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财经 > 市场解码 > 文章详情
智利商人为何挂起中国年历?秘密都藏在几度转移的上海最大进口水果市场里……
分享至:
 (8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晔 2020-01-07 07:18
摘要:从龙吴市场到辉展市场,再到外拓嘉兴,上海最大进口水果市场20年间数度变迁。

20年前,上海“抓斗大王”包起帆和“蔬果大王”康祖建两位全国劳模,一同谋划出华东地区首个进口水果批发市场。但他们或许意想不到,20年间,中国对洋水果的惊人肚量,以及上海口岸日臻强劲的枢纽功能,已令该市场几度转移——2000年8月,依托上海龙吴港区,占地60亩的龙吴进口果蔬市场开业。可是,运行10年,龙吴市场即现饱和。又撑3年,地处奉贤、与闵行浦江镇毗邻的辉展市场成为接班人。岂料,辉展市场的容量告急更快,5年后,100公里外的嘉兴又迅速接棒。

嘉兴海广兴市场。

黄仙华,上海欧恒进出口公司总经理,与进口水果结缘16年,是这三大水果市场风云变幻的见证者。2004年,一位智利商人慕名前来考察龙吴市场,后果断在沪开设中国代表处,向中国推销智利水果和海鲜。这年,黄仙华通过校园招聘,成为智利商人的中国助理。彼时,智利仅苹果和葡萄少量出口中国,而日后大火的车厘子当年只是刚获准入。在智利商人引路之下,黄仙华得以进入进口水果这一新兴行业,并于2005年加入龙吴市场报关服务团队。他记得,2005年该市场交易量为2万余吨,但品种单调,以美国红提、新奇士橙、泰国龙眼为主。但他依旧能从驻沪各国领馆商务处、国外水果协会和出口商纷至沓来与龙吴市场的热切对接中,嗅到进口大增的前兆。作为当时龙吴市场内屈指可数精通英文的中国人,黄仙华常被拉去免费做翻译、撮合生意。也是从这年起,市场内十大经营户开始高度重视招纳外语人才,以抓牢送到家门口的大把机会。此后,原本被认为低门槛的水果行业,逐渐出现了同时精通外语和水果贸易的“水果白领”。

上海龙吴进口果蔬批发市场。

与此同时,市场酝酿“走出去”。过去,内地进口水果的货源多由港台商人掌控,龙吴市场内经营户大量货源依赖广州市场,即便直达上海港的货物也为“二道货”。2007年,龙吴市场负责人徐征决定组织经营户直接前往产地考察,以改变进口水果价格、货量均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上海经营户在洋水果各大产区的洽谈比预想中顺利得多,回头琢磨,手中筹码不少——中国的进口水果准入名单正变得越来越长;2003年开港的上海洋山深水港,其对国际航线的集聚效应逐渐显现;华东地区消费能力强劲,尤其人民币升值更增强了国人对进口产品的购买力……多重利好叠加之下,上海进口水果数量持续高速增长,尤其进入2010年,年增幅都在30%以上。

泰国副总理曾考察上海龙吴进口果蔬批发市场。

但渐渐地,龙吴市场“肚子”越撑越饱,尤其春节前,市场外等待进入的集卡绵延数百米,大门被堵得水泄不通。经营户也感到场地和硬件设施的掣肘,直熬到2013年8月,随着龙吴市场总经理徐征入股并前往奉贤辉展市场任市场总经理,95%的经营户随迁新市场。辉展市场位置偏郊区,办公、交易、冷库面积均翻番,暂时缓解了行业扩容发展的燃眉之急。

上海辉展果蔬市场。

此后数年,龙吴市场逐渐调整为零售格局,而敞开胃口的辉展则在开市第二年就做到了“前辈”龙吴市场历史峰值的2倍,实现1.6万柜32万吨。

在辉展时期,洋水果的品种、来源地出现颠覆性变化,一双手完全数不过来——菲律宾香蕉、越南火龙果、泰国龙眼等热带水果占据半壁江山。其余温带“西货”也极丰富,新西兰猕猴桃、智利樱桃、墨西哥牛油果、秘鲁蓝莓、西班牙橙子,南北半球交替,时间相互错开,全年目不暇接。竞争亦空前激烈,那些水果带着关税、运费漂洋过海而来,成本已处劣势,为在中国立足,还必须在品质、颜值、口感、时间差上取胜。譬如,美国红提要打赢新疆、云南产红提,便设法以“无籽”取胜;南半球的橙子避开了秋季上市的国产橙,主打“冬季牌”;果肉暴露在外不会氧化的新西兰Envy苹果,为进入中国市场,特地取了个讨巧名字“爱妃”……于中国“吃货”而言,更好品质与更多选择,是对消费升级的最好诠释。

