段,他在这些小片段的基础上慢慢将它们发展为完整成熟的作品。

上海音乐学院赵晓生教授认为,人们之所以能从贝多芬的音乐中获得力量,既来源于他伟大的人格和理想,也来自其音乐本身的魅力。贝多芬作品中的音乐结构有一种“聚沙成塔”的特殊能力。他往往会运用一个极小单位的音乐材料,如一个音程;一个和弦;一个音型,比如《第五交响曲》开头那著名的仿佛“命运的叩门声”的四音音型;一个音列,比如《第八钢琴奏鸣曲》(悲怆)中的四音音列等。从最简明、最细微、最基本的材料出发,贝多芬构建起一座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一座巍峨壮美的山峰、一座庄严肃穆的英雄碑塔。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陈俊珺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