上海辉展果蔬市场。

辉展时期还有一大创举,在于全球唯中国独有的水果包机业务。每年11月初,智利樱桃刚开始成熟,产量少,装不满集装箱,真正大批量海运集装箱要等到12月底才能抵沪。但中国市场却有尝鲜的刚需,怎么办?利用客机辅仓运输,容量有限,且需经数次转机,中间不可避免发生冷链断裂,影响品质。索性包机!于是2013年11月起,由东航安排两班货运航空,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出发,在美国安克雷奇做技术经停并添加燃油,再抵上海。包机而来的樱桃运费不菲,但它满足了国内消费者对樱桃“头市货”的需求,因此大获成功。迄今,樱桃包机在沪延续多年,并已实现在北京、郑州、南京、杭州、宁波、合肥、广州、沈阳等市多点降落,可谓上海发明复制全国。

樱桃包机降落郑州,上海“发明”复制全国。

2017年,上海口岸进口水果首破100万吨大关,是2000年时的50倍,但辉展市场门前的永南路,其“前辈”曾遭遇的水泄不通情形重演。很快,100公里外,嘉兴城区西部边缘地带一个新市场——嘉兴海广兴市场正在悄悄形成。嘉兴地处长三角高速路网中心,从嘉兴出发前往上海、苏州、宁波、杭州,均为1小时车程,近年来当地已然形成国产水果在华东地区的重要集散地,各种水果年交易量合计已达300万吨。嘉兴海广兴市场俨然是上海的“外腹”,使得辉展的吞吐更为从容,前者主打东南亚热带进口水果,后者则以南北半球温带水果为主,两者彼此调剂、互动。目前,辉展市场年交易量稳定在3万柜即60万吨,而海广兴市场进口水果交易量在开业迄今一年多时间后,也已达到60万吨的相等体量,且仍有巨大上升空间。

嘉兴海广兴市场。嘉兴近年来已成为国产水果华东地区重要集散地,各种水果年交易量合计达300万吨,并考虑另外开辟一专门的进口水果市场;而长期处于进口水果交易第一地位的广州市场,看到了货量北移的大趋势;上海市场则饱受场地不足困扰。这三股力量最终在嘉兴汇聚,“海广兴”因此得名。

上海最大进口水果批发市场几度变迁、乃至向市外拓展的背后,折射出愈走愈强的上海口岸枢纽功能。上海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上海口岸进境水果超过150万吨,它们登陆后有三大走向——部分进入批发市场;部分被送往零售终端配送中心;还有相当数量通过公路运输,分拨往大量二、三线城市,尤其是北方市场。

2019年12月31日,“樱桃快航”装载着378个集装箱、7700吨樱桃靠泊上海洋山码头,因提速跳港,它只用了23天就完成了整个航程,并在上海实现分拨。

如今,为了中国市场,智利车厘子种植面积已增加10倍以上,其出口量的90%前往中国,而智利最大樱桃出口商的“二代”已长期驻扎上海,成为父辈的希望和骄傲;如今,每年11月收获前夕,智利樱桃栽植大区CURICO周边宾馆内,包括上海进口商在内的中国商人成群入住,他们预判着产量与售价,成为当地盛景;如今,黄仙华身为一名上海郊区长大的农家子弟,却能走遍世界五大洲主要水果产地,其微信里存满了美国、智利、埃及、南非、墨西哥等全球各角落要同中国做生意的出口商。

智利果农都有一本中国年历。

黄仙华至今难忘,十多年前,一位颇有先见之明的南美出口商请黄仙华帮忙,将往后20年中国农历新年的日期统统列出来。眼下,春节将至,各国水果正加速开启目标中国的“水果春运”,“中国节日成为外商日历上一个重要时间节点,这何尝不是中国影响力的体现呢?”

栏目主编:吴卫群 文字编辑:李晔 题图来源:供图
上海辉展果蔬市场。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